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太岳武当。

    韩青看着这四个大字,眼中有几分留恋,没人知道他此时的心情,他转过身看向所有殷切看着自己的人微微一笑。

    “掌门我就不做了。”

    不等大家激动再请愿,韩青直接摆摆手压住了他们。

    “我乃是居无定所之人,游历四方,平生机缘无人能懂,若是以往,我从不留只言片语,但是如今,我愿意出手相助武当,已是留情,这武当掌门之位,还是交给四长老吧。”

    说着,他手一抬。

    四长老的身子不听使唤的就站了起来。

    “先生,我当不起啊!”

    四长老推着手说,但是韩青却没有理会这些:“你乃是唯一幸存的武当四大长老,如今武当百废待兴,你身为武当之人,你不来扛谁来扛?”

    “可是先生”

    韩青一笑:“放心,从今往后,若是武当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

    说着,韩青手一挥,知道符文凭空出现然后朝着门匾上的四个大字飞去。

    啪!

    符文粘在了牌匾之上,一阵阵微弱的光芒从符文中溢出,而符文的四周也有一阵阵银光闪过。

    “日后只要有大敌出现,我这符文在此都能感受到,符文周遭有小结界守护,只要修为不高于我之人,都不可能躲过我的法眼。”

    这符文中满含自己的神识,以自己此时的修为,至少这山脚下的一方土地,完全可以依靠这符文来守护,只要有人出现,哪怕自己在千里之外依旧能够有所感应。

    说着,韩青再一次看向四长老:“这一次,你可还有什么后顾之忧?”

    听到韩青之前这么说,四长老终于用力点点头:“有先生守护,日后我武当必然大展拳脚,重塑当年辉煌!”

    “谢先生!”

    所有武当之人真诚的说。

    四长老的小院子不大,看起来和大长老的小院子倒是有些相似,武当长老都有自己独立的院子,大长老和四长老的院子面积就连一些排行十分靠后的长老都比不上,可见两人并不是那种在乎这些虚的的人。

    四长老的小院子虽小,但是布置却有些别致,一颗银杏树根植在院落中央,而此时天寒地冻,但这颗银杏树却依旧发出了嫩芽,虽然并非最美的时候,但是却成了这寒冬中的一抹绿意。

    此时,银杏树下,韩青独自坐在小石桌的旁边品茶,微风一阵阵吹动,银杏树上的几片白雪纷飞落下,浮在了韩青的肩膀之上,韩青面色从容,茶盏之上雾气缓缓升腾,一切如此静谧,这纷扰的武当,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这样的闲暇了。

    院子内的小屋里,四长老笑呵呵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泛黄的信封,那信封似乎是用羊皮纸所做,韩青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信封怕是有百年的历史了。

    掸了掸石凳上的几片白雪,四长老给自己满上了一壶清茶,又给韩青的茶盏上也满了之后这才坐了下来,将手上的信封递给了韩青。

    “先生,这封信乃是我武当百年前的一位先代掌门所留,那掌门有交代,想要开启这封信,必须是他亡故百年之后,而且启封之人必须是对武当有大恩之人,非如此,此信不能开,历代长老都知道这个典故,所以信封也一直尘封在浮生洞府中,前段时间还是大长老拿了出来,想来那个时候大长老已经有所感应武当要出事了,他说此信放在他的身上可能并不周全,所以就将这封信给了我,想不到唉,想不到世事无常,大长老果然是有先见之明啊。”

    说到大长老,四长老的脸上浮现了浓郁的悲伤。

    韩青接过这封信并没有立刻打开,而是看向四长老问道:“大长老的后事都安置好了吧。”

    四长老点点头:“大长老七十年前就已经在武当了,他是孤儿,乃是我们师傅也就是武当上一任掌门下山游历的时候带上山的,在俗世中没有家人,所以也不需要通知什么,而且大长老的肉身肉身也被销毁了,所以也没有安放的机会了,我之前就已经让老六将大长老的墓牌安置在了祖祠内,大长老一生为了武当两袖清风,如今身死什么都没有留下,真是可悲啊。”

    说这些的时候,四长老本来就清淡的性子更是对尘世多了几分倦色。

    “老五还有当初那些跟着段仇的长老这些天都在祖祠内跪拜着,他们也知道心中有愧于大长老,已经三天三夜没有起身了,不过,这些也都是他们应该的,当初大长老对每个人都不薄,但是他们却为了一己私欲将大长老陷害,甚至差点让武当灭亡,如今先生还愿意留下他们的性命,对他们已经是大恩了。”

    听到四长老的安排,韩青微微点头站起身来。

    “先生。”

    走了两步,身后传来了四长老的声音。

    “先生可是要走了。”

    一向清淡的四长老此时突然不舍的说。

    韩青的背影站在原地,良久之后,他微微颔首。

    “先生,武当,永远是您的武当。”

    在离开四长老小院子的时候,韩青听到后面四长老传来的低声。

    看着面前的清水桥,韩青的嘴角露出了微笑,当初在金殿之上,武当那些长老问自己为何微笑,当时自己没有说明,而如今,站在清水桥前,韩青心里还是忍不住再度笑了出来。

    咕噜。

    还有走过这高山独桥,桥那头的野峰之上就传来了小家伙的欢鸣声,韩青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迈步走过清水桥,野峰之上,泉池之内,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只见那高高拔起的水柱之上,一头通体闪着耀眼蓝光的麒麟跃于顶上不断雀跃好不欢快。

    “融合后期,小家伙你的修为可不比我弱了啊。”

    感受到那暴动的力量,饶是韩青心头也是一阵激动。

    麒麟不愧是三千世界中都顶级的灵兽,短短这么点时间,它竟然能从虚弱的状态完全恢复并且再踏上一个台阶,实在是令人称奇,不过韩青也知道,这样的情况也只是个例,之后的修炼之路,这小家伙的进度也会正常下来,到时候在这灵气匮乏的地球,它也会是举步维艰。

    不过,韩青并不在乎这些。

    跟了自己,他绝不会亏待了它。

    “我不日就要下山,你要是这么大个头可不能跟在我身边,我前段时间教你的幻体术你可修炼成熟了?”

    看着随着缓缓下降的水柱而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幼麒麟,韩青摸了摸它乖巧的脑袋询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