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这体质,到底是怎么回事。”

    相田已经发现,之前自己在韩青身上留下来的血口现在正在用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愈合,新生的肌肤再一次将这伤口覆盖,就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甚至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看起来更胜以往。

    “此乃木体。”

    韩青淡淡道。

    “木体”

    相田嘴角一抽:“我倒是听说华夏古老功法是分五行的,但那更多是百年前修真之人才有的手段,如今华夏遍地病夫早已经不是当年可以相比,现在的修炼功法,怎么可能淬炼出这样的体质?”

    虽然相田从来不说,但是他也知道,华夏和太阳国自古就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彼此都互有各种层面上的影响,尤其是华夏对太阳国的影响更是全方位的,甚至可以说,某种程度上来说,太阳国乃是华夏在海外的一个衍生都不为过。

    而在修炼上面更是如此,相田虽不愿承认,但是以他的修为之深也早就发现太阳国的很多功法都是从华夏传承而来的,而且他也研究过华夏很多功法,发现其中很多都十分熟悉,分明和太阳国的众多功法都是相通的。

    所以,他深知华夏古老修真文明是有木体这种说法的,甚至在百年之前,五行各体非常的耳朵,虽然未必体质已经发生了实质的改变,但是修炼了五行的功法,修真之人都会称呼自己的体质为各行之体。

    但是,如韩青这般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内修复自己的伤势的体质,就算百年前的修真年代,也没有太多人能做到吧!

    “木体是有修复之力,但是如今这个时代,怎么可能还有木体出现,就算是有,也绝不可能有这么强悍的修复之力,小子,不要太过故弄玄虚,用了什么功法你就说,老夫修炼数十年,这功法之能数不胜数,不要在这里唬老夫。”

    相田了解木体,但正是因此,他才更加不相信韩青会拥有木体这样特殊的体质,肯定是一些特殊的功法拥有修复之力,功法能效千变万化,拥有修复之力的功法也不少,虽然比不上顶级的木体,但若是修炼得当,达到现在这个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功法?”

    听到相田无知的话,韩青轻笑了一下:“你一个武士道馆长,也算是有些身份的人,莫不是被我这木体吓傻了?”

    “若是功法,那就必然会用天地灵气,难道刚才我在修复伤口的时候,你有感受到灵气波动吗?”

    嗡!

    听到韩青这么说,相田只觉得脑海中一震,这时他才发现,刚才韩青体质开始发生变化的时候,他竟然真的没有感受到一点灵气的波动,正如韩青所说,一个功法的施展,必然是需要消耗灵气的,而只要韩青用了灵气,不论是天地之间的外在灵气还是韩青体内的灵气,以自己的修为,都应该能够察觉到。

    但是刚才整个过程中,天地灵气一点变化都没有,甚至韩青的身上依旧是空空如也,任何力量都感受不到。

    想要做到这种情况下自修身体。

    那只有两个解释,一个就正如韩青所说,他乃是木体。

    但如果是另一个的话,那就更加可怕了。

    修真之人。

    修真之人若是想要用一些修复的功法,可以不用天地灵气而用自身的精气来完成功法,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身为修炼之人是不可能感受到的,除非这修真之人道行极低,自己还有可能感受到一些细微的波动,但若是他道行和自己差不多,那他体内的精气,自己修炼之人就绝对不可能感受得到。

    “绝不可能。”

    不过很快,相田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修真之人在华夏已经消失百年,而且据他所知,纵使华夏还有修真之人,也因为某些原因而不能现世,若是眼前这韩先生乃是修真之人,那还得了?

    “难道真是木体?”

    这是唯一的解释了,虽然相田不愿意相信,但是比起说着韩先生乃是修真之人,他更愿意相信韩青确实修炼了一本顶级的木系功法,并且真的淬炼出了可以和修真之人相提并论的顶级木体。

    看着眼前费解的相田,韩青的心中毫无波动,其实自己在大殿之内就已经感受到了相田和响尾的实力,如今自己的修为已经能够让神识覆盖整个天柱峰,从相田和响尾一出现,自己就已经有所感应,这相田修为到了破碎前期,而那响尾也已经摸到了破碎境界的门槛,但是这样的实力,在此时自己的面前,完全不够看的。

    若是自己想,他们两个一起动手,都不是自己的一合之敌。

    之所以自己给了相田出手的机会,为的就是看看自己木体的效果,毕竟相田和响尾倒是武道高手,他们肉身近战的伤害远不是修道之人能比的,刚才在相田出手的时候,韩青瞬间散去了自己肉身上所有凝固的力量,用纯粹的肉身去承受一个破碎境界武道高手的伤害。

    “还不错。”

    韩青淡淡一笑,这木体的修复之力虽然还不算是最强,但是能将这样深的伤口用几分钟就修复,还是可以接受的。

    撕拉!

    正当韩青还在想着的时候,背后又是一道伤口破裂的声音。

    只见响尾的手上沾着泛着绿光的血液,脸上露着阴笑,他乃是佛门高手,自然明白韩青很可能真的是**,如果是这样,那他们想要对他造成实质化的伤害,就必须给他最强的攻击,让他无力回天。

    “相田,还在犹豫什么,这小子若真是木体,你我必须联手,击中要害,让他没有恢复的时间。”

    响尾一击得手之后闪到了相田的身边,他看着自己手上韩青的血液阴笑着,只要能伤到韩青,他自信凭借自己和相田两个人的实力,一定可以手刃了这小子,到时候,武当还是他们的。

    只是,他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手上那泛着绿光的血液开始渐渐蒸发,绿色的幽火一闪,血迹一点不见,升腾的绿色雾气中,响尾惊讶的看着眼前不远处已经恢复了的韩青。

    从自己一招伤害他到现在,不过是十秒钟的时间,但是韩青的身体,已然恢复,甚至比刚才恢复的快了数倍!

    吹了吹自己肩膀上的灰尘,韩青背负双手一阵寒风四起,只见西方天际,一柄长剑破空而来!

    “八股之外,乃有八极,八极之外,一剑西来。”

    他淡淡道,巨剑转瞬及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