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里是华夏电视台,三天前发生的震惊世界的空难事件到了今天依旧没有解释,为此,我们特意采访了华夏科学院的冯教授,请他为我们讲解可能出现的原因么。”

    电视上,记者将话筒放在了一位老人的嘴边。

    秦梦瑶吃着甜点看着电视,好不舒服。

    可是她还是会时不时的看向里屋,期待那扇门能够打开。

    她和韩青已经两天没有说话了,自从那一次韩青撞见了自己和南黎川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就互不理会了。

    秦梦瑶不知道韩青是为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张口,是不好意思。

    “这个情况非常的罕见,飞机从数千米的海拔坠落,乘客全部生还,从科学上来讲是不可能实现的。”

    电视机里的老人严肃的说。

    记者赞同的点点头:“冯教授,您的意思是科学解释不了,那么就是超自然现象了么?”

    老人沉吟了一下:“有这个可能,但是现在还不能下判断,因为有目击者看到飞机在快要坠落的时候,空中出现了白色的气体,这也许是可以解释飞机最终没有爆炸,乘客最终减重生还的理由。”

    秦梦瑶一边看着里面的房间,一边看着电视。

    这两天全华夏都在讨论一个事情,很神奇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诡异。

    华夏航空史上最危险的空难,但也是最离奇的,没有任何伤亡的空难。

    别说是专家,就算是老百姓都知道其中的诡异。

    数千米海拔坠落,生还。

    就像是一个国际玩笑,但是居然是真的。

    更加恐怖的是,所有生还的乘客,全部失忆。

    不论是乘客,空姐,还是机长,他们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飞机坠落了,然后就是忘记一切的醒来。

    “简直比百慕大三角还是神秘,感谢冯教授为我们的讲解,可以看得出来,目前国内最权威的机构尚且不能确定事件的真相,我们会继续进行后续的报道,请观众朋友们时刻注意我们的新闻频道,扫描屏幕下方二维码,获取更多新鲜”

    韩青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直接坐在了秦梦瑶的身旁,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

    “完了?”他看了一眼电视,关于空难的报道已经结束。

    秦梦瑶想了一下换了个台。

    “欢迎收看新闻三十分,我们继续关注空难事件”

    韩青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认真的看了起来。

    秦梦瑶有点迷愣,韩青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会出来主动看电视?而且一点都不假,真的是在认真看电视。

    看着眉头渐渐紧锁的韩青,秦梦瑶难以理解今天他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

    “看来,暴露的太多了。”韩青皱着眉头,脸上有几分担忧。

    为了救冉静,也为了让冉静没有心结,他拼尽全力将整个飞机的人都救了下来,但是现在看来,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如果被有心人盯上的话,很难想象会出什么事情。”

    “现在的地球还是未知之地,虽然不认为地球还有真正的修真者,但是如今修炼之人还是存在的,万一真有高手的话,应该是能分析出空难的原因的。”

    韩青搓着手指头,若是地球上有开光期以上修为的高手,那么这一次空难定然会被他们看出来是人为拯救的。

    可是如今的自己,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再没有绝对自保能力的情况下,韩青只想安静修炼。

    正当韩青还在思索的时候,旁边的秦梦瑶说话了:

    “真神奇,也不知道是不是外星人帮忙了,竟然化解了这样的空难,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说完,秦梦瑶等着韩青的回答。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韩青淡淡的说。

    秦梦瑶心中一喜,韩青和自己说话了,就证明关系还没有僵到难以回头的地步。

    “我在想,会不会是有超能力的人救了他们,刚才那个老教授不是说了,科学无法解释,也许是超自然现象,那岂不是一切皆有可能。”

    韩青一笑,没想到这个秦梦瑶还挺能想。

    不过,她还真猜对了。

    只是,怕是打死她都不敢相信,那个拥有“超能力”的人就在她身旁坐着陪她看电视吧。

    “在地球上就算是被修炼之人发现也无所谓,关键是不能被国家盯上,没有绝对的实力,面对现代武器,韩青还没有把握。”

    想到这里,韩青叹息了一声,以后行事还是要严谨一点,不过这一次也就是为了冉静,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看到韩青站起来,秦梦瑶问了一句:“不看了么?”

    韩青点点头。

    秦梦瑶犹豫了一下:“明天可能年级会有活动,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可以不用去”

    韩青沉默了一下:“为什么?”

    秦梦瑶皱了下眉头,有点为难的看着韩青:“人去的太多了我想着你可能不喜欢热闹?”

    韩青摇摇头浅笑了一下:“你是担心我被羞辱么?”

    秦梦瑶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韩青最后看了她一眼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门之前,他悠悠道:“蚂蚁的羞辱,我看不到。”

    第二天又有闻人秋月的课,韩青有点累,倒不是不想上课,而是不想来是回答白痴一般的问题。

    “孔子多少岁仙逝的?”

    讲台上传来了闻人秋月的提问。

    韩青轻叹了一声:“闻人老师,你已经连续问我六个问题了,要不换一个同学?”

    闻人秋月脸色一红,竟然不知不觉又连续问六个了?但是她怎么能示弱呢?

    “你那么长时间没有来,我担心你的成绩落下来,这是在帮你复习知识点,马上就要到十八周了,到时候我可不想你的考试成绩一塌糊涂。”

    这个理由韩青无言以对,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这六个问题至少有三个是大二大三的知识点吧?

    难道,自己要去参加大二大三的考试?

    就在韩青准备继续和闻人秋月刚到底的时候,慕容冲站在了门口:“报道,不好意思老师,今天篮球赛有点超时了。”

    原本一脸怒容的闻人秋月见到慕容冲之后烟消云散。

    她笑了笑:“进来吧,为班级争光的事情我怎么会责怪呢?而且你的成绩我一向是放心的。”

    慕容冲谦虚的笑了一下,昂首走到了自己第一排的位置,用手擦了擦额头上因为运动流下的汗水,引得班里的女生纷纷侧目,连擦汗的姿势都这么的帅气。

    “前两天年级的摸底考试,慕容冲各项成绩都是年级前三名,十八周的最终考试,到时候全杭城各大学的历史专业都会统一参加,你们可要像慕容同学好好学习。”

    闻人秋月在讲台上骄傲的说。

    她第一年当班主任,有慕容冲这样的学生,年底各项考核的时候自己也抬得起头。

    说到这里,她眼睛似有似无的看向韩青。

    “而有些同学我就不多说了,体育赛事不为班级争光就算了,开学第一个学期就请了将近三个月的假,问几个问题还不行了,到时候可千万不要给我丢人,不要给杭大丢人。”

    韩青无语的看着讲台上的闻人秋月,这个女人的脾气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化,永远都是这么的咄咄逼人。

    只有慕容冲低调的笑了笑,三个月,足够他恢复自己的自信了。

    韩青?

    除了能打,他本身的其他实力,还有比自己强的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