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哔哔。

    哔哔。

    哔哔。

    三辆车子停在了大院的门口鸣了鸣喇叭,最前面的一辆车是一辆限量版的沃尔沃,沃尔沃以安全和豪华著称于世界,而这一辆沃尔沃的市场售价更是达到了三百多万,这还是直接的进口价,没有任何的税费。

    而跟在这辆车后面的,是两辆白牌的车,一辆绿色的吉普,一辆通用大众,都很是低调,但是牌照已经彰显了车主的不凡。

    卫兵看了一眼三辆车,赶忙将门打开,并且来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三辆车鱼贯而入停在了林家小楼门前的空地,虽然第一个到达的是这辆沃尔沃,但是先下车的却是后面两辆车里的人。

    陈红星穿上外套踩着军靴走在了雪地上,而跟他一起从吉普上下来的还有另外一个男子,看起来和陈红星的气质差不多,不过身上没有陈红星这种严肃的味道,总的来说还是要弱上几分,而且看肩膀上的军衔就能看出,陈红星的军衔乃是金色橄榄枝加上一颗金星,那是名副其实的少将军衔,而跟在他身后的男人则是两杠三星,乃是一名上校。

    男人叫靳峰,东北军区的炮兵部队的上校,直接受命于陈红星,也是大院里面的一员,为人虽然没有太多的锐气,但是却有一番平和,在军区也处理了很多棘手的事情,所以陈红星也很是器重他,再加上从小一起长大,情谊深厚,平日里在外面都是兄弟相称。

    而在陈红星的吉普车前面的大众车上下来了两个女人,这两女也是姿色各异各有千秋,一个女人看起来稍微有些艳俗的味道,而另一个女的就要好很多,和凌茜的气质有几分相似,但是和靳峰一样,与凌茜比起来,还是要弱上几分。

    看到那稍显艳俗的女人,陈红星皱了下眉头:“罗菲,没想到你还是这个样子。”

    这身穿貂皮的女人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陈红星,我怎么着你了,每次见到我你就不顺眼。”

    罗菲长的还算是可以,只是脸上的妆容实在是太浮夸了,而且着装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富贵一样,长长的眼睫毛,大红唇在配上浓浓的眼影,走在街上,就像是俄国的女郎一样,看起来很不正经,本来一眼看上去她的五官还算得上是不错,但是就这样毁在了艳俗上。

    “就是,红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罗菲现在也不在军区了,放飞自我怎么了,要我说,还是你的观念太老,什么都是军区那一套,现在罗菲皮草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身上没点金银怎么能行,我说你啊,就不要老眼看人了。”

    这时候,前面的沃尔沃上终于下来了一个身穿白色风衣的男人,他的身材高大,就算是站在陈红星的面前都不遑多让,白色的皮鞋加上一身白衣白裤,在白雪中显得很是扎眼,他一下车,罗菲就笑着走到了他的身旁。

    “还是春哥慧眼,陈红星我跟你说哈,我现在可不是在军营里面了,我现在可是个良民,你不要以为你还是我的上司,这军区大院里虽然你现在官职最高,但是你也压不住我们,有这时间和我们闹,还是想想怎么升官吧。”

    罗菲看着陈红星撇撇嘴道。

    “罗菲说的没错,红星,要哥哥说你就是太直了,什么都直,现在什么年代了,不是以前咱们父辈那时代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我看现在罗菲就很好啊,以前在军区,老有人说她纪律败坏,现在好了,出来混之后不仅没人说了,好风生水起,所以说,树挪死人挪活,各有所长嘛。”

    郎玉春在一旁摸了以把罗菲的屁股笑着说,罗菲登时脸色羞红轻拍了他一下:“讨厌,有人看着呢。”

    “看着能怎样,怎么,红星难道还能看不惯我?”郎玉春大笑,他有这个自信。

    虽然现在陈红星是他们院子里年轻一辈在军队里面混的最好的,但是当年他还在军队的时候,这陈红星还不是只能给自己打下手?只是后来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想的,不过是跟一个女官上了个床而已,家里面就突然把他撤了下来让老二上去了,要不是,他郎玉春今天怎么可能走上商场?

    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到了商场上郎玉春才发现原来大院束缚了他的眼睛,有着这么好的资源,背靠郎家乃至整个军区大院的关系,商场上那些人哪个见到他不是陪着笑脸,原本在军区不敢多做的事情,到了外面完全放开了爽,一个女官?

    他一人独战几个女郎都没有问题。

    远的不说,旁边这罗菲他们两个就一起滚了多少次床单了。

    至于陈红星看不看得上,他怎么可能在乎,曾经自己就是他的长官,虽然现在自己离开了军队,但是他要是敢对自己说三道四,他们郎家可不惧他们陈家。

    “行了,不要再说了,这是在院子里,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怎么还要吵?待会就要见伯父伯母了,难道你们要让他们看笑话吗?”

    这时候,那跟罗菲一起下来的女子低声说道,听到她说话,几个人这才冷哼了一声不在多说。

    这女的叫鲁瑶,气质和凌茜相仿,此时站在院子里的五个人,除了郎玉春和罗菲之外,鲁瑶其实是和陈红星还有靳峰更搭的,毕竟他们都是军区里面出来的人,路遥的肩膀上和靳峰一样,同样是两杠三星,乃是一名女上校。

    听到鲁瑶说话,显然大家也不想再多说,毕竟他们就算是再厉害,但是到了林家门口还是要安分下来的,谁不知道,东三省军区第一家族,就是林家,就算是林家林爱国退出了军区并且直系儿女没有顶上,但是林家在军区的能量依旧是数一数二,整个军区大院里,多少军区家族,都曾经受过林家的各种提拔和培养。

    “行了,今天咱们几个就不要吵了,难道忘记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了吗?凌茜不是说了嘛,那个泡走咱们大院第一花的家伙来了,说好了,今天咱们一致对外,这小子敢对一姐下手,今天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郎玉春摆摆手不想再和陈红星闹,反正他们几个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毕竟祖辈的关系那么铁,再闹也不会真的怎么样。

    陈红星冷哼了一声也不再多说当下也朝着林家小楼走去,白雪皑皑中,五个人齐齐走到了林家小楼的门口。

    “那不知道那小子长什么熊样,居然能迷倒一姐,今天我可得”站在小楼门口,郎玉春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一副要干架的样子说道,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男人默默从里面走了出来,正准备开门的郎玉春躲闪不及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

    “我去你小子谁啊。”

    一向自诩身强体壮的郎玉春竟然被这个比自己还要低一些的男人撞到了一边,当下就不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