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站在天柱峰山脚下,看着手上的手机,韩青的心情有些紧张,他忐忑的开机然后干咳了一声化解了一下自己的紧张。

    叮咚。

    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短信的声音接连不断,韩青的心跳也随着一个个短信的到来而跳的更快了,这个风云无惧的男人此时被一个手机吓得不轻。

    “呼”

    深吸一口气,韩青低头看向了手上的手机。

    将近百条未读短信。

    “咳咳”

    韩青讪讪一笑按在了阅读键上,他的手都有点颤抖了。

    “联系人秋月于2010年2月1日9:10分来电”

    “联系人秋月于2010年2月1日9:20分来电”

    “联系人秋月于2010年2月2日9:00分来电”

    几十条未接来电的短信,除了闻人秋月之外,另一个稍微少一些的就是最让韩青害怕的了。

    “联系人清歌于2010年2月15日1700分来电”

    “联系人清歌于2010年2月17日1700分来电”

    闻人秋月的未接来电短信一共有四十条,林清歌的是五条。

    这足以看出两个姑娘的性子,从韩青离开杭城之后,闻人秋月的电话就没断过,她是个骄傲的人,但是同样被思念折磨的无所适从,而韩青去了武当之后更是没了声息,她的骄傲也再一次崩溃,一次次的给韩青打着电话和短信,算一算从学校离开到港城风云,再到现在解决了武当的事情,真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到杭城了,难怪闻人秋月这样内向的性子都忍不住电话轰炸了起来。

    不过,虽然林清歌的电话少,但是韩青却知道,这个高傲的华夏女神有多么隐忍自己的情感,若不是真的忍不住了,她不会打电话的,几乎两三天的一个电话,虽然少,但是却能感受到她忍受两三日之后的思念是多么的磅礴了。

    其实相对于闻人秋月来说,韩青更害怕林清歌。

    闻人秋月的性子毕竟温婉,虽然内向有时候也有些高冷,但是终究没有林清歌身上这种气势,作为华夏最令人敬仰神往的女神,林清歌的一撅一笑都是令人无法抵挡,而顾盼生辉间更是让人魂不守舍,而且不同于闻人秋月的性子,林清歌高傲大气就算是在韩青面前也时刻保持着自我,不像寻常女子沦入爱河之中丧失自我。

    和韩青在一起,林清歌一直克制。

    而且还有更加重要的一点就是,林清歌是自己的女人,已经水乳交融的女人。

    除了两女的短信之外,韩青还看到了师妃暄的短信,甚至是宿舍三兄弟都来不少的短信问候,还有景家人的短信,大多都是一些客气的拜年问候,字里行间都在询问韩青何时能归,万分思念之类的话。

    “看来这一趟港城加上武当,终究是离开的太久了啊。”

    韩青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在杭城的根实在太深,那里有自己最初的眷恋,无法舍弃。

    人若没有了羁绊,那就是无情之人。

    修真之人,若是无情,那便不完整。

    简单了浏览了一下短信,林清歌的韩青直接不敢打开,其他的短信全部看完之后,韩青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神鼓起勇气给林清歌拨通了电话。

    天柱峰脚下,这个可以名震天下让武当都神往的男人,此时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冰城。

    “怎么样了?”

    林清歌刚刚推开门,客厅里面就传来了林爱国冰冷声音。

    “女儿刚回来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不知道的以为你跟陌生人说话呢。”

    紧接着程一云微微埋怨的声音也传了过来,站在玄关处的林清歌脸色一黯缓缓的褪下了小腿上的雪地靴,掸了掸肩膀上的白雪,她深吸一口气走进了客厅中。

    父亲林爱国和母亲程一云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个看着报纸,一个在一旁打着毛衣,不过林清歌知道,自己开门之前,他们两人估计都还在说着自己的话题。

    “还是没联系上?”

    看到林清歌沉默的表情,林爱国的语气越发不善了起来,他摘掉自己的老花镜将报纸放在了桌子上。

    “你港城那边的经纪人催你不少次了吧?那边的工作还能推多久?这个男人难道就一点都不为你着想吗?我们这边就不说了,清歌,这些年你东奔西走的,怎么就找了个这么不会照顾人的人?”

    林爱国不满的说。

    “一推再推,你非说他会来,现在十五都过去了,年都过完了,他还没来,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必要来嘛?行了,你也不要多说了,萧家那孩子过两天就要来了,这个韩青不用再跟我说了,你们的事情,我不同意。”

    “瞧你,怎么说话这么绝,女儿不是说了嘛,韩青会来的,都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还在乎这两天吗?”

    程一云推了一下林爱国然后冲着林清歌使了个眼色说道:“是吧清歌,这小韩应该快来了对吧?”

    说完,看到林清歌低沉的脸色,程一云不住的嘟着嘴。

    “我也不知道。”

    林清歌无奈的实话实说。

    她依旧没有联系上韩青,二十多天了,韩青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自己知道他在忙,也不想烦扰他,本来林清歌都决定让韩青不过来了,但是谁知道萧家那人要过来,若是韩青不来,林清歌真不知道这一次自己怎么熬过去。

    砰!

    林爱国一掌拍在了桌子上,这个在军营中身居高位多年的男人此时再也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暴怒:“这小子算个什么东西?我们林家是他高攀得起的吗?现在还要我们等他,他以为他是谁?”

    看到丈夫大怒,程一云赶忙端了茶杯递给他:“消消气消消气,说不定小韩在忙呢。”

    “忙?”

    听到这句话之后对于林爱国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他能有什么事情忙?什么事情能比我林家的事情重要?什么事情能比清歌重要?”

    说着,林爱国哆哆嗦嗦的指着林清歌:“你现在就发短信告诉他,三天之内,他要是不来,以后他就再也没有了机会了!这是我给他最后的期限!”

    说完,林爱国喘着粗气,一旁的程一云不断的拍着他的后背替他消气。

    叮铃。

    就在这时,林清歌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的那一刻,她泪流满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