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快!”

    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应!

    原本还站在原地的潘子就像是一阵风一样朝着萨内奔袭了过去,两人中间距离并不远,但是这短短的距离本来很难能让人感受到速度,但是在潘子一眨眼就到了萨内的面前这种直观感受中,依旧让人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太快了。”

    对于别人来说,是好快,但是对于需要应付潘子的萨内来说,是太快了。

    当潘子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几乎来不及做多余的动作,只能依靠下意识的格挡去挡住潘子的这一招。

    但是截拳道到了一定境界的人,不止能知道对手进攻的线路,甚至就是防守的线路都能预料到,所以,截拳道中会有很多的假动作来使对方做出无效的防守,然后再在瞬息之间改变进攻的线路,一击制敌。

    截拳道可以互补对手使用招式的缺陷,并防守反击。截拳道是一种变幻无穷的技击术,它必须紧紧抓住对手使用招式的漏洞和缺陷,随机应变形成一种攻击加反击术去反击对方,以攻克攻,以防克攻,以反击克攻击。敌攻则我攻,敌动则我动,目的是为了节省和缩短攻击距离。

    所以,在搏击这种运动中,截拳道简直就是完美的一种战术,只是,想要将截拳道练到一定的境界,没有一番苦功夫是绝对不可能的。

    眼力,速度,爆发力,缺一不可,而想要将这三种都练到常人所不能及,所付出的努力是一般人远远看不到的。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显然潘子就是深谙其道之人。

    他的截拳道已经到达了一定的境界,他能迅速的找到对手的进攻套路和破绽,但是对手想要找到他的,那就难上加难了。

    “什么!”

    果然,当看到潘子近在咫尺的攻势突然改变了方向之后,萨内大惊失色,但是此时,他的速度明显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完成第二次放手了。

    砰!

    潘子微微躬身,重重的一拳打在了萨内的腹部,萨内只觉得体内一阵翻江倒海,肠子好像都被打乱了,那股力量集合在一个点上,但最终在自己的身体上发散,顷刻间,萨内所有的防守都化为灰烬。

    砰!

    连退了数步,萨内的身子重重的撞在了铁笼上。

    噗!

    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甚至血水中还夹杂着两颗牙齿,而潘子这一招并没有直接伤害到他的面部,可见这力量在萨内的体内发散到了什么程度,要知道萨内的体质可是相当强悍,作为战斗民族远东军区特种部队的佼佼者,他的身体素质绝对没话说,这一拳下来能让他所有的肌肉力量尽数瓦解,可要潘子这一拳有多么的快很准。

    收回这一拳,潘子深吸一口气站定,就像是武道大家一样,他做了一个双手压气的动作,周身的气息缓缓回复到小腹部,整个身子平稳了下来。

    截拳道,没有花招,一击制敌。

    在防守中,调动全身的力量去弥补每一个差别,在瞬息之中做出判断,化解任何一个招式,体内的力量随着自己的眼睛游走,在需要的地方爆发,在不需要的地方积蓄。而到了进攻中,除却了假动作之后,所有的力量在眼睛确定了一点之后,爆发。

    这对身体内的力量调动速度频率要求都很高,也许在外人看来,潘子只是一击制敌,但是事实上,这一击,也就是潘子的杀招了。

    想要在恢复,至少片刻之间是无法完成的,如果有人躲过去,那么对于潘子来说同样是致命的打击,和截拳道的原理一样,等于自己被识破了,然后承受了对方的反击。

    搏击,就是如此。

    在敌我交互间,洞察万千。

    曾经有人问过李小龙,截拳道属于什么流派?

    李小龙称说他的截拳道无门无派。

    因为他反对派别之分,他不相信流派,李小龙曾说过:我不再相信流派了,因为我不信有华夏拳术或者是太阳国拳术,以及空手道和柔道了,如果真的有这些流派的话,那人要有四条手臂和三只脚,我们才可以创造不同的武术,但事实上我们只有两只脚和两只手。

    所以,一切都是一样的。

    正如李小龙说的,反对有派别之分而创立截拳道,与其说截拳道是一种功夫,更不如说它是一种哲学,是一种思想,是一种心灵的升华,截拳道代表这所有的武术可以融合到一起,万法归一!

    门派让我们产生了隔阂,它会分散所有的力量。

    “萨内!”

    这时候,看到贴在铁笼上的萨内久久没有反应,庭院里的人站不住了,之前他们的自信在潘子这一招上完全被击垮,这个时候,他们睁眼看世界,才明白他们想得太简单了,

    “这不可能,一招萨内就扛不住了?”

    “一定是这小子使诈。”

    “我的钱”

    院子里一阵阵摇头叹息声,但是相应的,大家也更加不爽这个潘子了,一招就让他们的期待化为泡沫,这个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

    “萨内!”

    这时候,站在铁笼旁边充当裁判的服务生还在呐喊着,他期待萨内能够站起来,毕竟他在搏击会所的战绩那么辉煌,从未败过,是俄国这边压制华夏的骄傲,可是现在,他看起来就要败了,没人能够接受。

    潘子看了一眼眼前的萨内,他摇摇头看向服务生:“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战斗了,我这一招并没有致命,只是找到了气海穴,让他的力量炸散,他不需要去医院,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想要此时再战已经不可能了,宣布结果吧。”

    “不!”

    服务生不相信,他想要萨内再站起来。

    “我认输”

    但就在这个时候,贴在铁笼上的萨内身子开始缓缓滑落,最终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他挣扎着伸出自己的手无力的摇了摇:“我认输”

    听到这句话,服务生脸色苍白,战斗的一方只要说出了认输,那么比试,就结束了。

    潘子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个萨内,脸上突然生出了一阵轻视。

    “军人,就算是脱下军装,也是国家的荣耀。”

    他没想到这个萨内身为军人,居然说出了认输这两个字,在他的眼中,没有认输,因为他的肩膀上,扛着红星。

    伸进口袋,潘子将那绣着鲜红色彩的肩章重新别在了肩膀上,骄傲的走下铁笼。

    “真的赢了?”

    凌茜微微摇头,难以相信的看向坐在后面的韩青:“你居然蒙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