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寻死路。”

    看着眼前还在冲上来的武当弟子,响尾冷哼了一声准备再度用天地灵气随意斩杀。

    只是这一次,当他试图调动灵气的时候忽然发现,周遭的灵气凝固了起来,自己再想调动就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咦?”

    响尾轻咦了一声,身旁的相田显然也感受到了这变化,两人同时朝着高处看去。

    只见通往天柱峰顶部的山道上,一道白色的身影好像流光一般闪过,转瞬之间就出现在了还在往前赴死的武当弟子身前。

    “四长老!”

    当看到这道身影之后,武当弟子们一阵激动,他们的脸上满是血水,那血水不是他们战斗而来,而是被灵气爆体的师兄弟们的血水所沾染,若不是四长老此时出现,恐怕这里数十名弟子,真要一个个冲向死亡了。

    “退下。”

    四长老背对众位弟子,他的脸色严峻而愤怒,看着眼前被血水染红的地板,他知道,那是多少武当弟子的性命啊。

    流光剑上的灵气剧烈的波动着,昭示着此时四长老的心中是多么的悲痛。

    “武当四长老?”

    响尾看了一眼眼前的四长老撇了撇嘴:“相传武当四长老乃是武当四根基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想不到区区一个四长老的修为,也能到天人后期,不过,你一个人下来难道是瞧不上我们吗?”

    说着,响尾脸色开始冰冷起来,他感觉到了轻视,对于他来说,最让他不爽的,就是轻视,轻视给他的感觉,和怜悯是一样的。

    整这样想着的时候,山路上又是几道身影闪现了出来。

    五长老和九长老带着诸位长老身形如剑的冲了下来,而在他们的身后,就是秦若风和陶般若两人了,身为武当的大弟子和大师姐,她们未来乃是武当的下一代支柱,如今的修为已然靠近了一些排行末尾的长老了。

    而在两大弟子之后的就是浩浩荡荡的武当弟子的队伍了。

    整个武当,倾巢而出。

    当看到眼前人越来越多之后,响尾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这才是你们应该拿出来的态度。”

    正说着的时候,他突然皱了下眉头朝着四长老身后看去。

    “来了这么多人,怕是你们整个武当都在这里了吧,可是武当明明有四大长老,怎么只有你一个站在这里?”

    听到响尾这么说,就连一直沉默的相田斗笠也晃动了一下,显然,他也发现武当四大长老只来了一个。

    “韩先生呢?”

    不过相田并不在乎这些,他冷冷的问。

    韩先生?

    听到这个名字,武当长老和弟子们都是冷哼了一声,对于他们来说,韩先生就是造成现在这个危机的源头。

    “难道你指望你一个人拦住我们?”

    响尾看了一眼四长老冷笑着说:“把你们四大长老都叫下来,尤其是那个大老头,当年爱德华被他逼退,如今我倒是要讨教讨教他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休得侮辱大长老!”

    四长老冷喝一声。

    响尾摆摆手:“我就羞辱他了怎么样?敢不敢让那老东西下来,我响尾可不想爱德华那样,当初爱德华体内出现了意外,这才让那老家伙有机会战胜他,要是全盛的爱德华,那老东西怎么可能是对手,如今,我站在这里,那老家伙就绝不是我的对手。”

    “响尾,少跟他们废话,不要忘了我们这一次来的目的。”

    一旁的相田低声道。

    响尾冷笑了一下冲着相田微微点头,然后再度看向四长老:“这一次我们是来找韩先生的,不想跟你们武当废话,赶紧让他下来,了解了他们之后我们就离开,这破地方我们也不想多待,你们这么大阵仗,难道是想跟我们佛门,想跟武士道结仇吗?”

    响尾自信自己说出这句话,武当之人必然不敢阻拦。

    虽然武当在华夏威名还在,但是谁不知道如今的武当早已今不比夕了,外强中干,若是没了声名,现在的武当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宗门而已,在佛门面前,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孰强孰弱,一个佛门,怕是十个武当都比不上。

    “不想结仇那就赶紧让韩先生出来,包庇他,到时候我们连你们武当一起灭了,不要忘了,我们佛门可从来没说过放过你们武当,若是你们想要提前受死,那我也不介意先搞定你们。”

    说完这些,响尾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众人。

    没人说话。

    “都没听到我说话吗?让韩先生出来。”

    响尾声音低沉的说,他的声音本来就带着东南亚人的味道,又有些别口,听起来很是压抑。

    “韩先生不在这里。”

    四长老淡淡的说,他的流水剑已经准备好战斗了。

    “不在这里?”

    响尾冷笑了一声:“不在这里他还能在哪里,整个天下,还有什么地方会向你们这帮自持天下正道的家伙一样护着他?赶紧让他出来,等我手刃了他,今天就能暂且留你们的性命。”

    “我说过了,韩先生不在此处。”

    四长老平静的说,此时,他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当人不顾及自己生死的时候,一切看淡。

    “看来你们确实是想护着他了。”

    响尾没说话,这一次说话的乃是相田,他轻轻的摘下了自己的斗笠:“万山乃是我的至交好友,我相田纵横一生最看重的就是义气,这韩先生杀我兄弟,我特地从冰封之地赶来,今天就是要取他项上人头,既然你们冥顽不灵,那今天我就用你们的血,来叫出那缩头缩脑的韩先生。”

    说着,相田朝前走了一步,他身穿宽松的和服,这一走动,如同涟漪一般,从他的周身开始洋溢出一阵阵灵气波动,整个天柱峰脚下的空间,似乎都被他掌控了一般,有风,无风,一切皆随他心动。

    站在相田的身后,响尾并未动,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武当众人,一副看戏的样子。

    而当相田一动,武当之人纷纷后退了两步。

    只有四长老的身形紧绷,他手上的流水剑散发着一阵阵的灵气波动,独自面对这名扬国际的武士道馆长。

    “你不是我的对手。”相田淡淡的说,他的手变成了鹰爪的形状,看着四长老面沉如水。

    四长老微微摇头,手上剑锋一抖低声道:“试试才知道。”

    说完,他长剑一挥,顿时间灵气成水朝着相田蔓延而去!

    只是当那潮水一般的灵气就要到相田身前的时候,相田的身子突然凭空消失。

    “人呢?”

    四长老身后,武当众人惊呼出声。

    “这里。”

    一道鬼魅的声音响起,只见潮水之中,一只鹰爪伸了出来直接抓在了流水剑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