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红星靳峰和鲁瑶三人各回各家,他们都是一个大院里的,军区大院面积极大,他们的小楼都在后面,不过平日里也都很少回家,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凌茜跟着林清歌回家,她爸妈这段时间都不在家,林清歌又难得在家这么长时间,凌茜自然想要和她多待一段时间,小的时候两个人就经常住在彼此的家里,甚至有时候一两个星期都不回自己家,一张床上,两个玩伴能够聊着入睡,也是一种幸福。

    砰砰砰。

    林清歌轻轻敲门并且另一只紧紧的拉着韩青。

    “清歌啊,我真的觉得我还是住外面吧你爸妈现在也不是很喜欢我,我这么住进来不合适啊。”

    韩青求饶的说。

    但是林清歌却丝毫的不理,她惊心动魄的容颜瞪了韩青一眼,后者立马不敢说话了,不过这一次让韩青没想到的是,作为反对他和林清歌在一起的第一道关卡凌茜竟然什么都不说,若是之前,怕是早已经把自己喷的狗血淋头了,什么你不配住在林家,什么你怎么好意思住在林家啊,反正就是怎么伤人怎么来,只是这一次,凌茜只是站在林清歌的身旁面如平常,但是却不再找韩青的毛病,弄得韩青有些搞不懂。

    嘎吱。

    程一云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林清歌和凌茜之后脸上先是一喜,但是当看到站在两女之后的韩青之后,程一云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

    “韩青啊,这个不是伯母过分啊,你和清歌毕竟不是夫妻,而且你们的事情我和你伯父也不是很同意,所以,你一个男人住在我们家,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程一云说的还算委婉,只是她的脸色却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客气。

    韩青的脸上尴尬了一下正准备拱拱手告辞的时候,一旁的林清歌用力拉住他的手:“妈,他走我也走。”

    “你!”

    听到女儿居然当着韩青的面怼自己,程一云没好气的瞪着他。

    “不信你试试。”

    林清歌要强的看着程一云,后者脸色开始有些怒意。

    “伯母,就让韩青先住在这里吧,今天晚上我和清歌睡,让他睡客房就好了,不会有事的,而且这么晚了,大院这么偏,让他上哪里找住宿的地方去。”

    凌茜在一旁笑着说。

    “茜丫头你怎么帮着他说话了。”

    听到凌茜说话,程一云惊讶的看着她,别说是程一云了,就算是林清歌和韩青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好像不认识凌茜一样。

    尤其是韩青,只觉得心头一阵迷惘,这个女人是不是现在酒劲还没下去呢?之前她不是一直最瞧不上自己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反常?

    凌茜笑了一下:“放心吧伯母,远来是客,就让韩青住下吧,我说了,我和清歌在一个房间,这小子不会有什么机会的,而且,他在这里住几天,我就在这里陪着清歌几天。”

    说完,凌茜上前讨好的搂住程一云的肩膀:“伯母,你就听我的吧,不能让人家看我们林家小气不是?而且我和伯母依旧是一样的立场,还是看不上这个家伙。”

    凌茜都这么说,程一云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当下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好吧,既然茜丫头帮你们说话,那我就让小韩暂且在这边寄宿两天吧,不过说好了,楼上那间客房是你的,我女儿的房间你绝对不能踏进去半步直到吗?”

    说着,她看向凌茜:“茜丫头,你可给我看好了。”

    “伯母我知道了,难道我你都信不过吗?尽管放心就是了。”凌茜笑了笑吹了吹自己两个冻得有些通红的小手直往房间里面钻:“快进来吧,可要冻死我了。”

    “伯母,那打扰了。”

    韩青轻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进来,程一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头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你爸爸睡着了,你们动静小一点,厨房里面还有一些热菜热汤,你们要是饿的话就再吃一点。”

    说完,程一云砰的一声关上了他们卧室的门。

    “小茜,谢谢你了。”林清歌转头看向凌茜感激的说:“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帮韩青说话,真的太谢谢你了,要不然今晚说不定我真的要陪着他出去住了。”

    凌茜轻笑了一下:“瞧你说的,我又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这么大半夜的让这家伙去哪里找住的地方嘛,不过话说明白了,你们两个的事,我现在依旧是不同意的哈!”

    说着,凌茜盯着韩青:“这几天我都会跟清歌睡,你最好老实一点哦,要不然我一个高抬腿就让你做不成男人。”

    “惹不起惹不起惹不起。”

    韩青赶忙点头,但是他注意到,凌茜虽然对自己说话依旧强硬,但是她的眼神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坚定,似乎看向自己的时候还有一些游移,而她之前的那句话也是耐人寻味。

    你们两个的事,我现在依旧是不同意的。

    现在?

    那就是说未来就说不定了?

    这明显是松动了嘛。

    “知道啦,他哪里有那个胆子。”林清歌脸色羞红轻拍了凌茜一下,当下三个人朝着二楼走去。

    “那我们回去休息咯。”走到卧室门口,凌茜转过头冲着韩青得意的眨眨眼,甚至还用手用力的搂了搂林清歌的肩膀,一股耀武扬威的样子,就像是从韩青的手上抢走了林清歌一样。

    韩青轻笑了一下挥挥手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嘎吱,打开门,古色古香的一间小卧室,虽然和林清歌的房间比起来小了很多,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床,衣柜,书桌乃至单独的沐浴间都有。

    韩青脱下自己的外套走到了书桌前坐了下来。

    他的神识,自然而然的将整个林宅全部包裹。

    今天在胡同里遇到的事情让韩青开始警惕起来,他明白,这看似在林家坚不可摧的东三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安宁,而今天若不是自己跟在他们的身旁,说不定自己就会失去心爱的女人,要是那样的话,韩青一定会端了这方土地。

    这样想着,感官早已经不是常人所能及的韩青听到了林清歌房间突然传来了哗啦啦的洗澡声,当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韩青嘴角露出了一抹色眯眯的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