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迟少”

    亚力眼神一紧急忙叫到。

    “怎么了?”

    显然迟重也一直处在紧绷的状态,听到亚力呼唤赶忙问道。

    “好像有人出来了。”

    亚力盯着胡同口低声说,听到他的话,迟重马上将目光凝聚在胡同口,果然,几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嘶

    当看清这几人的样子之后,迟重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最担心也最不相信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

    “那些废物难道连这几个醉汉都搞不定?”

    迟重紧握着拳头脸上满是愤怒,不过少许之后他摇了摇头:“不可能,那些家伙的身手还是小有名气的,陈红星和凌茜他们的实力我是知道的,虽然有两把刷子,但是醉酒状态下想要战胜那十个人绝不可能!”

    说着,迟重鹰一样的眼睛看向亚力,后者身子一哆嗦。

    “你确定你的酒真的没问题?”

    看到迟重再一次怀疑自己,亚力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他举起手对天发誓:“迟少,我对天发誓,要是我那酒有半点掺水,那我就天打五雷轰,您就相信我吧,我的酒绝对没问题,咱们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又不是傻子,难道还能在您的眼皮底下搞些偷鸡摸狗的事吗?”

    “想你也不敢。”迟重摇摇头,但是心中越发想不明白了。

    看到陈红星他们渐渐消失之后,迟重又等了约莫十几分钟然后跳下车朝着胡同那边走去,亚力犹豫了一下最终也只能跟了上来。

    “人呢?”

    直到走到这个死胡同的末尾,迟重才发现那十个大兵竟然不见了踪影。

    “就算是死了也要有尸体的吧?难道他们还有时间处理尸体?”迟重感觉自己是不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所以不止是出现了幻听,还眼花了?

    陈红星他们能活着出去就已经是难以理解了,现在这十个人的尸体都找不到了,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就算是焚尸也要有痕迹的吧,现在连痕迹都没,难道是他们十个人根本没出手就离开了?”

    亚力沉默了一下说道。

    他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道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切都变得合理了。

    两个人掉头开始朝着胡同口走去,一边走迟重一边低吟着:“不应该啊,这次我的酬金可是给到了一千五百万,这个价格足够他们卖命了,更何况我们还将这些家伙都灌醉了,简直就是撒钱,他们难道不捡还走了?”

    正当迟重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亚力突然惊呼出声:“迟少!你看!”

    迟重皱了下眉头顺着亚力指着的方向看去,当看到雪地上的痕迹之后,他的瞳孔瞬间骤缩。

    “这是人倒下来之后的痕迹?”

    迟重蹲下来看着雪地上的人形,那分明就是人倒在雪地上留下的印记,而且不止一个,后面还有几道印记,此时,不用说迟重都知道,他们交手了。

    “真的败了?”

    迟重吞了吞口水。

    “可是他们的尸体呢?”最让迟重难以理解的,还是为何见不到这十个人的踪迹,是生是死,总要有个痕迹的吧。

    呼。

    胡同里面冷风吹了进来,迟重和亚力只觉得身上一阵鸡皮疙瘩,漆黑的夜色下,昏黄的灯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陈红星和凌茜他们四个如果真如你说的,喝了那个酒绝对没有反抗的能力的话,那他们绝对不可能是这十个人的对手。”

    许久之后,冷静下来的迟重终于开始分析起来。

    “那迟少的意思是?”

    迟重沉吟了一下:“只有一种可能。”

    说着,迟重脸色更加凝重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大条了,一次行动不成功,下一次想要再动手就难了,到时候他们有了警惕心,自己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好的机会。

    “迟少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迟重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亚力急得不行。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哪个男人?”

    “林清歌的男朋友。”

    迟重一字一句的说。

    “林清歌的男朋友?”亚力轻呼出声,随即恍然大悟:“这确实是一种可能”

    “林清歌绝对没有那个能力战胜十个俄国大兵,其余四个人也不可能,那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男人了,只有放在他的身上,发生的一切才合理。”

    迟重眼中一道冰冷的寒光闪过:“一个人对付十个俄国大兵,这个实力可不是一般人,就算是陈红星没有酒醉想要一个人单挑十个都未必能成功,这小子却能做到,要知道陈红星可是一个少将啊,他哪里来的这个本事?”

    迟重自问自答。

    “这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

    冷静下来的亚力显然也想明白了:“是啊,能征服林清歌的,能是什么一般人?是我们大意了,这家伙是一个未知因素,这一次因为他事情失败,他要负责任。”

    “那是自然。”

    迟重冷笑了一下:“我们迟家的计划因为这小子崩盘,他要是不付出代价怎么能行,就算是他不是一般人,难道还能比我们东三省军区更大吗?难道他还能是京城的大少吗?如果不是,就算是李泽明跟在林清歌旁边耽误了本少爷的事情,我该杀还是会杀!何况是他!”

    “那迟少准备怎么办?”亚力低声问道。

    此子不除,难成大计。

    “先查明这小子的身份。”迟重低沉的说,随即眼角有一丝得意:“现在军方调查部门刚好掌握在我们迟家,就算是林家都未必能查清这小子的来路,但是调动我东三省的情报部门,想要查出这小子,易如反掌。”

    说着,迟重看了一下雪地上这些痕迹沉笑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消失的,但是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要是能够探出这小子的背景,那一千五百万,本少还是会分文不少的烧给你们的。”

    说着,迟重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之后,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帮我查一个人。”

    胡同里,阴森的声音响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