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

    林清歌来不及反应就发现自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这一瞬间,她的心都差点跳出嗓子眼,她怎么也想不到家里竟然会进来贼,要知道这里可是军区大院,更是林家的小楼,整个冰城有谁敢打这里的主意?

    而且林清歌也是一个警惕的人,虽然有水声但是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浴室门口的话,以她的小心应该是会发现的,但是这人直到开门冲进去抱住自己,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察觉。

    更加重要的是,浴室门自己明明反锁了啊。

    要是小偷或者色狼的话,他打不开门得撞门吧,可是自己分明没有听到撞门声啊,就好像没有门一样,这人就这么进来了,这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哗啦啦。

    花洒的水还在淋下来,林清歌终究不是一般女人,她也知道此时自己的情况不宜反应太大,要不然很可能会惊动身后的色狼。

    “想死。”

    虽然能够镇定,但是林清歌的心中还是充满了绝望。

    此时的自己身处浴室正洗到一半,整个身子都是湿哒哒完全没有遮掩的,林清歌清楚自己的魅力,寻常人看自己一眼都会着迷,更何况自己此时让天下人都想要一窥的身体都在这个男人的怀中。

    但是这一刻,林清歌更多的想的却是韩青。

    她觉得对不起韩青,哪怕现在最坏的一步没有发生,但是她依旧觉得自己身上的任何一点,都只有韩青有资格拥有,但是此时,自己的身体在一个贼人的手上,甚至,正在被他上下其索。

    “你冷静一点。”

    林清歌冷冷的说,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冰冷,此时的男人正处在暴动之中,若是自己再浇上一点火,后果就不堪设想。

    但是说完这句话林清歌无奈的发现那双手还是在乱来,甚至她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身后好像被什么东西顶住了。

    “不对。”

    这个时候,一直处在无奈中的林清歌突然发现在自己身上的这双手似乎有些熟悉,而且自己身后的那个东西能有这个力量明明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的心跳开始加快,林清歌忍不住轻吟了一声问道:“是你吗”

    “是我。”

    那人的声音传来。

    “啊!”

    伴随着声音一起进来的,还有他霸道的攻势,这一刻,林清歌知道,真的是他,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了,虽然次数不多,但是对于自己唯一的男人,林清歌刻骨铭心。

    水从上面洒下,韩青释放着自己的能量,他是人,哪怕前一世他乃是三千世界的至尊,但是他从来不会抛却自己的七情六欲,人之所以要走上修炼之路,就是要为了自己而与天劫对抗,逆天而行,那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完整,如果没有了爱,没有了欲,没有了作为人的一切,那还算的上人吗?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就算是韩青的定力,他也抵挡不住这个女人的魅力,更何况,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

    噗通!

    林清歌只觉得一空身子被直接横空抱了起来,随即,韩青将她放在了浴缸内,浴缸里之前被他放满了水。

    “你回来了。”

    看着这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林清歌笑中带泪的说。

    韩青微笑的看着她,此时的林清歌就像是一条美人鱼一样缩在浴缸中,水纹波动间能看到她惊心动魄的身段,这一切都在挑战着韩青的极限。

    “回来了。”

    韩青点点头,然后褪去了自己全身早已经湿漉漉的衣服一步步的走进了浴缸中,当他的身体就这样横亘在林清歌面前的时候,林清歌痴痴的看着他,着了迷。

    “水里面更舒服。”

    韩青笑了笑拉起了林清歌,然后自己先躺在了浴缸中,接着,他一用力,林清歌就被他抱了上来。

    “啊!”

    短短半个小时,林清歌就飞上了云端三次。

    “他怎么这么厉害”

    云端之上,林清歌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感慨

    一楼卧室内,程一云和林爱国静静的躺在床上,夫妇两人平日里睡得都比较晚,林爱国有睡前看看书的习惯,而程一云也都会先闭幕冥想一段时间之后再开始入睡。

    冥想是一种对身体很好的放空方式,对开始上了年纪的人会特别好,有助于身体的放松,让身体以更加好的状态去修整,现在,不仅仅是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喜欢冥想,就连很多年轻人都开始喜欢这种健康的生活方式,甚至很多瑜伽馆里面也专门开设了相关的课程,程一云很喜欢冥想。

    只是今天,一直闭着眼睛进入冥想状态的程一云突然睁开了眼睛。

    “你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程一云皱着眉头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丈夫。

    林爱国平常睡得晚,此时正戴着老花镜看着手上的一本军事教材津津有味。

    “声音?”

    听到自己妻子这么说,林爱国从书中抽了出来听了一会:“没声音啊。”

    说完,他再一次拿起书本看了起来,一旁的程一云疑惑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难道是我幻听了?怎么总觉得清歌房间好像有什么声音呢?”

    “老了,幻听很正常,赶紧睡吧。”林爱国再旁边嘟哝了一句。

    程一云看着天花板闭上了眼睛,眯了好久又睁开来:“不行,我得上去看看,可别是清歌身子不舒服了。”

    今天清歌好像也不是很开心,先是跟自己丈夫闹脾气,到了后面又得到了那个男人要来的电话喜怒交加,再加上她这些年一直在港城忙,港城和冰城可完全是华夏的一南一北啊,这样的气候差异导致她每年回来身子都会有些毛病,今年程一云本来还纳闷的,怎么一直身子没生病呢,当时程一云还以为自己女儿的身体好了许多呢,听到这若有若无的声音,她心中无奈,看来还是生病了。

    这样想着,程一云坐起身来坡上了一件外套朝着外面走去,林爱国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摇摇头继续沉浸在书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