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来如此。”

    韩青微微点头。

    原来是东三省最强之人都败在了这个人的手上,怪不得饶是有陈红星和凌茜这两个少将在场,这些俄国人依旧不惧呢。

    想想也是,东三省是一个大军区,相当于之前韩青在苏省参加的整个江南军区的规模,而且东三省军区的实力又一直在江南军区之上,东三省的人能打仗,这是人尽皆知的,尤其是陆军更是整个华夏的佼佼者,这里,军事氛围浓厚远非南方能比,而一个大军区的总教官居然败在了邻国对手的手上,这种打击和威压是全方位的,不仅仅是对那位总教官自己,更是对整个东三省军区的士兵乃是高层的一种威压。

    称之为心魔,并不为过。

    地位越高的失败,越是难以走出来。

    “不过,也不能说我们东三省就没人是这头西伯利亚狼的对手了。”

    看到周围人都在欢呼,但是这欢呼听在靳峰他们耳中就像是嘲笑一样,靳峰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至少,我们还有两位将军。”

    “两位将军?”韩青一愣,不知道靳峰说的是哪两位将军。

    靳峰冷哼一声:“你傻啊,还能是哪两位,当然是陈红星少将和凌茜少将了。”

    “他们两个?”

    韩青一愣轻呼出声。

    看到韩青这个样子,靳峰更加不爽了:“怎么,难道你还怀疑我们两位少将的实力吗?”

    靳峰看着韩青好像看一个小孩一样说道:“你还是境界太低了,不能理解我们的世界,虽然名义上来说,一个军区的总教官就是这个军区近身搏击的最强者,这一个说法也确实没错,华夏的很多军区,特种兵的总教官本身就是挂军衔的,当然,有些聘请过来的另当别论,他们都是所在军区的搏击第一人,你应该明白,官位不代表实力,军区高层负责的是宏观的一些东西,而总教官才是个人战斗实力最强的人。”

    韩青点点头,这些他当然知道,看看那些军区总司令的年纪,哪个不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了,就算是出现一个年富力强的,那也至少过了四十岁,能走到那个位置,靠的早已经不是什么近身战斗了,那些,只能用来练兵而已。

    “但是到了我们东三省,这个规矩就不是很成立了,当然,总教官的实力依旧是名义上的最强者,但是实际上,军区的人都说,东三省军区有三大高手,一个是总教官,而另外两个,就是两位少将了!”

    说着,靳峰有些仰慕的看着眼前的陈红星和凌茜,他们都是一个院子里一起长大的玩伴,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不分彼此,显然,他们能取得今天的成就让靳峰也很是骄傲。

    “哦?这两个人很厉害吗?”

    韩青笑着说,言语之间有几分惬意。

    但是这神情看在靳峰眼里让他更加不悦了:“我说你小子实在是太猖狂了,怎么能这么怀疑两位少将?”

    靳峰撇撇嘴鄙夷的看着韩青:“两位少将虽然不是直管特种部队,但是他们的身后也是军中有所耳闻的,虽然很少出手,但是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人的实力相当恐怖,尤其是红星少将,军中都传言有一次大家喝高了,让总教官和红星少将打一场,那一场比试据说只有几位领导在场观看了,但是之后,总教官的口中就再也没有自称自己是军区搏击第一人了,要知道,总教官还是很骄傲的,能让他不再说这些话,可见那一场比试的结果了,而之后,得知了红星少将和总教官切磋过的消息之后,凌茜少将就杀到了总教官的门前,据说在营帐里面也逼着总教官出手了,当凌茜少将出来之后,总教官久久没有出来,那之后,总教官的话更是少了,这么一个骄傲的人”

    靳峰说着干咳了两声,似乎脸上也有几分说不出的味道,想乐又不敢乐的感觉。

    倒是韩青,直接笑了出来:“这位总教官还真是可怜啊,遇到了这两个家伙。”

    现在韩青大概知道为什么说他们三个的实力是东三省最强了,如此看来,陈红星和凌茜的实力更在这总教官之上,靳峰不服这西伯利亚狼也是有道理的。

    “他们没交过手吗?”

    韩青看了一眼眼前的陈红星和凌茜问道。

    “没有,军区领导又一次提过,说尽量避免让两位少将和列宾交手,毕竟他们乃是我们东三省军区最后的颜面了,不能再出差错了,不然,脸往哪搁?”

    这样说着,靳峰还是无奈的摇头叹息了一声:“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还是遇上了,不过,只要两位少将不出手就行了。”

    说完,靳峰不再理会韩青而是走到陈红星和凌茜的身旁低头耳语。

    显然是嘱咐两人不要一时意气用事和这列宾交了手,那样的话事情就真的大了,赢了还好,输了的话,东三省日后的脸面就真的没地方放了,对于整个东三省的上层中层乃至基层士兵,都是心理和气势的巨大打击。

    陈红星和凌茜对视了一眼,两人沉默一会点点头,靳峰这才安心的退了下来。

    但是,周围的呐喊声并没有停下来,甚至,还有人开始抓住这个机会开始挑衅,尤其是红毛那帮人,之前他们不知道列宾也在的消息,以为陈红星和凌茜就是全场最高,但是现在得知了这个远东第一人的存在,瞬间他们心中的胆子就完全暴涨了起来,而有心人和好事者更是不断挑衅着。

    “既然两位少将也来了!不如今天让我们见识一下身手吧!”

    “没错,难得两位少将一起来了,而列宾也在,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切磋一下怎么能行呢?”

    “没错,战!”

    “两位少将!不要让我们失望哦!”

    “哈哈哈哈!”

    一种俄国人大笑着,对于列宾,他们有着充足的信心,更何况号称东三省最强的总教官都败在了列兵的手上,想来陈红星和凌茜也不过尔尔了。

    站在陈红星和凌茜前面的郎玉春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越发得意起来。

    今天,他本就不止要让韩青好看,更要让这两个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下不来台。

    “你们不是骄傲吗?行啊,今天就让你们身败名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