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东亚病夫?”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听到这四个字,响尾先是一愣随即大笑了出来:“东亚病夫,相田,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想的,若是这样,那便说的通了,你说的没错,华夏人体质如同病夫,这样的人就算是吸收进宗门之中也是累赘,反倒不如培养精英,是我短浅了,哈哈哈哈,东亚病夫,多少年没有听到这四个字了,我太喜欢了。”

    相田面色平静嘴角也噙着一抹冷酷的笑意。

    东亚病夫。

    这四个字对于他们两个说出来是这么的自然好笑,但是当对面的武当弟子听到之后,尘封的心痛再一次涌动出来。

    对于华夏人来说,从来没有哪四个字对于整个国家和每一个个人都如此心灵相通的剧痛了。

    这四个字,是华夏屈辱的历史,是曾经风雨中那个庞然大国最黑暗的日子。

    而如今,在修炼界,他们竟然还有这样的优越感,站在他们对面,守着天柱峰通山之路的数十名武当弟子脸色通红,巨大的羞辱让他们疯狂,此时,他们只想手握一把长剑,斩杀一切瞧不起这个民族的人。

    “这是侮辱!”

    有弟子忍不住心中的躁动呐喊了一声朝着两人冲来。

    砰。

    刚走了两步,他的身子直接原地爆炸,血肉横飞。

    而相田和响尾两个人依旧若无其事的聊着,从始至终都未动弹一下,对于他们来说,对付这些武当弟子,随手一挥,就能要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

    看到眼前这一幕,所有的弟子都沉默了。

    一种无力的感觉升上心头,但就算是这样,那屈辱依旧不能消散,他们不想这样屈辱的跪着火,他们宁愿朝着敌人悲壮的死。

    “畜生!”

    又是十几道身影冲了过来,他们的脸上挂着视死如归的神情,一脸无畏。

    砰砰砰!

    十几道身影尽数变成落在地上的一滩滩血迹,尸骨无存。

    天柱峰下,落针可闻。

    金殿之内,所有长老的脸色都是一片苍白,这些平日里威震四方的高人此时坐立不安,谁能想到,有什么样的存在能让他们如此动容。

    “到了”

    六长老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殿内一片沉默,而大广场上也都听到了这个消息,数百武当弟子无一人说话,他们都低着头,感受着千年武当最危亡的时刻。

    “现在怎么办?”

    五长老哆哆嗦嗦的说,他清楚现在武当的实力,响尾和相田两个人,任何一个此时都是武当最强的存在,两个人同时出现,那武当绝对不是对手,就算是四长老出手,也双拳难敌四手,除非

    五长老看向韩青。

    金殿之内,陶般若时不时的抬起漂亮的眼睛偷偷看向坐在上面的韩青,每看一眼她都随即紧张的缩回头。

    “诸位师叔,弟子请命下山!”

    一道明朗决绝的声音传出,只见跪在殿内的秦若风眼神坚定的看着四长老,一生玉树临风气宇非凡。

    “你下去还不是送死!”

    看到说话的秦若风,五长老没好气的说道。

    “弟子修为虽然微薄,但是也要为武当出一份力,而不是在这里任由外敌羞辱我千年武当,我等武当当代弟子,都应有这份守卫祖宗基业的信念!”

    秦若风坚定的说,他丰神玉朗的容颜充满了激情岁月的光芒。

    “弟子请命下山!”

    陶般若曼妙的声音响起,她凤眼看着四长老,眼神灼灼。

    金殿之内,众位长老震撼不已,不少长老更是羞愧的低下了头,他们这些名震天下的高手,贵为武当长老,此时大敌在前,想的不是身先士卒,而是如何自保,和这些弟子们比起来,他们如何有颜面称之为师?

    就在众位长老羞愧不已的时候。

    大殿之内,一阵冷风吹过。

    “韩先生可在!”

    声音如洪钟,苍老磅礴。

    “这是”

    五长老身躯一震。

    四长老愁眉紧锁的说:“灵气传声,想来这就是那馆长的声音了。”

    “既然知道我已到,韩先生为何还不下来受死,让我为我挚友万山报仇?”显然,金殿之内的声音已经被山下的武士道馆长所听到。

    “我们在山巅说话,他在山下就能听到?”

    五长老的身子开始颤抖了,不仅仅是他,其余长老也是面无血色,一个个坐立不安甚至连话都不敢说了。

    “堂堂武当,竟然无人敢下来迎战,实在是令老朽失望,看来我这东亚病夫的话还真是说对了,虽半百光阴过去,华夏依旧是病夫当家,既如此,那老夫就扫了你们这武当的门楣,让世人知道,得罪我的武士道的下场是什么。”

    这馆长的声音越发猖狂。

    砰!

    四长老猛地站了起来,他横眉冷对暴怒道:“武当圣地,岂容他人指点。”

    四长老的手上,那泛着蓝光的流水剑再一次出现,他身形好似林中燕,一个腾挪之后,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金殿之内,天人后期的修为此时完全绽放,作为武当如今最强之人,他当仁不让,而当他的身影消失之后,五长老等人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那跪在殿内的秦若风和陶般若却当即站了起来,他们都是宗师境界的而高手,虽然不想四长老那样转瞬消失,但是一眨眼的功夫,也都身形不见。

    “走。”

    六长老紧握了一下拳头:“千年武当危在旦夕,我等后背,怎能让祖宗基业蒙羞,纵使今日战死,也要留取丹心照汗青。”

    说完,他大步朝着殿外走去,身后,五长老踌躇了一下,终究一跺脚尾随跟上,金殿之内,长老们各个大义凛然,多年不见的武当正气,终于一点点的归来,当这些长老从广场上一个个离开之后,数百武当弟子无言跟上,他们的脚步虽然沉重,但是他们身上的力量却一点都不退缩,他们昂着头,哪怕此时这天柱峰上,有阴云,但亦有希望。

    坐在大殿之上,韩青看着远去的人群,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才是武当应有的模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