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走了?”

    正在前台跟一个客人说话的亚力看到陈红星他们从后面走了出来惊讶的说。

    陈红星笑着点点头:“亚力,你可以啊,多少年了我都没喝这么开心了,你这酒有一定境界了,不错,下次想开心了还来你这里。”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陈红星也明显感觉到自己醉了,不过他倒是不在意,一旁的凌茜也是脸上冒着红晕,走路都有点轻飘飘了,身子无力的挂在林清歌的身上,就像是无风的风筝一样。

    反倒是林清歌和韩青,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清歌,酒不好喝吗?”

    当看到清醒的林清歌和韩青之后,压力心中疑惑不已的问道。

    “好喝啊,怎么这么问?”

    林清歌一愣。

    “好喝怎么不多喝一点?”压力笑着说。

    “喝完了啊。”

    林清歌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酒杯他们已经清空了啊,想来是这亚力看到自己没醉,以为自己没喝呢。

    “喝完了?”

    果然,听到林清歌的回答,亚力惊呼出声:“真的假的,你们喝完了?”说着,亚力又看向韩青,确定韩青也和林清歌一样,确实一点事情都没有。

    “嗯。”

    林清歌笑着点点头。

    “我的天”亚力不断的摇着头不敢相信:“太神奇了,清歌,这位朋友,真没想到你们两个的酒量居然这么好,实在是了不起,我这酒多少人来喝过,还从来没有人能在喝之后还能保持这样的情形的,了不起,实在了不起。”

    亚力竖起大拇指,虽然他的脸上不断赞叹,但是心中的惊叹却一点都不少,那酒自己明明经过特殊的手法加工的,虽然喝起来感觉只是普通的高度鸡尾酒,但是实际上到了体内之后,它的酒精度会直线上升,一般人甚至熬不到它酒精度开始变化的时候,而陈红星他们已经足够让亚力惊讶了,毕竟按照他的猜想,他们甚至是不能走出雅间的,现在不仅走出来了,而且看这样子还要出去。

    “行了亚力,有空去家里坐坐,我先替韩青给之前他对你的不敬道歉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反正他也不是我们圈子的人,过两天就走了,别在意。”

    陈红星拍了拍亚力说道,在他的心中亚力自然比韩青要重要,毕竟是一起玩到大的,虽然比不上大院里兄弟姐妹的感情,但也算是相当不错的朋友了,为了一个以后注定不在一条路上的韩青得罪了亚力,陈红星这种重义气的,可不愿意。

    “你们这是要去哪?”

    看到陈红星他们朝着外面走去,亚力急忙问道。

    “碳厂胡同,今天你忙就不约你了,我们去回忆一下儿时时光。”陈红星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转身离去。

    一行人消失了约莫五分钟之后,白衬衫的男人走到了亚力的身后。

    “你这酒不行啊。”

    迟重摇摇头。

    亚力脸上一囧:“迟少,我这酒已经是冰城第一烈酒了,天知道他们竟然能够扛下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但是迟少你放心,虽然不能在我的酒吧里解决他们,但是现在的他们绝对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只要迟少稍动手脚,就算是陈红星和凌茜也只能乖乖待宰了。”

    迟重微微点头:“他们去哪了。”

    “碳厂胡同。”

    亚力阴笑着说:“小的时候,他们经常会去那里玩,胡同深而且人少迟少你懂的,是个动手的好地方。”

    “碳厂胡同?”

    迟重眉头一挑脸上有几分喜色:“竟然去了那里,那还真是方便了。”

    碳厂胡同距离亚力的酒吧并不远,大约走十几分钟就可以走到。

    胡同,也叫弄里,南方有些地方也叫巷弄,只是巷弄和胡同已经大不相同了,但是功能多不差。

    说起胡同,人们的第一印象总会想到京城胡同,但是实际上,在华夏的北方很多城市中,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胡同,每一个胡同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带着属于自己历史的痕迹,承载着一个城市的记忆。

    大多数胡同都是幽深的,一条小道两旁,立马了当地的建筑,不论是京城的四合院,还是其他的地方的小平房或者小吊楼,都可以形成一个胡同,而胡同中间的小路更是不能和大路相比,一般只容许五六个人并排而行,当然,京城的胡同要宽大一些,古时一些车夫都可以在胡同中飞奔。

    而且胡同还有两种分法。

    一种是活胡同,一种是死胡同。

    活胡同就是说这条胡同两面开口始相同的,从北面能够走到南面,东面能够走到西面,反之亦然,这样的胡同是活胡同。

    而死胡同顾名思义,就是只有一个入口,进去之后除非原路返回,否则走到尽头之后,就会使死路一条,没有开口,通常尽头都是最后一家横亘在那里,或者是一面墙直接封堵。

    而冰城的碳厂胡同就是一条死胡同,而且碳厂胡同的名字由来就是因为靠近碳厂所以才取了这个名字,胡同的尽头就是碳厂,为了屏蔽碳厂里面的工作和灰尘,这条胡同的尽头直接就是高墙堆砌,足有三四层楼高,站在胡同这边墙下,碳厂里面再高大的设备都难窥一眼。

    “好多年没来了。”

    站在碳厂胡同的入口处,陈红星凌茜等人感慨万千的说,就连清淡的林清歌眼神中都有了几分动容。

    “记得上一次我们一起来碳厂胡同,已经是十年前了吧,想不到竟然已经跨越了十年了。”凌茜难得露出了动容的一面,她娇俏的脸上带着几分追忆。

    “小时候我们经常在这里捉迷藏。”

    林清歌对着站在自己身旁的韩青说。

    韩青点点头,胡同确实是躲迷藏最好玩的地方。

    深吸一口气,陈红星挥挥手:“走吧,看看还是不是当年的模样。”说完,他笑着朝前走去,身后,凌茜等人也感慨着走了进去,胡同两边装了低矮昏黄的路灯,六个人的人影被拉的好长好长。

    当他们的身影在胡同错综复杂的转交中消失后,入口处,两辆越野车唰的停了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