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潘子一直闭着眼睛,他坐得笔直,虽然身上的军装已经脱了下来,但是他的内杉依旧是军绿色的衬衫,他精干的身子充满了力量,此时,他一板一眼的坐着,就像是无数华夏士兵一样,端正,庄严。

    而坐在他身旁的萨内显然就轻松了许多。

    作为小演练场霸主级别的存在,萨内有足够的资本猖狂,他身材高大看起来远比一般俄国人还要高壮,而不仅仅是简单的高壮,他裸露在外面的一声腱子肉更是展现了他狂暴的力量,从下巴一直的到胸口的浓毛旺盛,虽然端坐的身影还算是有几分军人的样子,但是显然作为一个远东军区的佼佼者,他的骄傲让他轻蔑一切。

    包括坐在他旁边比他整整小了两号的潘子。

    此时,全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萨内傲然的抬着头享受着全场对他的期待,他知道,这些人都是来看自己的,眼前的钱箱已经表明了一切,就算是今天有列宾这个他的总教官在场,但是他依旧赚取了足够多的押注。

    当然,身为军人,这些钱他自然是不可能待会军队的,但是,一般来说自己既然来了,军区肯定也会意思一下,给他相当丰厚的报酬供他在这冰城好好的玩一把。

    国外的军人和华夏的军人不同。

    华夏军人严于律己,不论何时,何地。

    国外军人在部队一个样子,但是出去了之后又是另一个样子。

    想想冰城那些华夏妞的味道,萨内只觉得小腹处一窜火焰已经升腾了起来,相对于俄国女郎来说,他更喜欢华夏的女人,那种小家碧玉的感觉,那种自己能够穿透她们身体的感觉都让他非常有成就感,每次在会所里完成了任务之后,他都会尽情的释放自己一次,每次最少都要两三个妞才能满足他的**。

    最后一组交锋的双方从铁笼里面走了出来,其中一个已经昏死了过去是被架出来的,而就算是胜利的那一方也已经是遍体鳞伤,就连走路都是东倒西歪的样子。

    “大家等着急了吧。”

    准备完毕之后,伊万再一次出现在了铁笼中,他笑着看着所有人,大家听到他这句话之后都是一阵起哄,显然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小演练场的风采了。

    “今天华夏军区和西伯利亚军区各自派出的人物有一个想必大家已经熟悉了。”

    伊万笑了笑看向萨内,后者淡淡挥了挥手,顿时间整个小院子都沸腾了起来,伊万笑了下:“没错,就是我们西伯利亚军区的不败队员,萨内!”

    哗!

    整个院子里的俄国人都沸腾了起来,不少女人甚至不断地冲着萨内抛媚眼,希望能够和这个强装的男人共度**,而且甚至就连一些华夏人都在热情的欢呼着,他们和郎玉春一样,眼睛里面只有胜负,没有任何的民族和国家荣耀,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只有赢才有意义,明显,萨内会是最后的胜者。

    开玩笑,这家伙可是从未败过!

    不论是华夏派出什么样的队员,但是只要遇到了萨内这个变态,那就只有失败收场,以至于如今华夏不仅是总教官级别被压制,就连小演练场细说起来都是被制压的状态,今天列宾和萨内都在,那结果还用想吗?

    所以虽然有列宾,但是萨内这一场押注的也不少,在他们看来,萨内的这一场比试也是没有悬念的。

    看看那个华夏军人吧,像个闷瓜一样,到现在一句话都不会说,坐在那里就像是一个呆子,看看他的身材,看看他的气势,他拿什么和萨内比?

    “而另一位,就是华夏东三省军区拍出来的新人,潘子兄弟!”

    伊万笑着说道,只是介绍潘子的时候他显然已经没有介绍萨内的时候激动了,他是这家会所的老板,在这里的时间最长,萨内有多么强大他可是清清楚楚,华夏军区在他的手上吃了多少败仗了?这个萨内,不值一提,也会是下一个无力抵抗的人。

    介绍潘子的时候院子里只有零星的呼喊声,显然,遇上了萨内,这在大家看来本来精彩的势均力敌的一场比试,悬念似乎也少了很多。

    只是潘子却没有任何的波动,他端正的坐着,腰杆挺的笔直,身上的军绿色衬衫还有迷彩裤子被他打理的一丝不苟没有一点褶皱,他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听着人们的奚落和嘲笑,无动于衷,他的心中,只有胸口的荣耀。

    那是属于国徽的位置。

    纵使此刻他脱掉了军装,纵使两位少将都跟他说这名义上只是一场私人的比试,但是他却依旧骄傲。

    “嘿,小子,今天这些钱,都是我的了,我听说你们华夏的军人在这小演练场就算是胜利了也不会要这些钱的是吗?不好意思,我只是听说,因为我的对手,全都输了,钱,都被我拿走了。”

    身旁,萨内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的中文说的不错,作为远东军区的佼佼者,中文也是他们在军区需要学习的。

    “我们不要钱,那是因为军区有规定,那就是命令,就要服从。”

    潘子刚正的声音传来。

    “能代表军区出战,是荣耀。”

    “哈哈哈哈!”

    看到潘子严肃的神情,听着他说着这样的话,萨内止不住的大笑出声:“小子,你不会是个一根筋吧,这里不是军队,这是搏击会所,没错,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演练场,但是终究不是军队,你来这里的意义是什么?还不是想拿点钱好好在外面逍遥一下?”

    萨内理所当然的说。

    潘子沉默无言。

    道不同,不相为谋。

    “每一个军人,都不是一个人,而是”

    潘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站了起来继续说道:“代表着国家的荣耀。”

    说完,他正步朝前走去来到了铁笼中,将自己肩膀上印着红星的杠杠小心翼翼摘下来放在了自己的口袋中,他锐利的眼睛目视前方:“上来一战。”

    不卑不亢,心怀荣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