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徒手抓住了流水剑?

    流水剑上,鹰爪苍劲有力,一股股强烈的力量直接开始反噬这流水剑,四长老脸色大惊直接松手。

    倏。

    流水剑顿时消散。

    那潮水顷刻间也了无痕迹,鹰爪之后的相田浮现出来,他的脸色平静毫无波动,四长老的流水剑杀招在他的手上,一击被破。

    “破碎”

    自己的流水剑就这样被破解了,四长老也顿时清楚了自己这个对手的实力,难怪之前自己一直看不穿他的修为,能一招破了自己的流水剑,没有破碎之上的修为,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总算你还有点见识。”

    相田冷冷道,他宽束的和服之下似乎隐藏着无尽的力量一般。

    “韩先生呢?”

    相田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四长老,两人相距咫尺之间,四长老看着相田苍老的容颜,他知道,以相田破碎境界的修为,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了,本以为这相田和响尾都是天人境界的高手,自己尚且有一战之力,至少能够搞定一个。

    但是现在看来,没有希望了。

    “我说过了,韩先生不在武当。”

    四长老静静的说。

    “呵。”

    相田冷笑了一下摇摇头,鹰爪再一次探出,这一次,他直直的朝着四长老抓去,如此近的距离,他破碎境界的修为完全展现,四长老甚至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抓住了脖子。

    一个天人后期的高手,就这样被人封住命脉。

    站在四长老的身后,武当众位长老瑟瑟发抖,弟子们更是一片悲伤,连四长老都不是这武士道馆长的一合之敌,他们武当,如今还有谁能力挽狂澜?

    “不得不说,你的剑法确实出乎了我的预料,你乃是一个修道之人,竟然能够领悟出威力不在武道之下的剑法,也算是人才了,只是可惜,我武士道乃是武道宗门,你在我面前用剑法,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相田抓着四长老的脖子冷冷的说。

    “难道为了你个韩先生,你们武当还愿意折损一个四长老不成?”

    相田转过头看向四长老身后的人。

    “话说回来,武当之人都在此处了,其余三位长老呢?还有,你们那武当掌门呢?”相田手一挥,他的斗笠再一次回到了他的手上,然后随意的带在了头上,显然,四长老在他的眼中,已经如同待宰的羔羊了。

    当相田问出这话之后,武当众人一阵沉默。

    相田和响尾是何等人物,从一开始只有四长老出现他们就已经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端倪,而现在,四长老已经危在旦夕,但是武当其余三位长老和掌门却迟迟没有出现,难道为了一个韩先生,他们真的可以不顾四长老的死活?

    还是说,他们不在武当?

    响尾走到了相田的身旁,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四长老低声说道:“其余三位长老,还有你们掌门,他们在哪。”

    说这些的时候,响尾的眼中已经满是贪婪了,此时,他心中一个大胆的想法已经浮现,他微微扭头看向身旁的相田,后者也是脸色深沉眼中闪着思索的光芒。

    四长老沉默无言。

    响尾看向了他的身后,武当众人的脸上的神情让他心中的想法越发的笃定。

    “他们不在武当,是吗?”

    响尾阴森的说。

    “也就是说,如今的武当,只有你一个人坐镇是吗?”

    说着,响尾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看到四长老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纠结,他就知道答案。

    “相田。”

    响尾的笑越发的浓厚,他转过头看向相田:“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相田沉默,斗笠下他的容颜也在不断的变化着,这个一直深沉的人,此时的心跳也开始加速,他刚才是说华夏人是东亚病夫,他不屑于在华夏扩张武士道的势力,但是现在,武当就在自己的面前,佛门不将武当当做大敌,但是对于武士道的来说,武当依旧不是他们能够匹敌的,武士道虽然在太阳国乃是数一数二的宗门,但是在华夏来说却只能算是大宗门而已,整个武士道自己乃是修为最高之人,而自己的修为到了武当山,应该也就是和那大长老差不多。

    而整个武当,可是拥有四大长老的势力而且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掌门,自己一个人想要懂武当,几乎不可能。

    可是现在,武当如同空山,不论掌门还有那三位长老去了哪里,甚至那韩先生也藏匿了起来,现在的武当,实实在在就是最虚弱的时候。

    “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铲除武当,不费一兵一卒,到时候我们佛门可以给你们武士道一杯羹,如何?”

    响尾嘶笑着说,佛门虽然实力已经远在武当之上,但是武当乃是华夏修炼文明所在之地,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年佛门一直在渗透华夏,但是却迟迟不见效果,如今武当空虚,自己和相田两人本以为这一战为韩先生而来,如今,韩先生不见,他们却用这个名义来到了武当而没有引起华夏人的惊醒。

    若是趁其不备,端了武当,岂不是百年大计一朝得逞?

    “不管他们去了哪里,但是这家伙的命他们都不顾了,要说他们没遇上麻烦,我绝对不信,时不我待,此时不灭武当更在何时?”

    响尾看着四长老说道,说完之后,他紧紧的看着相田:“不要再犹豫了,这是千载难逢机会,三千年武当,唾手可得,到时候整个华夏的精神,都会被我们打垮。”

    咕嘟。

    五长老喉头蠕动心头不断急跳,不止是他,此时所有的武当人都是心头急跳,之前的那一场变故,他们拼了命的想要拦住,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就让响尾和武士道馆长知道,但是现在看来,那个韩先生不在,武当的现状还是纸包不住火了。

    “相田?”

    见到相田还在犹豫,响尾有些不耐了,他猛的伸出手朝着被相田抓着喉咙的四长老刺去,他乃是东南亚出来的修炼之人,肉身实力强悍,这一招下来措不及防,四长老被束缚动弹不得,当下就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那一瞬间,他好像已经看到了矗立在天柱峰上三千年的华夏修炼圣地,轰然倒塌。

    “四长老!”

    武当人人悲呼出声,诸位长老更是飞身跃出想要阻拦这悲剧发生,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响尾的手,就要刺到四长老的胸口。

    轰!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

    尘烟四溢,从天而降的一道身影好像陨石一般砸在了地上,整个天柱峰山脚仿佛都颤动了几分。

    硝烟散去,那一道削瘦的身影渐渐浮现,他双手插兜,容貌尚未在尘烟中全部显现,但是那双金色的双目已然迸发出刺眼的光芒。

    “谁!”

    响尾一个后空翻站定之后死死的看着眼前这从天而降的人。

    “真人!是真人!”

    当他的容颜彻底显现之后,武当所有人都欢呼雀跃,好像救世主降临一般,呼喊着真人的名字。

    “不。”

    韩青微微一笑道:

    “是韩先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