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

    被韩青强行拉到了身后,凌茜忍不住惊呼出声,她不知道是自己喝醉了还是韩青的力气真的有那么大,自己在他的手上竟然毫无还手之力,就这样被他游刃有余的拉到了身后。

    “乖乖站着。”

    韩青回过头冲着她轻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向眼前这十个大汉。

    “小子,你会为你的任性付出代价的,英雄救美不是这样救的,这样是为美而亡。”是个俄国大兵,站在第一排中间的最高大的男人冷笑着说。

    “你会说中文?”

    站在韩青的身后,凌茜愣了一下说道。

    “一点点,只是懒得和你们废话而已,想不到这小子要出风头,觉得好笑就说两句。”大兵随意的说,不过显然,这十个人里面只有他一个人会说一些中文,而且听起来还很别口并不十分熟练。

    凌茜冷哼了一声:“会说中文刚才还不理我,以为我喝醉了好糊弄是吗?”说着,凌茜挽起袖子就又要冲上来。

    “你好好站着就行了。”

    这时候韩青伸手拦住了这个活泼的女人并且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皱了下眉头还是淡淡的说道:“喝完酒还是不要着凉的好,赶紧把衣服穿上。”

    “啥?”

    凌茜没反应过来。

    “把衣服穿上。”

    韩青拿起她手臂上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韩青突然这样一下搞得凌茜有些你无所适从,冰冷的寒冬,外套上的暖意覆盖了她的身体,这一瞬间,凌茜觉得好像不止是身体上的温暖,就连心中好像也热腾了一下。

    “知道了”

    这个有些泼辣的女人突然笑声嘟哝了一句,然后把衣服紧紧的穿在自己的身上,登时也不说话了,低着头看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青有些搞不懂这女的怎么了,不过他也不在乎,朝前走一步,韩青看向眼前这十个人:“快点。”

    “快点?”

    大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子,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韩青摇摇头:“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是待会你们是什么人,我知道。”

    “什么意思?待会我们是什么人?”大兵越发看不懂眼前这个嚣张的小子了,甚至眼神好像是关爱智障儿童一样。

    韩青嘴角上扬。

    “死人。”

    “哈哈哈哈哈哈!”

    大兵仰天长啸,接着,他用俄语将韩青的这句话翻译给了旁边的九个人,大家先是不敢相信的愣了一下,随即全部仰天长笑起来。

    “小家伙,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我看你的年纪恐怕也就是二十出头吧,而且绝不是军队中的人,就你还想和我们西伯利亚远征军的特种部队队员对垒?”

    大兵嗤笑了一下:“虽然我们退役了,但是也绝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对手,就你这样的,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吧。”

    “西伯利亚远征军?”

    这个时候凌茜才反应过来这些人的身份:“你们是西伯利亚远征军的特种部队?”

    听到凌茜这么说,那大兵眉头一皱知道自己说的有点多了,他们现在是跨国行动,虽然已经脱离了部队,但是之前他们确实是远征军的特种人员,哪怕现在已经是雇佣军了,但是身份还是相当敏感的,而眼前这个女人根据他们的消息解释,乃是华夏东三省军区的一名少将,年纪轻轻能走到少将位置,各方面条件背景一定不一般,若是被她深究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虽然有些担忧,但是大兵的脸色很快就缓和了下来。

    不管她是什么人,待会都会是死人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到时候他们擦擦屁股走人,谁知道是他们做的?

    只是可惜了这么美的一个东方美人了。

    说实话,俄国的女郎足够诱人和火辣,但是在这个少将女人的身上,他们却看到了另一种味道,同样的火辣和劲爆,甚至身材如此的柔韧和有力量,想想和这样的女人翻云覆雨的感觉,那真是神仙一样的享受,只是可惜了,没机会了。

    “不要管我们是什么人,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们现在还是祈祷一下上帝,等你们死后能上天堂吧。”

    大兵耍着手上的短刀阴狠的说,脸色没了之前的玩味,杀人,他们是认真的。

    凌茜看着眼前这些男人,脸色开始凝重了起来:“西伯利亚远征军是俄国非常出名的一支部队,尤其是他们的特种部队,更是在整个欧洲都颇有威名,这些年我们东三省军区也不是和他们没有过演练和切磋,但是讨不到太多好处,韩青,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我来吧,你去前面叫红星他们过来,我能拖多久是多久。”

    凌茜清楚西伯利亚远征军的威力,这个不对在国际上都很有名气,也是他们东三省军区一直研究学习的对象,虽然眼前这几个人是退役的特种兵,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依旧拥有着远不是常人能比的实力,就算是自己没喝酒,想要对付他们都很吃力,更别说现在的自己了,只有将陈红星他们都叫过来,才能有些胜算,而韩青?

    还是去叫人吧。

    她很感激他刚才突如其来的关心,毕竟这么多年了,这个一直要强的女人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温暖了,但是这并不是自己能够相信他的理由,面对这样的刀俎,他只能是鱼肉。

    “我说过了,别着凉了。”

    看到凌茜又开始脱衣服,韩青有些受不了了,这个女人这么喜欢脱衣服的吗?

    “可是韩青”

    “我来就行了。”

    没等凌茜把话说完,韩青撂下一句话之后,身影就从她的面前消失离开,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为首大兵的面前。

    一个高抬腿,在那大兵惊愕的眼神中,直接击中他的要害。

    砰。

    短刀掉在了地上,大兵痛苦的捂着要害部位跪在了地上。

    其余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他们不明白这个年轻削瘦的华夏男人是怎么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但是当他们想要反击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男人就像是西伯利亚迅猛的狡狐一样,在他们来不及做任何动作的时候,将他们一个个的踢翻在地。

    啪嗒。

    韩青弯下腰捡起一把刀回到了最先踢倒的那个大兵的身旁,将刀锋放在他的脖子上淡淡一笑:“谁是死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