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者用手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信手拈来,眨眼伤人。”

    “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望高人念在孙女尚且年少,不要在意。”

    景茵梦看起来也有十八左右了,和韩青年纪相仿,但是此刻老者却毕恭毕敬,可见方才青草一挥已经让他知道实力的差距了。

    单凭那一手,别说是杭城,就是整个浙省都找不出几个人有这样的实力,而且这少年年纪轻轻已经有此造化更是惊人。

    景茵梦痴痴的走到那棵老树前看着那根青草,然后伸手想要将它拔出,但是无奈整根没入无从下手。

    “你是怎么做到的”

    韩青脸色平淡:“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这还是雕虫小技?

    原本景茵梦对韩青还是有意见的,但是现在看到韩青这个实力后,无话可说。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态度随意。

    “在下景平生,见过宗师。”

    老者三两步走上来恭敬的说道,甚至还微微弯腰,身后的小柯震惊不已,这年轻人究竟有多强,竟然可以让景老这样的人弯腰致敬。

    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景老却清楚韩青的实力,这样的实力加上这样的年纪,未来不可限量,景老一生戎马,但还是向往武道,只是终究天赋平平再加上没有高人指点,时至今日也就靠着年岁积累了些修为。

    当看到韩青的时候,真觉得这辈子算是进了死胡同了。

    “宗师?你是说我的实力属于宗师水平么?这么说,华夏还有别的宗师?”

    景老的话勾起了韩青的兴趣,既然他这么说就证明他能够理解自己的实力,那至少证明修真者在华夏还是存在的。

    “先生当然是宗师实力,将灵气汇聚在青草之上,数十步内取人性命易如反掌,只有宗师才有这样的能耐。”

    景老敬仰的说。

    “据我所知,华夏依然有宗师存在,而且海外也有宗师出没,只是到了这一层通常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先生年纪轻轻却有这等实力,日后定会扶摇直上九千里。”

    说着,景老迟疑了一下看向韩青:“以先生的实力,怎会不清楚武道情况呢?”

    原来华夏真的还有修真之人,只是时至今日修真已经成了另一番模样,竟然用内劲还有武道来解释,想想也是好笑。

    修真一途才是通天之径,前世韩青也曾经见过武道高手,但是到了最后的瓶颈最终还是要踏上修真的路,如此看来如今地球上修真者究竟存不存在尚不好说。

    想明白了这些韩青摇摇头道:“我乃是修真人士,对于你说的我并了解。”

    “修真?”

    景老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眼前的韩青,觉得此人越发的难以揣摩了:“修真这种概念在华夏千年前就已经失传,据说最后一位修真前辈乃是老子,两千五百年前骑着一头老牛西出函谷关之后再未归来,据说是到了超凡化神的境界,到如今华夏已只剩下武道和修道了。”

    韩青点点头,关于修真他比景老知道的更多。

    虽然不确定眼前的少年到底是武道中人还是修真人士,单凭刚才那一手,宗师的实力是绝对的,这样的年轻人才景老怎么可能放之不理呢?

    “不知先生在哪里高就。”

    景老脸上满是尊敬,客气的说。

    “我是富春人,来杭大的,我叫韩青。”

    听到这个名字,景老和景茵梦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不解,在浙省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啊,以韩青的实力怎么会埋没这么久呢?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也许人家是刚刚从外面回来也说不准。

    正准备再客套两句,景老突然脸色一白后退了两步,急忙扶住了老树,身躯蜷缩不断的咳嗽,每一声仿佛都咳到了心肺里。

    “柯大哥,药!”

    看到景老的突发状况,景茵梦一阵焦急搀扶住了景老并且伸手到小柯面前,后者赶忙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包药丸递给了景茵梦。

    “爷爷,快吃药”

    景老脸色越发苍白,到了后来竟然有了几分潮红,看起来很是吓人,景茵梦颤抖着将药放在了景老的嘴边,景老也张口就准备吞下。

    “且慢。”

    韩青突然出声然后快步走到了景老的面前。

    “受过伤?”

    看着景老现在的样子,他转头看向一旁的景茵梦。

    “爷爷年轻的时候在战场上被子弹射中了胸腔,虽然捡回了命并且开始修身养性,但是顽疾一直存在,多少年了一直没有办法,只能依靠药物一直压制。”

    景茵梦急匆匆的说,这种情况按道理是要马上给爷爷吃药的,但是想到韩青的实力,她还是先解释了一番。

    “这药不能吃了,我来。”

    将景茵梦的手从景老身上拨开,韩青搀扶着老人盘腿在老树旁坐了下来,自己则同样的姿势坐在景老的身后,将双手放在了景老佝偻的背上。

    景茵梦愣愣的站在一旁,虽然不知道韩青要做什么,但是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而且景老虽然身体痛苦却没有阻拦,想来也是相信韩青的。

    当下,景茵梦的美眸中也露出了一丝期盼。

    只是短短几分钟,韩青就收回了手站起来:“药物压制终究不是长远之计,我已经疏通了他的经脉,但是想要彻底根治还需丹药的辅助。”

    “咳咳”

    景老最后轻咳了两声,眼中露出了一抹惊喜赶忙站了起来:“感谢宗师出手搭救!”

    看到让整个家族束手无策这么多年的顽疾就这样被韩青压制,景老和景茵梦心中对韩青的敬佩之情如同涛涛黄河一般。

    “韩先生,不瞒您说,我们景家在浙省还是小有面子的,若是韩先生愿意将我爷爷的病治好的话,日后我们景家必有重谢。”

    想到韩青这神乎其神的手段,景茵梦庄重的走到韩青面前说。

    “这种病对我来说不是问题,更算不上是顽疾,也就是举手之劳,这样吧,你们给我点时间,只需一枚丹药就可以彻底根治。”

    听到韩青的话,景老三人一阵狂喜。

    “如此真是多谢韩先生了,等下让小柯记一下韩先生的手机,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景家的,只要韩先生打个招呼就可以了。”说着,景老就让小柯将韩青的电话记了下来。

    “也好,那我就不多耽误了,今天上午还要去学校报道呢。”韩青默默点头。

    今天是报道的最后一天,所有人都必须去签字的,而且韩青也想看看当年在自己最落寞的时候,依旧陪在自己身旁的三个宿舍兄弟。

    韩青这么一说,景老赶忙转身道:“小柯,待会你开车送韩先生回学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