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呼。

    道路越窄,口子越小,风越大。

    此时,一阵寒风刮过所有人都不寒而栗,躺在地上的这些曾经骄傲的西伯利亚远征军的特种队员们脸色痛苦,但是比他们脸色更加痛苦的,是他们的心。

    不止痛,还想不通。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足足比他们低了半个头的华夏削瘦男人是怎么把他们全部打趴下的,甚至,他们都没看到他是怎么做到的。

    刀锋在自己的脖子一点点深入,大兵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脖子上开始有血渗出来了,他毫不怀疑只要这个男人再用力一点,自己脖子上的动脉就会被刺穿,到时候,他们就会死在这条华夏冰城的胡同里,无人知晓。

    “谁是死人?”

    这个男人的声音就像是死神的声音一样在自己的耳边游荡。

    大兵喉头蠕动,但是他并不想就这样在自己的部下面前向这个男人低头,他眼神一狠:“小子,你最好不要得罪我,我能出现在这里,难道你就不想想我的背后是谁吗?你不在我的刺杀名单里,如果现在你松手,我可以刘你一条性命,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看怎么样?”

    这小子确实不在刺杀名单内,要刺杀的这些人的照片他都看过,其中并没有这个男人,只要他现在不横插一手,那他依旧有机会反败为胜。

    其实从头到尾,若是这个鬼魅的男人突然出现,任务说不定早已经完成了。

    “现在你还有机会”大兵瞳孔滑向这个男人说道。

    只是,当他的瞳孔最终看到韩青的脸上的时候,再也没有动静了,他的眼神还停滞在刚才的角度,他的瞳孔依旧反射这韩青的容颜,但是却再也没有光亮了。

    韩青松开了手上的短刀,一滩血流在了白雪上,瞬间将这辆殷成了血红色,韩青拍拍手站了起来走向了下一个大兵。

    “!”

    当他们的头头已经死去之后,他们就明白这个男人绝不是善茬了。

    不过,就算是他们再怎么说一些俄语,都没人理会了,韩青一个个走过他们蜷缩的地方,一条条性命被他无情的收割。

    直到最后一个人,韩青依旧是手起刀落。

    十条西伯利亚远征军前特种兵的尸体,横亘在这条无人的胡同里。

    而与此同时,韩青周身的神识开始蔓延,方圆数公里完全在他的神识范围内,当最终感受到那两辆越野车以及车内的男人之后,韩青微微一笑收回了自己的神识。

    “韩青你是韩青?”

    直到这个时候,一直站在韩青身后的凌茜终于出声了,从开始韩青动手,到现在,她一直沉浸在无尽的震撼当中,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十个就算是自己都难以对付的俄国大兵居然就这样被韩青一一斩杀了。

    韩青回过头看着她轻笑了一下,然后朝着凌茜走去,他的身后,那十具尸体突然凭空燃烧了起来,在这冰寒的天,青色的火焰将他们笼罩,直到最后连灰都没有留下。

    而韩青,也走到了凌茜的身前。

    “他们其罪当诛。”

    他淡淡道。

    韩青是下了杀手,但是如果不下,如果自己不在,那死的就不是他们,而是林清歌这些人了,他们起了杀心,那韩青就绝不对留下他们,哪怕他们没有得逞,但是只要想对自己的女人动手,那自己会毫不犹豫的斩草除根。

    更何况,他们的目标显然不仅仅是林清歌,甚至是凌茜陈红星他们,要知道他们可是堂堂少将军衔!就算是鲁瑶和靳峰也都非等闲之辈,甚至是华夏军区的重要人物,这样的人他们都敢行刺,别说是自己亲自动手了,就算是自己不管,军区也乃至国家都一定会采用雷霆手段的,这么一说,死在自己的手里,算是便宜他们了。

    此时,凌茜只觉得自己好像不仅仅是喝晕了,甚至是不是还出现了幻觉?

    “韩青,你有看到刚才他们的尸体燃烧吗?是你做的吗?”

    凌茜看着韩青说道。

    韩青点点头,然后看了凌茜一眼,她的衣服还没有穿好,韩青朝着她靠近了一步,两个人之间只容得下一个拳头的距离,四目相对间,凌茜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漆黑的瞳孔,似乎是深渊见不到底,让她坠落,让她无解。

    “都说穿好衣服了。”

    韩青冲着她轻轻一笑,然后伸手放在了凌茜的衣服上,轻轻一拉,拉链就被韩青拉上,一股暖意完全包裹了凌茜,她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说不出一句话,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她的心头蠕动。

    “韩青,你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心头有异样的感觉在蠕动,但是凌茜依旧让自己保持着最大程度的冷静,虽然体内的酒精依旧熏人,但是经过了刚才匪夷所思的一幕,凌茜显然已经清醒了过来。

    听到凌茜的询问,韩青微微摇头:“我是谁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他们是谁。”

    凌茜眼神一凝,她明白韩青的意思,身为国家军人又是少将军衔,她和陈红星乃至鲁瑶和靳峰竟然被刺杀,甚至就连林清歌也被牵连了进来,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怎么说都不为过,甚至是上报上去,足够引起高层的震动。

    韩青虽然当着自己的面杀了人,但是对于凌茜来说,韩青并不是杀人犯,甚至只要最终这件事情水落石出,那么韩青甚至可能会被军方嘉奖都完全有可能。

    但是虽然凌茜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可是此时她的心里却完全被韩青刚才的震撼所填满了,那鬼魅的速度,难以理解的出手,一切就好像是再随意不过,但就是这样的举手投足间,威震远东地区的西伯利亚远征军当年的特种兵就这样被韩青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凌茜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另一个男人的身影,似乎冥冥之中,这两个男人总有一些地方是那么的相似。

    江城风,江大哥。

    “不管怎么样,不论是你怎么做到的,韩青,今天都谢谢你了,若不是你,后果不堪设想,很可能现在不止是我就是清歌红星他们都要算了,谢谢。”

    凌茜抬起头对着韩青认真的感谢,然后转身朝着前面林清歌他们消失的地方走去,韩青搞不懂这个女人的性子只能跟了上去,只是,他的一缕神识却朝着胡同口的位置飘了过去。

    “再动林清歌,下次死的就是你。”

    坐在越野车内闭目养神的迟重猛然睁开了眼睛四处张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