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喝了点酒,凌茜的身子似乎有些站不稳,虽然还有些清醒,但是很多事情也顾不上了,比如现在她和韩青走在最后,身子一飘一飘的,虽然不至于晃到,但是却时不时的会蹭到韩青的身上。

    而且,迷迷糊糊的她现在说话都离韩青很近,因为前面就是林清歌等人,所以她还刻意想要凑到韩青的耳朵边低语,伴随着她摇摇晃晃的身子,她嫩滑的唇时不时的会擦到韩青的耳朵,而那口中带着酒味的香气也若有若无的飘到韩青的面前。

    “你喝多了。”

    韩青稍稍搀扶了她一下说道。

    凌茜一挥手摆脱了韩青的搀扶,她伸出一根手指放在韩青的面前,甚至,触碰到了韩青的嘴唇,她轻轻晃动着这根手指说道:“不,我不会喝多的。”

    韩青很无奈。

    姐,你都这样了还没喝多?

    没喝多你会离我这么近?你不是很嫌弃我的吗?

    当然,韩青也不想理会这些,现在这波人除了自己和林清歌之外,每个人都喝的伶仃大醉,也就是因为有着军人的素质了,否则怕是早就倒地不起了。

    而现在林清歌在前面和陈红星一起陷入了儿时的回忆中,靳峰和鲁瑶能勉强的将注意力放在他们两个身上已经是了不起了,更别说在乎走在后面和他们隔着一段距离的凌茜和韩青了。

    “行吧,没喝多就没喝多吧。”韩青苦笑了一下不再理会凌茜。

    但是显然凌茜喝了酒很想说话,看到韩青居然不说话了,她更加不满了:“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韩青,我发现你这个人没什么本事但是脾气还挺大,从我们一见面你就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和清歌不合适,但是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我你的想法,你这样拖下去有什么意义?”

    凌茜说这些的时候,韩青真的很无语。

    趾高气扬?

    拜托,是自己一来就被你们各种嫌弃好吧?

    要不是看在你们都是清歌的好朋友份上,再加上也确实是站在清歌的角度上的话,自己早就反手让你们什么叫做真正的本事了好吧。

    “你别走!”

    看到韩青依旧没有回复自己,凌茜不开心了,她直接拉住了韩青的衣袖,两个人登时站在了原地,而沉默的胡同里,林清歌和陈红星四个人依旧往前面走着,沉浸在回忆中的他们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变化。

    “怎么了?”

    韩青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这个喝多了的女人。

    “什么怎么了,回答我的问题!”

    凌茜拉着韩青的衣袖噘着嘴说道。

    “这女的脾气还真是拗。”

    韩青看着这个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女人心头一阵好笑,他摇头叹息了一下:“你想让我说什么呢?难道我的态度还不够明确吗,你们都这么损我了,我依旧没有离开,难道我没有表达出我的意思吗?”

    “这么说,你是准备赖着清歌不松手了是吗?”

    凌茜脸色一沉:“好啊,我现在突然想明白了,韩青,你该不会是感情骗子吧?专门找这种没有感情经验的女人下手,我说那你够可以的啊,直接钓到了清歌也算是人生巅峰了,不,应该是华夏男人的巅峰了,有钱有颜还对待感情这么真诚,这世上找不到比清歌更好的对象了吧。”

    此时看着韩青这个样子,凌茜越来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现在社会上有很多那种专业的情感骗子,他们花招百出手段非凡,任何女人到了他们手上几乎都没有招架之力,骗财骗色,最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满足了,擦擦嘴走人,这种人还真别说,现在社会上呢还真是多。

    只是凌茜恨自己现在才发现韩青是这种人。

    不过这小子确实够可以的,多少华夏最优秀的男人想要得到林清歌都不能达成,这个情感骗子居然能得手,足够他骄傲一万年了。

    “不行不行。”

    凌茜不断的摇着头:“我决不能让你就这样把清歌带向苦海。”

    “你想多了。”

    韩青看着眼前这个越来越认真的女人说道,此时一低头,韩青才发现凌茜以为拉开了拉链,自己眼前满是她挺翘的胸部,一声贴身的黑色毛衣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曲线玲珑,要不是这毛衣是高领的,韩青甚至能够看到她深深的事业线。

    砰!

    正当韩青愣神的功夫,凌茜猛的推了韩青一把将韩青撞在了墙上,然后她单手撑着墙将韩青压住,甚至,她毛衣下的高耸都贴在了韩青的身上。

    “被壁咚了?”

    韩青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个女人。

    刚才被她推得一瞬间韩青赶忙配合的朝后面倒去,要不然自己钢铁一样坚固的身子怕是要把凌茜给震翻。

    “果然是色狼。”

    凌茜嘟着小嘴冲着韩青说道,她比韩青矮一些,但是此时垫着脚尖将韩青压在墙上丝毫不费力,毕竟是军中巾帼又是少将军衔,实力斐然远不是一般弱女子能比的。

    “你偷看我的胸。”

    凌茜吐着香气说道。

    韩青的脸痒痒的,他眼神朝旁边看了一眼,那四个人居然完全没回头的拐了个弯继续走了下去。

    “他们不见了。”韩青懒得和凌茜纠缠,善意的提醒了一下。

    “不见了更好。”谁知凌茜竟然这样回答。

    “什么意思?”

    “清歌看不见了,我就能好好的教训你了。”

    “教训我?”

    看着眼前凌茜空着的那只玉手在自己的面前晃荡,韩青忍不住问道。

    “没错,教训你。”凌茜傲娇的说,她乃是军中好手,多少男军官都不是她的对手,对付韩青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路灯下,胡同里静谧不已,韩青看着眼前这个脸色红晕的女人一阵无可奈何,他干咳了一声说道:“咳咳,也许你不是我的对手呢。”

    “你说什么?”

    凌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韩青只能让自己的神情显得认真一点,然后假装严肃的说:

    “我说,也许你不是我的对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