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想到竟然会是萨内。”

    不止是凌茜有些愣住了,一旁的陈红星显然也没想到潘子的对手竟然会是这个人。

    靳峰凑上来语气中有些担忧:“少将,这个萨内可是搏击会所的老人物了,称得上是西伯利亚远征军特种部队中前三名的存在,之前在搏击会所一直没有败绩,这一次没想到俄国那边还是让他出场。”

    小演练场参加切磋的双方军区可以反复派相同的人,这并没有问题,并不是相同的人对于对方来说就没有价值了,相反,相同的人反复来参加比试对于对方来说才能更清楚的看到对手的实力,一个之前见过的人再一次相见,是否有所变化,这充满了价值。

    而这萨内,显然就是一个老面孔了,而且,还是一个相当难对付的老面孔。

    在他的手上,华夏士兵还没有讨到过一次胜利,曾经有一个士兵坚持到了最后,但是最后关头还是功亏一篑,每一次当华夏士兵觉得准备好的时候,再一次面对萨内,他就又上了一个台阶,以至于,就算是不断给他寻找新的对手,但是这个家伙却总在进步,十分难对付,而萨内,也被东三省军区称之为小演练场的活化石,从他的身上,能看到很多俄国那边得信息。

    “这下鹿死谁手就不一定了。”

    陈红星有些担忧的说。

    潘子的性子通过简单的接触他能看出个大概,士兵是单纯的,从眼睛,从气质,一眼就能看出士兵的品质,而潘子,是一个十分倔强的人,虽然之前在陈红星和凌茜的劝说下他口头上答应了若有不济就会认输的话,但是陈红星和凌茜知道,这个心中有担当有荣耀的男人绝不会吐出认输两个字。

    “以往萨内再出场,这种老面孔俄国那边是要事先通知的,这样我们也能相应的调整,不会让双方都下不了台,这一次怎么回事?”

    陈红星转过头问向身后的靳峰,靳峰也是摇摇头:“少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好像是负责俄战这边事情的联络员信息出问题,所以这一次让潘子上了,当然,也不一定,潘子这样的士兵,说不定就是我们东三省军区打败这个萨内的机会。”

    靳峰这么一说,陈红星和凌茜也觉得两种可能都说得过去,一方面可能是信息没流通导致了这一次潘子这种性子的人遇上了萨内,一方面也有可能确实潘子很强,虽然陈红星他们是军中高手,但是毕竟不是修炼之人,不可能一眼就看出潘子的真实实力来。

    “别担心这么多了,没事的。”

    事已至此,陈红星也只能点点头对凌茜安慰道,就算潘子真的不是对手而且还死不认输,到时候直接下命令让他服从就行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罗菲和郎玉春的对话,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小,似乎是有意让陈红星他们听到。

    “春哥,压了哪家?”

    “两家。”

    郎玉春抽着雪茄惬意的说,今天的他依旧是一生白色西装看起来十分正式,但是脸上那邪魅的感觉却让人能够一眼看出他浮夸的本性。

    “两家?今天春哥兴致蛮好的哦。”罗菲笑着说,郎玉春听到她说话淡淡一笑:“一家稳赢,另一家压得的大点才有趣嘛。”

    “这么说,春哥是压了列宾是吗?”

    罗菲一边说着一边轻拍了一下在自己屁股上来回作怪的手,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口中不断穿着有些暧昧的香气。

    “那是必须的,列宾将军来了怎么也要给一些面子,至于另一组嘛,不说你也知道我说的哪一组了,只是,我倒是没有压潘子,而是压了萨内。”

    说着,郎玉春在那沟缝中手指以滑,罗菲整个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直往郎玉春的身上贴,她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泛滥了。

    “春哥,怎么不压潘子呢?”

    罗菲在郎玉春的耳边吐着香气问道。

    郎玉春淡淡一笑:“东三省军区的人,能有什么本事?这萨内可是西伯利亚远征军的佼佼者,就凭这小子想赢萨内?呵呵,我这个人没有那么多感情,谁输谁赢我看的都实在,这小子没胜算,整个东三省军区的特种队员,没人是萨内的对手,那种破地方我当年为什么要离开?还不是不想跟一堆垃圾在一块?”

    “你!”

    听到郎玉春刻意大声的话,后面的靳峰和鲁瑶脸上一阵激动就准备和郎玉春理论一番,但是却被陈红星拦住了。

    “郎玉春,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如此辱没我华夏军人的?”

    陈红星缓缓转头看向郎玉春,他的眼中有一抹深邃,若是军中人看到陈红星这个眼神都要胆颤,这是他开始动怒的前兆。

    “谁给我的胆子?”

    郎玉春冷笑了一下:“俄国人。”

    说着,他看向萨内:“不好意思,民族自豪感,国家荣誉,这些我没有,我现在是一个商人,我之看到最直接的,就这个潘子,怎么可能是萨内的对手?怎么,不信?”

    郎玉春嘴角上扬:“敢不敢打个赌。”

    “打赌?”

    “没错,如果潘子赢了,你要我怎样都行,但是如果这小子输了,待会你可就得听我的了。”

    郎玉春阴险的说。

    陈红星冷哼一声:“你想怎样?”

    “怎样?”

    郎玉春看着陈红星摇摇头:“都说你现在是东三省军区搏击第一高手,但是我就是不相信,当年我还在军区的时候,你能是我的对手?也就是这些年我荒废了,不然这个名头还轮不到你,今天列宾刚好来了,如果潘子败了,我要的赌注就是,你和列宾打一场。”

    “少将!”

    听到郎玉春的要求,身后靳峰和鲁瑶轻呼出声,生怕陈红星就这样答应出去了。

    不过好在陈红星终究是少将军衔,什么风雨没见过?他只是淡淡一笑摆摆手:“列宾的场子我们终究会找回来的,但是,没人能命令我。”

    说着,这个华夏东三省军区最年轻的少将转过头看着郎玉春一字一句的说道:“没人能命令我,听到了吗?”

    这一刻,嚣张的郎玉春眉头一皱,看着眼前的陈红星不知为何他竟然心中一颤。

    “这股气势”

    单单是这股气势,少将风采,展露无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