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知道了。”

    林清歌挂掉了电话。

    她的脸上,梨花带雨。

    坐在她对面的林爱国和程一云看的一阵心痛。

    “是他?”

    程一云轻轻的问道,语气中满是怜惜。

    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真的爱了。

    无法自拔的爱,和她当年爱上她爸爸一样,无法自拔。

    他们看到了,在这个电话来的那一刻,这个就算是在他们面前都骄傲的女儿,在那一刻,哭的不像她自己,她的语气依旧镇定,她不想让那个男人知道她的溃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但是他们却看到,泪水在她的脸上成为了一汪清泉。

    林清歌擦了擦脸颊的泪水点点头,那一刻,在她脸上消失了整整一个年的笑容,终于再一次出现。

    林爱国看着自己的女儿心中一片无奈,虽然他们父女经常会吵架,但是没人比他更关心自己这个女儿了,她像极了自己,脾气倔起来就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但是一旦认真了,就绝对不会回头,作为父亲,他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

    当她落泪的那一瞬间,林爱国知道,那个男人已经夺走了自己掌上明珠的心。

    但是,他依旧对这个男人不满意,他的脾气比他女儿更犟,就算是再爱,以这个男人现在的表现,他就算是独断专行日后和女儿再也不融洽,也绝对不能将她的后半生交给这样一个男人。

    “敢来吗?”

    林爱国低声说。

    林清歌看着面前的父亲,这一刻,她终于再一次自信了起来,绝世的容颜上露出了芳华一代的笑容。

    “来。”

    她骄傲的说,随即朝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看着女儿的背影,程一云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她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这丫头是真的爱了。”

    “难道我看不出来吗?”

    直到林清歌关门的声音传来,林爱国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叹息了一声拿起自己的报纸:“不管怎么样,这个韩青我都已经不满意了,她性子犟,我的性子更犟,九头牛?这韩青要是有九头牛的本事,那就让他把我拉回来试试,别的不说,过两天萧家那孩子也要来,到时候两个人站到一块,马上就能看到差距,那个时候,孰好孰坏一目了然,这丫头就算是不认我这个当爹的,我也要做主让她离开这个韩青!”

    说着,林爱国眼神中带着怒气将手上刚刚拿起来的报纸又摔到了桌子上冷哼一声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客厅内,程一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看了看二楼女儿的房间,又看了看自己丈夫的房间,神情复杂。

    “这个小韩啊”

    她低声呢喃了一句,然后也放下了根本没打几条线的毛衣跟着林爱国回到了卧室。

    房间内。

    林清歌坐在自己的床头怔怔的出神。

    当接到韩青电话的一瞬间,听到他的声音那一刻,林清歌冰封的心好像被汹涌的大火融化了一样,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声音直击她坚硬的心,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

    明明分开了没有多长的时间,但是好像已经过去了多年一样。

    林清歌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女人,甚至,她觉得自己在所有的女人之中,是最不会被感情所羁绊的女人。

    无数青年才俊出现在她的面前,以她如今的地位还有家庭背景,什么样的男人接触不到?

    港城四大公子,京城豪门之后,她都见过。

    甚至这些在华夏首屈一指的公子哥都苦心在追求她,无所不用其极的哄她开心,但是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一刻心动。

    她曾经以为自己不会爱,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要求太高?太冷?

    可是这一切的,当那个男人莫名闯入自己生活之后,她就知道,只是没有遇见对的人,遇见了,不论他是什么人,都会爱上。

    坐在床头的林清歌露出了一抹笑容。

    她想起了当初在杭城公寓的时候,自己还让韩青来家里装油烟机,现在想想,他的出现是那么平淡,但冥冥之中也有着多么巧合的缘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不知不觉,坐在床头的林清歌已经发呆了三四个多小时了,看了看墙上的钟摆,此时竟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自己回来的时候不过是六七点,这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果然,思念的时间是流年啊。

    电话里韩青说明天就会到,想到当太阳再一次升起,他就会出现在自己身边,一股巨大的温暖将林清歌包围。

    “我去机场接你还是你自己过来?家里的地址是”

    拿出手机,林清歌发了一条短信过去,等了几分钟之后,迟迟没有收到回信,她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站起来走到了衣柜旁拿出了睡衣。

    林清歌喜欢穿丝滑的睡衣,她几乎所有的睡衣都是长袍形的,看了衣柜一眼,她提出了一件紫色的流苏睡衣放在手臂上,然后脸一红看向了一旁贴身内衣的地方,犹豫了一下伸出皓腕拿出了一件

    哗啦。

    曼妙天下的身姿进入到了沐浴间,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呼。

    林清歌房间的窗户没有关,虽然元宵节已经过去了,但是冰城的冬还远远没有结束,在这华夏的极北之地,冬天占据了一年中大半的时光,窗外寒风阵阵,虽然冷不断吹进屋子里,但是因为暖气的存在,倒也不是多么寒冷,而且林清歌一回来就有开窗通风的习惯,所以也没有在意窗子开着,此处乃是军区大院,更是林家的小楼,整个冰城几乎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哗啦啦。

    女人洗澡没有半个小时是搞定不了的,尤其是林清歌这样倍爱干净的女人,此时沐浴间的水声已经响了半个多小时了,但是林清歌依旧没有停下来。

    嘎吱。

    窗户的窗框上,一双脚轻轻的落在了那里,一道黑色的身影在白雪中显现,窗纱被他轻轻拂开,韩青轻轻一跳就跳到了房间里面。

    看了一眼水声不断的沐浴间,闺房中那磨砂的窗户能隐约的看到那让无数男人无法自拔的玲珑身段。

    一瞬间,神龙昂首的他将手直接放在了沐浴间的把手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