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是什么”

    当看到远处越来越靠近的巨剑之后,所有人都哆嗦着说道。

    那巨剑好像天外陨石一般从半空中漠然出现,然后就朝着这边飞来,越是靠近人们越是能够看清这剑的体积。

    说是巨剑,一点都不为过,足足有十几米的长度,数米的高度,这样的剑若非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人竟然能召唤出来。

    “八极剑形态万千,这巨剑乃八极剑形态的一种,以我如今的修为,信手拈来。”看着远处越发靠近的巨剑,韩青淡淡一笑。

    那巨剑通体古朴大气,泛着锈光就好像是尘封了多年的沧桑古剑一般,当看到这巨剑之后,以流水剑成名的四长老也是不断摇头称赞不已:“如此剑法,才是剑道啊。”

    和这八极剑比起来,自己那流水剑实在是不值一提。

    没有任何的华丽,但是这古老沧桑的镇压之力却让人目眩神迷,和之前八极剑法的不周山比起来,也不弱分毫。

    站在弟子最前面的秦若风和陶般若痴痴的看着半空中的巨剑,以他们现在的眼界,看到如此异象,就算他们乃是骄子,依然是震撼不已。

    之前韩青身体的修复之力已经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此时,当看到这巨剑横空出现之后他们才知道,韩先生之威,远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此时站在天柱峰脚下的,有相当一部分弟子都是从外面被召回的弟子,之前韩青和血鱼以及段仇的大战他们并没有看到,自然也没有机会见识到不周山的神威,虽然心中对这能斩杀血鱼和段仇的韩真人仰慕,但是却不能有一个直观的印象,此时,看到这一招他们终于明白,为何此人能够匡扶武当正道了。

    “这是什么功法?”

    巨剑已经近在咫尺,响尾和相田惊讶的发现他们的身子已经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

    响尾努力的释放着自己周身的灵气,但是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都为挣脱这无形的舒服。

    “这不是灵气桎梏。”

    相田的脸色也终于开始动容了起来,他原本面沉如水的苍老容颜此时好像惊弓之鸟一样,四周分明没有约束他们的灵气,但是他们却丝毫动弹不得。

    这份桎梏他们的力量就好像是不存在一样,看不到摸不着甚至也感受不到。

    “这怎么可能”

    巨剑破空的声音越来越近,这个时候,身经百战的响尾和相田才终于明白,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的失败,就在眼前了。

    而且,很可能要送命了。

    “姓韩的!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响尾挣扎着看向身前的韩青,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一尊永不动摇的雕像一样,从始至终就站在那里,但是天地颜色因他而变,从他出现到现在,响尾和相田几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两个都是何等的高手,但是面对韩青展现的神威,他们好像不在一个世界一样,虽然总能勉强找出解释,但是这解释也有一个天花板,摸到了,就解释不通了。

    比如现在。

    没有灵气,韩青怎么桎梏他们的,难道还要用功法来解释?

    “三千年武当。”

    韩青静静的看着两个垂死挣扎的人。

    “华夏道法文明之地,日后若是尔等再敢侵犯,不论是天南海北”

    韩青的声音冰冷。

    所有人怔怔的看着宛若神明一般的男人。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话音落下,西来之剑横空落下。

    “韩青,我佛门与你不死不休!”

    剑在头上,响尾知道今天他是活着走不出去了,而一旁的相田早已经面如死灰,到了这一步,他知道眼前这个韩先生早已非他们能够凯觑的了。

    “佛门?”

    巨剑横在两人的头上。

    “是我与你们,不休。”

    话音落下,巨剑划下。

    两道震撼半个华夏的身影就这样被这巨剑碾碎,那逝去的武当弟子的血迹之上,再天殷红新血,只是这一次,却是他们的仇人亲自为他们送行。

    “日后,谁人再敢说我华夏东亚病夫这四个字,一剑西来,载他西去!”

    天柱峰脚下,寒风不劲但却不但吹拂,郁郁葱葱的山林中,虽有因寒冬而枯败的树木,但依然有松柏巍然不动,任凭积雪一分分的积压着它的身体,它依旧挺拔不屈。

    山路的山口,一个古老的牌匾立在这里,上面高书四个大字。

    太岳武当。

    此时,韩青看着这四个大字一步步走到了这牌匾之下,所有武当之人默默散开,他们走下山路站在天柱峰脚下,台阶之上,韩青就站在牌匾之下,每个人都殷切的看着他。

    这个武当的救世主,这个华夏道法三千年灵魂的救世主。

    “感谢先生!”

    四长老从众人中跃然而出,他身躯颤抖尊崇的看着韩青,重重的跪了下来。

    在他之后,武当所有长老全部走了上来,他们一一看着韩青一拜,然后俯首跪下,再无二心。

    而在众位长老之后,武当弟子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每个弟子的眼中都闪着耀眼的光芒,那瞳孔的身影是韩先生的模样,由眼入心,这一刻,他们终生不忘。

    三千年巍巍武当,低谷之中塑希望。

    秦若风和陶般若痴痴的看着这个男人,相同的年纪,但是他却已经是让他们仰视的高山,而两人的心中却没有一丝不服,这种敬畏,已然跨越同辈之人的桎梏,此时,韩先生就是他们的信仰。

    “先生。”

    太岳脚下,近一个月前,韩青从这里走上武当。

    如今,他再一次站在这里,却是整个武当的救世主,若非他,没人知道此时的武当会是什么模样。

    四长老用力的抱紧双拳,他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身旁的几位长老,大家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彼此的意思,同时用力点头。

    四长老脸色一正随即真挚的看向站在太岳武当四个大字下的韩青朗声道:

    “恭请先生继位武当掌门,我等愿誓死相随,伴先生再塑武当辉煌!”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弟子的心好像被狠狠的撞了一下,但是马上他们就都反应了过来,数百弟子齐齐俯首高呼:

    “恭请先生继位武当掌门,我等愿誓死相随,伴先生再塑武当辉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