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哟,这小子倒是有些胆量,面对萨内居然还有这个气势,不错,还不算丢人。”

    “不过这家伙从来没见过啊,这是第一次参加小演练吧,对手还是萨内,凶多吉少啊。”

    “什么凶多吉少,毫无胜算好吧,萨内是什么人物?还记得之前那个东三省军区的常胜将军吗?最后对上萨内了还不是一败涂地?这小子充其量就是二十招之内,二十招之内绝对趴下。”

    当潘子平静的走进铁笼之后,除了他,整个院子都不平静。

    “等等。”

    看到服务生又按照惯例将钱箱准备放到铁笼绳子上挂起来,潘子突然伸出手拦住了他。

    那服务生愣了一下,潘子摇摇头:“把这东西拿走。”

    “可是,这是我们会所的规矩啊,就算是小演练也要走这个形式的,你们虽然是军区的人,但是之前也都是默许的,毕竟你们现在代表的是私人。”

    服务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之前他都会麻烦会长伊万,但是后来几乎每个华夏军人都会拦住他,久而久之,他也知道怎么说了,通常这么说之后,华夏一方的代表虽然会有些芥蒂,但是最终也都会接受,所以,说完这些话服务生理所应当的准备继续将钱箱挂上去。

    “我说不行。”

    潘子再一次说道。

    “有什么不行,难道你要搞特殊吗?搏击会所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过不挂钱的先例,难道你要破?那你得先问问我们老板,问问你们军区同不同意才行。”

    看到这个潘子这么犟,服务生也有点不耐烦了,这场比试既然是萨内出场,那根本就没有悬念,而且萨内很喜欢这种挂钱的形式,他怎么可能为了这小子破了规矩?

    “因为我是军人。”

    潘子坚定的说。

    “呵呵,在这里,没有军人,只有私人。”

    服务生不理会。

    潘子摇摇头伸出手握成了一个拳头,当他发力,拳头的关节开始啪啪作响,听到这渗人的声音服务生心中一紧:“你想怎么样?”

    潘子静静的看着他:“脱下军装,我也是军人,军人的头上挂着钱,这是对我的侮辱,也是对我们军人的侮辱。”

    听到潘子这么轴,服务生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转头看向下面的伊万,伊万脸色显然也不高兴,他们会所的规矩就是这样,只有这样气氛才会高涨才会刺激,就算是以前华夏军方的人来了,也会随波逐流,没想到这一次这个潘子竟然这么轴,搞的伊万也有点下不来台。

    “少将,你看?”

    没办法,伊万只能去找陈红星说一下,毕竟潘子再倔,陈红星的命令还是要听的,谁知道,伊万刚刚问出来,陈红星竟然挥挥手:“把钱箱撤走。”

    “可是之前一直都是这样安排的,之前军区的领导来也没说不行”看到陈红星居然站在了潘子这一边,伊万有些没想到。

    陈红星冷冷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这是冰城,是华夏,难道我说话不好使了吗?什么时候,金钱能悬挂在华夏军人的头上了?”

    “少将”

    “撤了!”

    陈红星声音加重了一个分贝,伊万的腿一抖,面对陈红星的气势,别说是他了,整个会所之内有几人能扛得住,最终,伊万也只能冲着那铁笼中的服务生点点头,钱箱被撤了下来。

    “会长这是我们俄国任何一个搏击会所的规矩,当初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华夏军方不是同一了吗,说是什么文化交融,可以接受,怎么现在说翻脸就翻脸了。”

    服务生不甘的说,他是一个华夏人,但是显然,他的骨子里似乎已经觉得自己是俄国人了。

    伊万无奈的摇摇头眼神中有几分愤恨:“那时候陈红星还没升少将,说话的也不是他们林系的人,而是迟系的,现在他上来了,自然不好说话了。”

    听到会长这么说,服务生也只能无奈的接手这个现实。

    当看到这钱箱真的被撤了之后,小院子里的俄国人开始受不了了,在他们的国家,搏击会所的场地内悬挂钱箱是一种风俗,现在被撤掉了颇有一点被侵犯的感觉,当下便有不少人直接嚎叫了起来。

    “凭什么撤掉钱箱!这看着还有什么意思?”

    “就是,这是我们俄国的文化!”

    “上钱箱!把钱箱给撤下去就为了这个小子?”

    院子里人声鼎沸。

    所有人都将这分开放在了潘子的身上,只是潘子丝毫不为所动,这时,萨内也走到了铁笼里,他双拳交汇在一起,手上不断噼里啪啦的响着,脸上挂着几分阴笑,身上的腱子肉不断的鼓动,看起来气势逼人,他乃是小演练的霸主一般的存在,自然有这个底气。

    “小子,钱箱不在,你这是扫我的兴。”

    萨内扭着脖子看着潘子,脸上已经有了杀气。

    “军人的头上,容不得金钱。”

    潘子冷冷的说。

    “哦?是吗?可是没有钱,谁会卖命呢?”

    “命,是国家的,钱,买不到。”

    潘子一字一句的说。

    萨内的嘴角扯动,这话听在他的耳朵里好像就是对自己的嘲讽,他生平最讨厌别人说他贪财了,虽然俄国的军队里面,大家纪律以及国家荣耀感并没有华夏这么的有板有眼,但是一个军人爱财,确实不好听,所以在外面,只要有人这么说他,萨内从来都不会手软。

    “萨内!干他!”

    “萨内!不要跟着小子废话了,他侮辱我们的文化!让他见识我们的厉害!”

    “让东三省军区颜面扫地!”

    “对!让东三省军区颜面扫地!”

    钱箱撤走,所有的俄国人疯狂的鼓动着萨内狠狠的教训这个华夏军人。

    “小子,今天我会打的让你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的。”萨内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身上的肌肉开始疯狂的积蓄着力量,而他的面前,潘子冰冷的站着,就像是一尊雕像一般。

    “这是冰城是华夏,我们可以包容,但是绝不能被侵犯。”

    潘子坚定的说。

    “去医院说这些吧!”

    萨内暴喝一声,后腿上硕大的肌肉爆发力十足,登时间就像一个小型坦克一样朝着潘子冲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