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实话今天这酒确实烈。”

    一边看着儿时最爱玩的场景,陈红星一般有些迷糊的说。

    凌茜也是赞同的点点头。

    她和陈红星两个人绝对算得上是酒中豪杰了,在酒场上那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存在,远的不说,冰城能喝的过他们的人可没几个,当初在军区过年的时候,军人好酒,但是军队里面有规定,饮酒不能过分,不过过年的时候一般是没要求的,再加上军人一流的身体素质,能喝酒的比比皆是,但是凌茜和陈红星两个人曾经联手战胜了十个好酒的大汉。

    以一敌百夸张了,但是一个人撂翻几个大汉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今天仅仅一个高脚杯的量,陈红星和凌茜就有些晕乎了,而鲁瑶和靳峰更是一路无话紧紧的跟着,脚步都有些飘忽了。

    “亚力调酒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可以了,这小子怕是知道这酒烈,所以直接给我们喝了,自己还躲出去忙,学坏了。”凌茜有些抱怨的说。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冰城天黑的早,冬季里四五点就已经天黑了,此时,不少人甚至已经入睡了,而胡同这种偏僻的地方,更是早早就没人了,整个胡同这个时候只有他么六个人,甚至走了半个多小时了,胡同里面连个擦肩而过的人都没有。

    两旁都是一些老建筑,虽然不是那种古代留下来的建筑,但却充满了华夏**十年代的味道,那种改革刚开放时候的华夏到处都是这种格调的建筑,小楼小院子,大家门对门,甚至一个院子里面住几乎人家,虽然此时胡同道里面没有人,但是不少人家还是亮着灯光的。

    “多少年没回来了,现在忙了,就很少有时间看看当年的地方了。”凌茜看着两旁熟悉的街景感慨万千,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就是他们成长的印记。

    散了半个小时的步,虽然身子依旧有些迷糊,但是大家也相对清醒了一点,靳峰和鲁瑶也能说说话了。

    酒后的人是最多愁善感的。

    陈红星堂堂军中少将,此时竟然也露出了几分缅怀的神情,脸上再没有了之前那种严肃或者稳重,相反,此时的他甚至还走到了墙边摸了摸,眼神动容。

    “是啊,别说咱们一起了,我想咱们这些人,这些年怕是没一个人回到过这里吧。”边走边摸着老墙,陈红星无奈的说道。

    “这里还记得不?”

    这时候,凌茜突然指着一户人家的门口说道,大家登时看了过来。

    林清歌脸上轻轻一笑:“这不是那时候亚力被揍的地方嘛。”

    “是啊,瞧我这记性,都快忘记了,当初那小子好像在这里偷人家鸡来着,哈哈哈,结果被人家抓了现行暴揍一顿,要不是我叫我爸过来,还真不好摆平呢。”

    鲁瑶看了一眼这里笑着说。

    “这里呢?”

    这时候,林清歌突然小跑到了一个电线杆的旁边然后微笑着看着所有人,昏黄的灯光下,林清歌褪去了所有的伪装,在迷离的灯光下,借着酒劲,大家好像看到了当年。

    尤其是韩青,看着脸上有几分怅惘颜色的林清歌,怔怔的出了神。

    “太美了。”

    他在心中感慨自己女人的芳华。

    “红星,这里你肯定记得了吧。”看到林清歌指着的这根电线杆,凌茜嬉笑着看向陈红星,后者脸一红摆摆手:“清歌姐,你就不要拿我开涮了,当初要不是伯父站出来帮我跟班主任交代,我可能都要被休学了呢。”

    “哈哈,你还记得就好,那时候学校里面最讨厌的就是拉帮结派,你倒是好,顶风作案非要成立什么铁血帮,还在这电线杆上帖你们的帮派宣传,现在想想你居然还做的出这样的事,要是传到部队里面,怕是要被你手下的兵笑掉大牙了吧。”林清歌看着陈红星说道。

    陈红星的脸别说多红了,身后的靳峰好奇的看着他。

    “星哥还做过这事?”

    靳峰虽然也是冰城人也是大院的小伙伴,但是他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是跟着父亲去了南方历练的,所以陈红星的这一段囧事他并不知道,当下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你们星哥做了多少荒唐事你们可不知道呢,别看他现在人模人样的,他为什么害怕我?还不是小时候太皮了经常被我教训,现在是好多了,知道摆架子了。”

    林清歌笑着说,小的时候,她确实经常教育陈红星,但是从心里面来说,她也真的将陈红星当做自己的弟弟,她看的出来陈红星未来一定不一般,为人忠厚老实,但是这忠厚老实并不是呆的意思,而是性格,这样的人天生给人一种可靠亲近的感觉,而当遇上了事情之后,他又果断决绝,甚至再大的问题到了他这里,他都愿意做决定,并且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和风险,所以,他能走到今天并不是巧合,而是适合。

    “姐,那些事就不要再说了,我丢不起那个脸。”陈红星摇着头笑着说。

    林清歌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一行人继续朝前走去。

    一直走在队伍最末尾的韩青并没人跟他说话,此时,林清歌也陷入了回忆中,他们这些儿时一起长大的大院玩伴,此时难得聚在一起回忆当年,韩青也不愿意去打扰他们。

    “嘿,感觉不是一个世界的吧。”

    但是有人却来打扰他。

    韩青转头看向不知什么时候落到了自己身旁的凌茜,此时,这个女人两只手有些俏皮的握在身后,因为喝了酒身子热乎,她厚厚的衣服拉链拉开,挺翘的身材因为双手在后面握着显得更加完美,从侧面看甚至能够看到那弹性十足的双峰,凌茜的胸虽然不是特别大的那种,但是却因为常年锻炼而十分挺翘,看起来十分诱人。

    不过她说的话,还是那么尖锐。

    “不止身份地位,就连生活,你和清歌都不在一起,你有什么优势呢?”看着走在前面和陈红星回忆着当年的林清歌,凌茜转过头看着身旁这个他们圈子之外的男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