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敢就是不敢,装什么样子,不过你马上就会庆幸的,因为潘子,输定了。”

    郎玉春冷哼了一声不再看向陈红星的眼睛,此时他的心中翻江倒海,这个陈红星,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玩伴,当年在军区的时候,自己犹在他之上,如今自己离开军队几年,他竟然已经成长成了这个模样,实在是太惊人了,就连自己都被他的气势所压制,这一刻,而这种压迫的感觉,郎玉春只在一个人的身上见过。

    列宾。

    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列宾的时候,这个闻名整个俄远东地区的总教官正在冰城北郊的一个猎场里面,当时的画面郎玉春确定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

    列宾一个人,对抗了猎场中从西伯利亚专门运过来的黑熊,而且,将他撕成了碎片。

    当时郎玉春就感慨,这怎么可能是人类的力量,一个人的力量到了这个程度,那他还是人吗?撕裂了那头黑熊之后,列宾生吃其肉,就好像是没事人一样,简直就是一头比黑熊更加恐怖的猛兽。

    当时的郎玉春刚刚从军区出来,身手还处在巅峰,在军队中也是翘楚一般的存在,但是他明白,就算是东三省军区当时最强的总教官,都很难说能够战胜一头黑熊,更别说将它生撕还好像没事人一样。

    从那往后,郎玉春就认准了列宾会是整个饿远东地区乃至东三省的最强军人了。

    不过,刚才那一瞬间,在陈红星的身上,郎玉春似乎也感受到了那股力量,只是陈红星却并没有直接给自己那种生撕黑熊的震撼,但是那个眼神所包含的力量让郎玉春觉得,这个男人非常强大。

    正当大家都还在等待的时候,伊万终于走到了铁笼中,当他走进去之后,全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伊万笑着看着眼前所有人:“都是老顾客了,照理说我一般是不说话的,但是今天场子不一样,咱们俄战可是来了多位几位大人物,再加上又是小演练开始的日子,我就冒昧上来说两句。”

    众人一阵大笑,也都知道伊万要说的是谁。

    果然,伊万笑着将陈红星凌茜等人介绍了一下,到了林清歌的时候,所有人都热切的看着他,希望能从他的口中得到这个全副武装女人的身份,没办法,纵使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她依旧是全场最耀眼。

    只是可惜,伊万并没有介绍林清歌,这更增加了她的神秘。

    不过,韩青这个梗他自然是不会放弃的。

    “陈少将凌少将大家都还是知道的,但是青龙总教官我还是要特意介绍一下的。”伊万笑着看向韩青。

    哄堂大笑。

    所有人都嬉笑着看着韩青,这个自称自己是苏省军区总教官的小子简直就是今天他们的开心果,瞧瞧他这个样子吧,别说是男人了,他这削瘦的身影,能是女人的对手吗?看看在场的这些俄国女郎,她们甚至比韩青还要高,不少人都怀疑这小子会不会连女人的对手都不是。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真是假,但是既然你敢这么说,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若是待会我们的搏击你看这不过瘾,希望青龙总教官能够亲自示范,让我们开开眼,看看苏省军区的总教官能有几分实力。”伊万看这韩青忍着笑说,但是说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行了行了,我就不废话了,想来大家都等不及了,搏击赛现在就开始,当然,大家期待的列宾先生将会压轴登场,至于列宾先生现在在哪里,我只能告诉大家,他现在在另一个战场。”

    说完,伊万露出了一抹淫笑,这里的人显然也都明白这其中的意思,纷纷笑了出来,很明显,在他们看来,列宾就算是再在那个战场战上三百回合,这里也没人会是他的对手。

    包括陈红星和凌茜。

    伊万下场之后,比试马上开始。

    第一组上场之前,先是有服务生上去讲铁笼再一次检查固定了一下,然后走到两个人面前将他们面前的一箱子的钱拿到了笼子里,整个铁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鸟笼那样的圆拱顶的笼子,服务生一将箱子拿进来,笼子的上面就有一根绳子落了下来,然后服务生将密码箱绑在了上面,绳子再一次将密码箱拉起悬浮在顶部。

    “嘿嘿,刺激。”

    红毛看了一眼这场面豪笑着说,平时,他都是在场子里面比试的,最是明白将这钱箱绑在上面的意义了,这能最大限度的激发搏击双方的**,对于男人来说,有了金钱的刺激,他们才会更加搏命,每一次在铁笼里当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红毛都会抬头看看钱箱,想到里面的钱,他就重新有动力。

    而这对于观众来说显然也会更加有趣,就像是古代的罗马斗兽场一样,观众看着勇士在里面用命厮杀,那是贵族的乐趣。

    第一组厮杀马上就开始了。

    对战的双方都是俄国人,事实上,今天除了潘子之外,其余的九个人都是俄国人,既然是俄战,这里自然是俄国人的天堂,而相对于华夏人那种客客气气的切磋来说,战斗民族的肉搏才能激起他们观战的**。

    “好!”

    一声呐喊,铁笼里面传来了砰的一声。

    噗!

    只见一个俄国大汉直接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甚至眼角都完全肿了起来,还有那歪掉的鼻子可以看出来,鼻梁已经塌了。

    不过,他的对手也没有好到哪里,脸上同样挂了彩,甚至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两个人拳拳到肉,每一招都是往死里出手,只要人没死,就往死里打,而伴随着他们的战斗到了最后关头,围观的人也开始激动起来,纷纷给他们押注的对象加油助威。

    咣当!

    终于,三分钟之后,其中一方支撑不住了,在承受了一个直钩拳之后,他的身子狠狠的装在了铁笼上,然后一点点的滑到在地上。

    铁笼外,充当裁判的服务生大声问道:“认输吗?”

    那壮汉吞了吞满口的血水,不甘的看了一眼头上的钱箱,最后,还是无奈的点点头,然后昏死过去。

    “认输!”

    服务生高呼一声,顿时间小院子里一半人高兴的跳脚,一半人则开始怒骂这个让他们看走眼的大汉。

    前面三组的比试都是战斗到了最后一刻才分出了胜负,但是所有人明显都在等待着最后的两场,那才是真正刺激的好戏。

    终于,当最后一组交锋也结束了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端坐着的两道面无波澜的身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