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唔唔唔”

    一条灵活的舌头攻陷了自己的小嘴,林清歌只能任由他在自己的香唇之中索取。

    “啊!”

    没有任何的前戏,林清歌轻呼一声,那昨夜才被韩青战斗耕耘的地方再一次被他占有。

    只是这一次,虽然没有了前戏,但是林清歌的身体准备的显然更加好,当韩青进入的一瞬间就感觉到紧致的湿润。

    韩青知道为什么。

    刺激。

    他一只手抬起林清歌的一条腿,另一只手按着磨砂玻璃,身子前后起伏,林清歌脸上一阵阵神迷,她忍不住将俏脸抬起,水灵灵的大眼睛紧闭着,颤抖的长睫毛伴随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好像唱了一首最动人的歌。

    “转过来。”

    韩青用手扶着林清歌的腰,微微一用力,林清歌就从正对着他变成了背对着她,无奈之下,林清歌只能双手撑在磨砂玻璃上,身后承受着韩青猛烈的攻击。

    “啊”

    哪怕林清歌再努力的坚持,再努力的忍着,但是当那欲仙欲死的感觉一次次击垮她的时候她依旧忍不住轻呼出声。

    睁开眼,林清歌能够看到磨砂玻璃上自己姐妹正在洗澡的身影,凌茜显然被水声所挡,再加上自己努力的克制,并没有被她听出声音来,但饶是如此,依旧刺激的血液都要喷张了。

    韩青看着眼前的美背,那完美的弧线根部,是桃心一般的峡谷,这对男人最好的诱惑让韩青再一次提高了自己的速度。

    要不是怕林清歌承受不住,韩青甚至能轻而易举的超越人类的极限,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和自己才做了没有几次,还处在开发的阶段,虽然韩青力量无穷,但是为了林清歌着想,他尽可能的让自己和普通人差不多。

    但是,依旧快要了林清歌的魂了。

    半个小时了,韩青的速度没有丝毫的降下来,那硕大的龙头始终在爆发着,磨砂玻璃后面,水声依旧,磨砂玻璃这边,爱意绵绵。

    哗啦。

    最后一声急促的水声,凌茜关掉了水龙头,正陶醉在天际的林清歌瞬间清醒了过来,她的双腿已经无力,她深知自己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强大,林清歌一只玉手推在了韩青的腹肌上,韩青缓缓停了下来,但是承受了剧烈冲击后的林清歌感受到这突然放慢的频率之后心中突然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天啊,我再也离不开他了。”

    林清歌知道,从今往后,不仅仅是她的爱,就连她的身体也不可能离开韩青了,这世界上,再没有一个男人能给自己快乐了。

    “怎么了?”

    看到林清歌拦住自己,韩青不解的问。

    林清歌羞红的脸蛋满是欲罢不能的靡靡之味,虽然她拦住了韩青,但是那种滋味一停下来就连她都觉得无限空虚。

    可是,凌茜都要洗完了再这么下去等下她从来面开门看到这一幕可怎么办?

    “小茜洗完了不能不能再做了你赶紧走”林清歌艰难的推着韩青。

    “走?”

    看着林清歌此时红扑扑的脸蛋,韩青轻笑了一下,她能够感受到此时林清歌的身体是多么的渴望自己,那龙头的紧致感骗不了人。

    啪!

    韩青不顾林清歌的阻拦猛的一用力,狠狠的撞在了林清歌的两瓣桃心上。

    “啊”

    一瞬间,那种酥麻感再一次要了林清歌的魂。

    “韩青真的不行了”

    林清歌迷离的说,她的最后一丝理智都在崩溃的边缘,韩青实在是太强了,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承受这种最原始最生理的享受。

    啪嗒。

    浴室门洞然而开。

    凌茜头上裹着毛巾走了出来,整个房间空荡荡的,她左顾右盼看了又看轻声唤道:“清歌?”

    没人回答她。

    凌茜皱了下眉头,此时的她刚刚洗完澡,脸上也升起了两坨红晕在她一向英姿飒爽的身上显得很是可爱,而那裸露在外的大片皮肤更是紧致润滑,美不胜收。

    “去哪了?”

    坐在床头,凌茜疑惑不已,自己也就是洗了四十分钟的澡,清歌去哪了呢?难道是上厕所了?毕竟自己占着沐浴间,她可能忍不了了。

    推开门,凌茜朝着楼下客厅的洗手间看去,楼下早已经熄灯了,洗手间更是漆黑一片。

    回到房间内,凌茜走来走去,当她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突然站住了脚步,她的脸色一怔,然后小巧的鼻子轻轻抽了一下。

    一股难以言明的味道进入了她的身体。

    凌茜的小脸瞬间通红,忍不住的,她再一次抽了一下小鼻子,那股靡靡的味道迎面而来。

    凌茜眼神凌乱,她深吸一口气打开房间门看向不远处的另一件客房,犹豫了很久之后她终究还是迈出了步子朝着那间客房一点点的走去,当来到门口的时候,凌茜的心跳开始加速,甚至这个军中女强人此时经不住握紧了拳头,可见心头何等紧张。

    “呼”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了门上。

    ”啊“

    “韩青轻点”

    “天啊啊”

    门内,一阵阵羞耻的叫声传来,凌茜只觉得一瞬间自己的身子就开始发软,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整个大院的大姐大,此时在韩青的房间竟然会如此迷失了自我

    凌茜用手摸着自己高耸的胸口,她知道自己应该离开,可是这一刻,身为一个女人的她不知道为何竟然迈不出离开的脚步,她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雪白的牙齿在唇上留下了纠结的痕迹,不知不觉,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她就这样听着,脸上的红晕越发凝重,就像是熟透的红苹果一样好像能滴出水来。

    “床床床要坏了韩青,我不行了”

    林清歌的声音云里雾里,站在门口的凌茜已经是第三次听到了林清歌说自己不行了,她看了一下时间,不知不觉,自己竟然已经站在这里将近一个小时了,而里面的动静丝毫没有减弱,那个男人好像就是金枪不倒一般,只有林清歌在不断的陷落,不断的陷落

    修长的玉颈上,凌茜止不住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决定离开,她必须要离开了,再不离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走得动,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未经人事的女人,听到这样的声音,她也会想所有人一样有反应。

    但就在她刚刚迈出小脚的时候,鞋底一滑身子瞬间朝后踉跄倒去,撞在了客房的门上,而更加尴尬的是,那门竟然看起来是关着的,实际上却只是虚掩着,当凌茜的身子撞上去之后,房门大开,而凌茜因为慌张,一直提着浴巾的手也扶在了旁边的墙上,浴巾,从她的身上脱落,她紧致柔韧的魔鬼身材就这样显露无疑。

    而她慌张的眼神中,还倒映着一丝不挂趴在床上的林清歌,以及在她背后扶着她腰僵硬站着的韩青

    而当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之后,韩青竟然也心神一晃,龙头一阵颤动,龙液喷薄而出,而早已经漫上云端的林清歌感受到体内突然汹涌而来的暖意,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也登上了高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