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已经闻到一股大战的味道。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见丈母娘,就是人生的一次大考,这个时候很多男人就能清楚的看到自己这二三十年的人生到底算不算的上是成功,几乎每个男人面对丈母娘都是一身大汗,简直比高考更加紧张。

    合格了,就是丈母娘爱女婿。

    不合格了,就是你跟我女儿不合适。

    程一云虽然看起来和善可亲,但是这样的形象不代表她在一些根本问题上好说话,甚至,有时候丈母娘对女婿的要求比老丈人更高,虽然平日里都是林爱国看不上韩青,但是到了聊开之后,显然扛炮的还是程一云。

    “你妈?看来你妈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嘛,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些小丫头都喜欢吃,之前我还参加过军区家属厨艺大赛呢,那时候我可是第一名呢,你妈能得到你这样的评价,以后有机会,可以切磋一下。”

    听到韩青提起他的母亲,程一云笑着接话。

    韩青当然是陪笑。

    “对了,小韩,你妈是做什么工作的?”顺着话题,程一云就开炮了,只是这一句话听起来很是随意,但是当事人乃至坐在这里的包括凌茜和林清歌都能听到这语气中带着的一点尖锐的味道。

    “做点小生意。”

    韩青笑呵呵的说。

    “小生意?”

    没想到这一次接话的竟然不是程一云反倒是一旁的林爱国,而且他这一句话说的冷冷淡淡的,似乎还带着一些叱笑的味道,搞得大家有点不明白,就连韩青也不懂林爱国为何会突然这么说。

    但是韩青依旧笑着解释道:“没错,一点小生意,我妈性子比较要强,很独立,一个人和我姐姐在魔都打拼。”

    “姐姐?”

    这时候,程一云显然又抓住了一个问题:“小韩还有个姐姐啊。”

    韩青点点头夹了口菜,不慌不乱。

    “男孩子有姐姐可不好,性子相对来说会软一点,像这种姐弟家庭,男孩子不仅有妈妈疼,还有姐姐疼,姐姐的性子也会要强一点,没想到小韩你还有个姐姐呢。”程一云虽然在笑着说,但是话里却已经绵里藏针。

    “妈!”

    看到程一云的话越来越挑,林清歌在一旁打了打圆场。

    “我可还没同意你嫁出去呢,怎么,我还不能问两句了?”这时候,程一云突然严肃的对林清歌说,把后者都吓了一跳。

    只有凌茜心里笑呵呵的看着,就算是平日里再温和的丈母娘,那见到女婿第一面,都是要刨根问底的。

    “既然你妈妈是做生意的,那想来家里条件应该很好吧。”程一云云淡风轻的问,问完之后还笑呵呵的端起韩青的碗给他加了一碗鸡汤,凝重之间又化解着沉重。

    “一般吧。”

    韩青轻笑了一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你妈妈和姐姐在魔都打拼,那你父亲呢?不都应该是男人做着顶梁柱吗?怎么你妈妈和姐姐出去抛头露面了?”

    “我爸爸是一个农业学家。”

    韩青骄傲的说。

    “农业学家?”

    程一云愣了一下:“实在林业局工作是吗?还是说在什么研究院?”如果是这些地方的话,那还能接受,至少是知识分子家庭,虽然按照体制内的编制来说没什么地位,但是也还可以。

    “不是,在地里。”

    “地里?”

    韩青点点头:“在地里种地,没有在林业局也没有在研究院,就是在地里种地,然后自己研究。”

    “这也算是农业专家?”

    程一云有些纳闷的说,这和她想的实在是相去甚远:“就是种地的对吧。”

    种地本身没有贬义,但是很多人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语气中会带着贬义。

    “还农业专家,种地就是种地了。”

    一旁的林爱国淡淡道。

    其实他们是知道韩青的家庭条件的,所以这也是他们反对自己女儿和他在一起的原因,且不说他母亲背后那个复杂庞大的王家,就是现在他这个家庭状况,都完全配不上他们林家,之所以问出来,也是想看看这小子实诚不实诚,现在看来,有点让人失望了,他父亲就是在杭城一个县城包了地然后自给自足,到了韩青这里居然是什么农业专家了,想来这小子也是一个口无遮拦的主。

    “爸!”

    听到林爱国这么说,一旁的林清歌登时间着急了,林爱国这话说的算是很重了,而且直接是针对韩青的父亲,这是相当不尊重人的话。

    “我只是实话实说,你爸爸是军人,直肠子,有什么就是什么,不像一些年轻人能说会道,但是说不出几句实话来,你说是不是?小韩。”

    林爱国直直的看着韩青,他久居上位,身上的气势远不是一般人能比,他身上的这股味道,韩青也只在景老的身上看到过,甚至景老还比林爱国年长很多,但是气势上,林爱国隐隐还要超越景老。

    但是韩青怎么会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他说了自己的父亲。

    对于韩青来说,他最大的逆鳞,就是父母和姐姐,他这一世重生归来,最大的羁绊就是家庭,前一世,他无力守护,这一世,他不想任何人在辱没他的家庭。

    “我的父亲是农业学家,他得到过杭城不少农业的奖项,而且虽然父亲没有任何公职,但是却一心为老百姓办事,他研究出来的很多方法虽然没有科学依据,但是土地给了答案,年产量每年都在递增,县里面也评选我父亲是整个县城的农业引路人,我认为,父亲是真正的农业学家,而且我不认为种地有什么可耻的,我爱的我的父亲。”

    韩青放下筷子,认真的说。

    这一刻,他身上有一股气势慢慢升起,当这股气势出现之后,就连坐在对面的林爱国都脸色骇然,只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他这一生,从没人能在气势上压住自己,就算是京城的那几个老头子都不行,但是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竟然有些无力的感觉。

    不止林爱国,此时就连凌茜和程一云也是一脸讶异的看着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的韩青,心中不解他身上这股自信到底从何而来,但是却真正顶天立地。

    只有林清歌一脸焦急的看着韩青,她知道爸妈真的有些过分了,言不及长辈,但是他们显然希望用家庭地位来施压韩青。

    从前,林清歌很少听到韩青提起父母,但是现在她知道,在这个男人的心中,家,不容侵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