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眼前的男人,陈红星微微颔首:“你就是今晚参加小演练的士兵?”

    潘子用力的点点头。

    陈红星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表现,扬我国威。”

    “少将放心,至死不悔!”

    潘子身材不算是魁梧,站在陈红星的面前要矮半个头,而且看起来没有陈红星的其实,但是他的脸上却有着一抹坚毅的神情,而且身形磨练的非常硬朗,整体看下来十分具有力量感,虽然不能和陈红星相比,但是和靳峰看起来已经差不多了,而真正让人无法小觑的,是他眼中的坚定,那是一种华夏士兵才有的坚定,更确切的说,是一种骄傲,一种自豪,一种奉献的精神。

    “你是第一次参加小演练?”

    这时候,站在陈红星身旁的凌茜看了潘子一眼疑惑的问道,这个年轻士兵她并没有见过。

    潘子赶忙冲着凌茜敬了个军礼:“是的少将!我是第一次参加小演练,这是荣耀,我一定不辜负队里面对我期望!”

    凌茜轻笑了一下摇摇头,脸上难得出现了几分温柔:“脱掉你的军装。”

    “什么?”

    听到凌茜这句话,潘子迷楞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说,脱掉你的军装。”

    凌茜笑着说。

    潘子看向陈红星,后者也微笑着冲他点点头,他只能无奈的脱下自己的军装:“少将,这是为什么?”

    穿着军装为军区争光,是他的梦想。

    凌茜看着他认真的说:“记住,这里是小演练场,但不是战场,虽然实际上你代表的确实是军区,但是名义上,你代表的是你个人,这样的场合,我们必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事情,不能太明白了,那样,就会不干净,你明白吗?”

    潘子是个直脑子,在他的心中,只有荣光和拼搏,现在突然听到凌茜这话有些没反应过来,陈红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潘子。”

    “少将!”

    潘子下意识又是一个标准的军礼。

    陈红星摆摆手将他的手从他的太阳穴位置摘了下来:“记住,不用再行军礼了,这里是小演练场但不是代表军区代表国家的地方,你的付出我们能够看到,但是切记,若是不敌,可以认输。”

    “认输?”

    潘子脸色一震:“少将,我们华夏军人怎么可能向别人认输?”

    陈红星和凌茜真是要被这小子给逗乐了,他们都明白潘子的心态,其实,很多第一次来到俄战和俄国士兵切磋的华夏士兵都会不解,他们一直以为这里是争取荣耀的地方,是为军区乃至国家争光的地方,但是实际上,这里并不能见光。

    “你是合格的军人,但是记住,在这里,我们是要考察双方的实力和差距,并不是让你们上战场,俄国,是我们的友邻,记住了吗?”

    凌茜看着潘子的眼睛说。

    许久之后,潘子才点点头:“我明白了少将!”但是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潘子的眼中还是有着坚毅的颜色,对于胜利,他充满渴望,这份渴望,源自华夏的骄傲。

    陈红星和凌茜对视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算了吧,不用再操心了,这样性子的士兵也不是没有,但是他们通常实力也相当强悍,轮不到他们认输,能有他在,今天的较量,我们应该能赢了。”

    凌茜笑着对陈红星说。

    陈红星也是微笑了一下,凌茜说的没错,像潘子这样的军人,虽然想法单纯,但通常这样的人才更容易成功,实力也更强,他们坚韧不拔心怀远大,但凡是遇到这样的士兵,虽然他们有时候很拗,但是不得不说,他们确实十足的好苗子,也是值得他们这些上层骄傲的士兵。

    “以他的实力,认输这件事还是交给对方吧,我们就不要再劝说他了。”陈红星笑了笑,虽然有几分无奈,但更多的是骄傲。

    正当他们几个人说话的功夫吗,整个小院子已经围满了人,院子的前排有一些座椅,这些椅子都是给参加交战的双方以及一些地位高的人来坐的,陈红星和凌茜他们自然而然有位置,而且还是全场最前面的位置。

    搏击场其实就是一个铁笼,就像是那种困兽的牢笼一样,里面约莫有十个平方的面积,两个人在里面近身搏斗绰绰有余,而且铁笼更是充满了燃爆的感觉,就好像是看猛兽战斗一般,让观看的人也会更加热血喷张一些。

    搏击会所的搏击战和外面的武馆不同,并不会出现那种车轮战的情况,基本上交战的双方都是固定的,参加交战的人,只要赢了自己固定的对手,那么他今晚的人物就可以结束了,当然,也有另一种选择。

    成为最强者。

    一个晚上总共是五场比试,十个人,五个胜利者,胜利者可以选择结束比试,那他会获得他所赚取的那份酬金,但是也有另一种选择,就是继续战斗下去,当有一个胜利者发出这样挑战的时候,其余四个胜利者就没有结束的权利了,他们必须迎战,也许运气好,那个挑战者面对第一个对手就完蛋了,那么他们依旧可以和没事一样结束,但是只要那个发起挑战的人还在,那比试就还会继续进行。

    直到他失败。

    但是这种情况非常少见,能在这里搏击的,大家都不是一般人物,而且对手都是固定的,彼此的实力大多也都清楚,若是太悬殊,那押注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就算是胜利者取得了胜利,那也是筋疲力尽遍体鳞伤了,所以还想要继续挑战,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一旦发起挑战,那么在你没有倒下之前,你就必须车轮战战胜剩余四个对手。

    大家都是一个级别的,战胜了第一轮在去挑战另外四个胜利者,难度可想而知,所以,俄战搏击会所开业这么多年了,从未有一个人成功完成过这样的挑战,甚至,有时候半年都未必出现一个这样的挑战者。

    “不过今天,会有机会的。”

    郎玉春的脸上挂着邪魅的笑,余光时不时阴冷的看向身旁的陈红星等人,以及,韩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