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凌茜内心是高兴的,毕竟作为华夏的军人,见到潘子终于战胜了这个不败的萨内,这是多么扬眉吐气的时刻。

    但是高兴归高兴,事实上作为一个实事求是的人,凌茜之前真的并不觉得潘子是萨内的对手,但是韩青居然早早的就预料到潘子会赢。

    这小子的运气还真好,居然猜对了。

    “什么叫蒙?”

    看着凌茜此时怀疑自己的眼神,韩青一阵愤慨:“我那是预判,预判,可不是蒙。”

    不过显然凌茜并不相信,能做出这种与判断的,那得是多强的高手啊,就连她和陈红星比试之前都不敢说潘子能赢,这家伙能看出来?

    开玩笑,一定是蒙的。

    凌茜切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理会韩青,摆明了认为他是蒙的,看到凌茜这个趾高气扬的态度,韩青只能苦笑一下耸耸肩,一旁的林清歌轻笑了一下凑到韩青的耳边:“我相信你。”

    韩青抓了抓林清歌的小手,两人温暖一笑。

    “干得漂亮。”

    潘子从铁笼中走出来到陈红星和凌茜的身前用力的敬了一个军礼。

    陈红星和凌茜都站了起来,陈红星拍了拍潘子的肩膀,脸上有几分欣慰和骄傲,尤其是看着潘子的肩章,更觉得他是一个可造之材。

    心怀祖国之人,值得培养。

    “你会截拳道?”

    陈红星看着潘子笑着说,此时,靳峰已经从远处将潘子的凳子搬到了这边,并且挥挥手示意韩青往后坐一点,将这个位置空给潘子。

    韩青一阵无语只能拉着自己的板凳往后坐了坐

    听到陈红星的问话,潘子点点头:“少将,我从小就练习截拳道,虽然我出声在东北,但是我家世粤省人,我的父母都在咏春拳的武馆里面学习过咏春拳,之后他们到了东三省在我出生之后依旧把我送回到了粤省,我的童年少年时光都是在粤省成长的,并且也学习了咏春拳,之后短暂去过港城,接触到了截拳道,发现和咏春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我就对截拳道着了迷,之后就开始练习截拳道了,不过有了咏春的底子,练习起来要熟门熟路很多。”

    “原来如此。”

    陈红星笑着点点头:“截拳道发源于咏春,确实有很多理念和拳法上是相同的,你能有这个实力,确实不错,日后有没有兴趣到我的一队?”

    “一队?”

    潘子脸上神情一震,胸口开始起伏。

    陈红星淡淡一笑:“没错,一队,我直管的一队,若是你有兴趣,我可以找你们队长要人。”

    “谢谢少将!”

    潘子激动的再一次敬了一个军礼!

    在东三省军区,谁不知道光荣的一队?这是英雄的队伍,而统领这个队伍的更是东三省军区最年轻的少将陈红星,他是每一个士兵心中的英雄,为人刚正不阿,对待士兵如同兄弟,自从他接管了一队之后,一队成为了东三省的第一部队,是名副其实的一队,队员们军事素养冠绝整个军区,任何一个人都以能进入一队而感到骄傲。

    陈红星笑了笑在潘子的胸口锤了一拳:“放心吧,只要你们队长还给我点面子,你这个兵,以后我带了,日后在一队,一定要争气。”

    “是!”

    潘子激动的说,然后讪笑着挠挠头,这个一直刚正的小伙子此时终于露出了开心的一面,除却军人的身份之外,他如此单纯。

    “又让你抢走了一个好苗子。”

    看到陈红星这就要走了潘子,凌茜在一旁双手抱胸羡慕的说。

    不过她羡慕也没办法,她不只是主管士兵的,所以就算是爱才也抢不走这个好苗子。

    听到凌茜打趣自己,陈红星摆摆手:“这怎么能说是抢呢?我这是为一队广纳人才好吧,咱们那几个队伍队长的实力我还不知道,跟在他们手底下,潘子没空间了,只有到了我们一队,他才能更好的施展他的能力。”

    陈红星理所当然的说,将军爱兵,尤其是遇上了这样的好苗子,陈红星可不想失去。

    “切。”

    凌茜冷哼了一声懒得理会陈红星这点小心思,不过她也知道,潘子这样的人才确实是在一队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且一队的特种部队乃是整个东三省军区最强的部队,年前的东三省军区特种大赛,一队就是冠军,而今年的全国特种兵大赛,东三省军区派出的就是陈红星的一队特种兵。

    “行了,坐吧,接下来轮到他们那边着急了。”陈红星拉着潘子坐到了自己的身后,潘子看了一眼韩青客气的点点头,韩青也是对着他微微一笑。

    潘子和萨内的比试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料,当然,这一组的比试并不是完全的悬殊的,因为就算不是潘子,毕竟也是华夏军区的人,在很多想要搏大的人手上依旧会买萨内的对手,输了就输了,赢了那就刺激了。

    这一次,潘子赢了,显然让一小部分人大呼过瘾,赶上了会所成立以来萨内的第一场败仗,他们这一下真是赚的不少。

    不过,和接下来的这一场比试比起来,就算是小演练场的比试,都算的上是开胃菜了。

    并不是对战的双方多么强悍,而是其中一个。

    饿远东军区总教官,列宾。

    按照军衔来说,他和陈红星以及凌茜是一个级别的,在俄国,军衔和华夏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这列宾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少将军衔。

    而且除了军衔之外,真正让人胆寒的还是他的故事。

    “嘿嘿,马上就要到列宾了,陈红星,我虽然没想到这潘子能赢,但是你以为好戏就这么结束了吗?”

    在全场都在等待着列宾出现的时候,郎玉春突然阴笑了起来。

    陈红星脸色一沉:“你不要忘记自己是你哪个国家的人。”

    郎玉春大笑:“哈哈哈哈!陈红星,你不需要用这一套来压我,这里是俄战,这种地方不要跟我讲你的那一套忠君爱国,在这里,我只看好强者。”

    说着,郎玉春余光看向潘子嘴角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胜利?还远得很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