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本白色的草帽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但是她这一舒展开来,顿时间眉目生辉。

    虽然还戴着墨镜,但能感觉出她一定很漂亮,惊人的漂亮!硕大的黑色墨镜使得韩青只看得见她嘴角的那丝完美弧度,透着一股无所不知和天下无敌的自信,黑百相间的休闲服把她衬托得似神秘似纯洁,而外面一件呢子大衣更是给人成熟的味道。

    这女人给人感觉,除了美就是,美,找不到别的词语来形容了。

    韩青对这个女人没有印象,但是依旧好奇她墨镜下面的荣耀有多么的惊艳。

    “请多多关照了。”韩青客气的说。

    女子点点头,然后好奇的张望着韩青,过了一会之后突然神秘的说:“喂,我问你啊。”

    “你问。”

    女子沉默了一下凑近了韩青的身旁,一股迷人的香味席卷而来:“你经常看电视么?”

    韩青楞了一下,搞不懂为什么这女人会这样问,他摇摇头:“我几乎不看电视。”

    这韩青说得倒是大实话,重生之后他也就跟秦梦瑶在一起看过那么一小会的电视,他是想从新修得自己圆满的心境,这就需要各种体验。

    但是看电视,目前他真不感兴趣。

    女人惊喜的不行,她兴奋的问:“你不要骗我,你真的不经常看电视?”

    韩青点点头。

    “那新闻呢?我是说娱乐新闻之类的。”女子继续问道。

    韩青摇摇头。

    女子的嘴角越发上扬了,神秘的美貌也更加惊人了。

    她轻咳了一声瞄了韩青一眼突然娇滴滴的说:“最后一个问题哦,你可要老实回答我。”

    韩青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好笑,好像有很多顾忌的事情一样,不过想着以后都是邻居,好好相处还是好的,也就点点头。

    “你认识林清歌吗?”女人的话中有几分紧张。

    韩青笑着摇摇头:“不认识,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我不会再回答了。”

    听到韩青的答案,女子此时已经不是惊喜了,而是动容,一种近乎吃惊的感觉,她围着韩青的身子转了三圈,就像是看野人一样看着韩青,最后点点头。

    “我暂且相信了,虽然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生你气,不过算了,世界上总有一些孤陋寡闻得人。”

    我不认林清歌我就是孤陋寡闻了?

    韩青忍不住笑了出来,此时电梯叮咚一声,也到了顶层。

    女人率先走出了电梯,郎君小区的布置格局是每层只有两个住户,门对门。

    女人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好像很是犹豫,最终还是从她的包包里面掏出了一张。

    韩青正准备关门,她在后面拉住了门。

    “这张给你。”她仰着头傲娇的说。

    韩青摆摆手:“我不听歌。”

    听到韩青的话,女人忍不住握紧了拳头,这还是她这辈子第一次送专辑给别人呢,而且还是个男人。

    关键是,这个男人居然就这样拒绝自己了。

    这个世界上,他是第一个拒绝自己的男人。

    冷哼了一声,女子强行将塞到了韩青的手上转头就走,当房门就要关上的刹那,她美妙的声音传来:“好好听,下次见面我要考考你能唱出来几首。”

    砰的一声,门带着怨气关上了。

    韩青无奈的摇摇头心中暗叹:“你就是给我一万年,我都未必能唱出一首。”

    第二天韩青回到了学校。

    上课的时候韩青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原本他风头正劲的时候消失了将近三个月,同学们都以为他终于是踢到铁板了的时候,他竟然又回来了,不过大家也不是很在意,三个月的时间,对于年轻人来说,最够太多改变的发生了。

    不过闻人秋月显然很不爽。

    平常上课,她一般都不会理会韩青,但是这一次,她格外“关照”韩青。

    此时,她正轻飘飘的提问。

    “战国中,哪一个国家先被秦国灭掉。”

    这个问题不算难,闻人秋月知道循序渐进才不会显得自己好像刻意找茬。

    “韩国。”韩青自信的回答。

    闻人秋月冷笑了一下:“那韩国国祚一共多久。”

    这个问题就开始有点难度了,没有一定的专业素质,是答不出来的。

    韩青昂首挺胸:“173年。”

    闻人秋月眉头一皱,这小子竟然答出来了?一定是巧合。

    “那韩国的最后一个国君是谁?”

    这个问题一定答不出来了,因为根本就没有学过,这是大三的内容。

    但是韩青只是浅笑了一下:“韩废王,韩安。”

    哗!

    班级里面一阵躁动,第一排的慕容冲都诧异的转过了头,这个问题就算是他都思考了一下才能答出来,而韩青的回答竟然和自己脑海中的答案同时说出。

    “哼,狗屎运。”他低声道。

    闻人秋月心里憋屈,但是再问下去刁难的意思就太明显了,她挥挥手:“你坐下吧,今天的提问就到此结束了,没什么难度,大家还是要多多抓紧,下课吧。”

    说完,闻人秋月收拾了一下教案转身离开。

    韩青这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班里的人此时都在低声议论,似乎都不敢相信韩青竟然有这么好的学识。

    韩青全不在意,修真者的记忆力远飞常人所能及,只需要看一眼,就可以记住千百年,很轻松。

    坐下来之后等着第二堂课,因为是一堂选修课,沙尘和歌答两个人没有选就先撤了,两个人都在外面找了一份兼职,一边一边赚点钱补贴自己的开支,给家里面减压。

    此时,最后一排只剩下韩青和柳辰飞两个人了,后者此刻正趴在桌子上不断的玩着手机。

    韩青斜了一眼就看到了收件人上面阮婷两个字。

    眉头一皱,韩青不自觉的看向了短信的内容。

    柳辰飞:“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阮婷:“难道你不想要我么?”

    柳辰飞:“怎么可能,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

    阮婷:“那就是了,我刚分手,你要是嫌弃我,可以不要我,我不强迫你。”

    柳辰飞的手顿了一下,终究还事回了:“不,我永远都不会嫌弃你的,我真的喜欢你。”

    阮婷:“好,晚上楚阳酒店,我把我给你。”

    韩青明显感受到了柳辰飞的肩膀抖动了一下,这小子是真的喜欢这个阮婷啊。

    “咳咳。”

    柳辰飞抬起头看向韩青,脸色一滞:“你都看到了?”

    韩青点点头拍了拍柳辰飞的肩膀:“阿飞,你要想清楚,为了这个女人,值得么?”

    柳辰飞陷入了沉默,他不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相反,他为人很是稳重,可是他是真的喜欢阮婷,有时候男人一旦陷入情,就很难出来了。

    吞了吞口水,柳辰飞的脸上有一抹决绝。

    “值得。”

    他低沉的说,然后在短信上回了一个好字。

    这一瞬间,韩青突然有一种时光重来的感觉,这种感觉从他重生回来之后就没有体会过,人还是当年的人,但是韩青却活的是一个崭新的自己。

    可是现在,除了自己,似乎一切都在按部就班,走着曾经的线。

    比如眼前的柳辰飞,他依然会和阮婷纠缠,然后最终因为这个女人而支离破碎。

    除了自己,一切都没有改变。

    难道最终的结局也会是一样的么?

    蓦然的,韩青的心头有了几分彷徨,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心慌。

    “可是,这又有什么呢?”少顷之后,韩青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那是一股嘲笑一切的笑意。

    “若是我此时将阮婷斩杀呢?”他低着头想。

    前世的我,因为不知道后果,所以走的是不知道的路,而现在的自己,知道了后事,难道还会让故事重演么?

    那么回来还有什么意义呢?

    想到这里,韩青突然悟了。

    “我既是我,却也早已不是我,而这个世界,既是原来的世界,但也不是了。”

    想着,韩青突然笑了出来。

    “不论什么时空,不论什么地方,不论什么事情,只要拥有改变一切的力量,那么最终的决定权就在自己的手上。”

    深吸一口气,韩青低头看向还在亢奋的柳辰飞,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阿飞,既然我已回来,就不会再让你的悲剧重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