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先生?”

    当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武当长老和弟子们都愣住了。

    只有那还在相田手中的四长老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你果然是韩先生。”

    他淡淡的说道。

    韩青微微一笑,整个武当,没有人相信自己就是韩先生,虽然同样都姓韩,但是自己初来乍到,在他们的印象中,自己就是一个前来拜师学艺的弟子罢了,哪怕后来,他所展现的越发疯狂起来,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没人将他和韩先生联系在一起了。

    除了四长老。

    甚至韩青在想,若是二长老和三长老乃至于段仇还在的话,想来见证了自己那样的实力之后,也会恍然大悟想通自己就是那风传来到了武当的韩先生吧。

    只是,他们没机会了。

    整个武当知道自己身份的,只有大长老,而大长老死后,武当人人的心都放在了歪道上,等到他们反应过来韩先生的事情的时候,响尾和馆长已经迫在眉睫了。

    “真人是韩先生”

    五长老眼中惊疑不定,随即过了很久之后他才长叹一口气脸上有几分自嘲:“我们早就应该想到的才是真人如此年纪和那韩先生不就是如出一辙吗?只可惜我们坐井观天,不知真人庐山面目,真是罪孽啊。”

    武当所有长老这一刻终于全部反应了过来,之前,他们的心神都被段仇带着,一心想的是如何除掉大长老,如何除掉之前的韩青,直到现在,他们才终于想到,原来韩先生并不是躲起来了,而是,他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

    “真人是韩先生?”

    武当的弟子们看着那尘烟中的韩青,好像看电影一样,这样的转折实在是让他们措手不及。

    和长老们不同,武当的弟子们对于这韩先生并没有太直观的影响,不清楚韩先生这个境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现在,当那个当初被无数人瞧不起的人就是华夏如雷贯耳的韩先生的时候,所有人都蒙住了。

    “青哥原来就是韩先生”

    姜浩的脸色一阵潮红,他的身旁,贾栓和苏哲也是一脸瞠目结舌的看着曾经让他们感恩戴德的韩青,这一切,都好像是做梦一般。

    而在场的除了这些人之外,秦若风和陶般若也是敬仰的看着韩青。

    “师妹,想不到真人就是韩先生,之前我们对先生的种种非议,实在是小人之心了。”秦若风看着站在远处烟雾中的韩青叹为观止的说。

    “是啊,师兄,先生和我们年纪相仿,但是已经有这等修为,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从前的我们还以为自己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现在和先生比起来,才知什么是凤雏之别啊。”陶般若的眼中闪着一道道清澈的光芒,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影就是这一年多来闻名华夏的韩先生,这一切都太神奇了。

    “师弟师妹们之前对韩先生一直有些妄加揣测,都说先生是缩头乌龟,是我们眼界太小心胸太小了,想来在先生的眼中,他早已经不在乎这些,当出则出,不当出时淡看浮生云一朵,和先生比起来,我们真是惭愧啊。”

    秦若风是骄傲的人,如此年纪又是武当大弟子,修为更是让多少人称赞不已,这天下如他这般年纪能到宗师境界的,能有几人,但是和韩先生比起来,这差距,岂是十万八千里可以概括的。

    “你就是韩先生?”

    响尾看着眼前这个削瘦身影的男人冷冷的说,从他的身上,响尾并不能感受到什么威压,甚至,他不能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丝毫的灵气。

    可是,若他真是韩先生,能够战胜裘万山的人,怎么可能毫无修为?

    除非,他的修为远高于自己。

    但是响尾不信。

    他和裘万山比起来,修为更加强大,这韩先生能够做到的事情,他同样能够做到,而且这一次,他还不是一个人,身旁的相田修为更是不在自己之下,两人联手,这韩先生注定插翅难逃。

    “看不出修为?天知道是不是懂一些什么小把戏。”

    身为佛门至尊,响尾知道世间功法万千,不少功法虽然没有强悍的攻击能力,但是却有些独特的功效,比如掩盖人的修为。

    若是这韩先生修为和自己差不多,他若是会一些隐藏自己修为的功法,那自己确实有可能看不出他的修为。

    “这种招数对付一些小门派的人来说也许有用,但是我佛门功法无数,这点小门道就想吓退我?”

    响尾心中冷笑。

    站在他一旁的相田倒是比响尾反应轻了许多,哪怕之前韩青的出场方式如此震撼,从天而降,天知道他是从哪里蹦下来的,但饶是如此,相田都未动半分,不像响尾那般警惕,在韩青落地的同时就已经后空翻退到了后面,此时,他的手中依旧牢牢的抓着四长老的喉咙,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任何波动。

    “你就是韩先生?”

    斗笠的下相田深沉的双眼看向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韩青低声道。

    韩青缓缓转过身,当相田和响尾直直的看到他那双眼睛的时候,饶是两个成名已久的人也禁不住心中一颤。

    那双眼,在冒火。

    他漆黑的瞳孔中有火苗在攒动,就好像是离火金瞳一般看起来让人心惊。

    “你最好现在就放开他。”

    韩青淡淡的说。

    相田无动于衷,他手上的力量又大了几分,一声嗤笑从他的斗笠下传来:“你是在命令我还是在要挟我?”

    “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如果是命令,那你会后悔,如果是要挟,算你有点胆量,我会让你死的更加安详。”

    相田微微一笑,言语之中尽是从容。

    四长老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起来,站在韩青身后的武当长老和弟子们别说有多着急了,四长老现在是武当仅存的四大长老了,没有了他,武当就真的再没有一个上得了台面的主心骨了。

    “放开。”

    看到这带着斗笠的武士道馆长竟然还在加大手上的力气,韩青轻叱了一声。

    “有本事,来拿。”

    相田冷冷道。

    “好。”

    韩青点点头。

    “这是你说的。”

    他话音落下,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没人反应过来,甚至,他们的瞳孔都来不及收缩,包括相田和响尾。

    当韩青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架在了相田的脖子上。

    “你说,是你先掐死四长老呢,还是我先掐死你。”

    韩青冰冷的声音在相田的耳边响起,他另一只手微微一弹,相田的斗笠就落在了地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