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们说这一次武当还能扛得住吗?”

    “我看悬。”

    “怎么说?”

    “上一次听说佛门前来,大长老可是被逼的用出了武当最强的秘法之一才勉强战胜了爱德华,但是这一次可不是当年了,那时候爱德华足足比大长老年轻了二十岁差不多,现在大长老应该有七十多岁了吧,这个年纪,就算是修为再强,但是肉身也不行了,虽然境界可能有提高,但是实战的时候,一个跟不上就是陨落的命运啊,这响尾据说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大长老修为就算是能压住,但是也难言能胜啊。”

    “说的也有道理,更何况还有一个武士道馆长,听说这馆长的修为可不在裘万山之下,倘若进了佛门也是至尊行列,两大至尊同时出手,这一次武当真是麻烦大了。”

    “可不是,不过话也不能说死了,武当最强之人可未必就是大长老了,要知道,武当掌门才是武当第一人,这些年武当掌门低调不已,说不定在隐藏实力呢,大长老只是武当对外的一个定海神针,但是实际上,武当掌门才是真正深不可测的存在,若是掌门和大长老同时出手,要我说,响尾和这馆长还不是对手!”

    “对啊!武当第一人可是掌门,更何况除了大长老,武当四大长老还有三个呢!这样的实力,除非是佛门再派两三个至高前来,否则,决不能说是武当的对手。”

    此时,华夏南方大地,到处都在传言着这一场武当之战。

    “其实啊,这一次武当摊上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这个韩先生惹的祸,你说好好的,他自己的事情就扔给了武当,这韩先生再怎么说现在也是成名之人了,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看不起。”

    “没错,还放出什么风声在武当等他们,我一个在鄂省的兄弟都说了,那韩先生根本就没有到武当,根本就是幌子,他就是干不过了躲起来了,看着武当功成名就肯定会帮他,他才这样的,真是恶心。”

    “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在哪里。”

    相田由纪夫站在天柱峰脚下,他穿着太阳国传统的和服,头上戴着一个斗笠,身材高瘦,峰一吹,他的衣摆开始抖动,绑在脸颊的连根斗笠绳也微微摆动,他就这样静静的站着,而在他的面前,是数十武当弟子的严阵以待,这些弟子眼中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这个威名四起的武士道馆长,虽然脚步未曾移动,但是心中已经有了退缩。

    气势。

    高手的身上,永远都有气势传出来,而不同的人给人的气势也是不同的,有的气势如同高山仰止,让你无力去奢求,有的气势好似川流不息的小河,让你温润如玉,有的气势则大气磅礴,让你无力抵抗,但也有的气势,让你看不透,却心生慌张。

    而在这相田由纪夫的身上,则有一种漂浮的感觉,在他的身上,看不到沉重,感受不到压力,但就是这种感觉,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这就是武当?”

    斗笠缓缓的抬起,一双祥和的眼睛从中冒了出来,那眼睛似乎找不到焦点,整个瞳孔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的层次,他的容颜虽然看得出岁月的风霜,但是却并不能称之为苍老,人人都能感受到身前是位不下七十岁的老者,但是单单是看他的容颜,你很难想象一个七十岁的老者竟然有这样年轻的容貌,最多也就是五十岁的模样而已。

    此时,他漆黑的瞳孔无光的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天柱峰,脸色平静如水,不知在想什么。

    “这就是武当。”

    这时候,另一道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

    相田没有回头,他知道是谁,但是站在他对面严阵以待的这数十名武当弟子脸色瞬间变成了蜡像一样的苍白色。

    一个身穿黄色夹克的男人走了上来,他身材精干称得上是瘦小,但是每个人都感受的到他身上的爆发力一定分外的恐怖,黄色偏黑的皮肤裸露在外,寒冬的季节,他穿着破洞的水洗白的牛仔裤,上身就是一件夹克,任何里面的衣服都不再有,在外人看来,在这样的季节穿上这样的衣服,再加上他的形象,十足就是一个小混混。

    响尾看了一眼身前的相田。

    “我要是没记错,这是你第一次来华夏?”

    响尾低声道,他的眼神同相田一样,投向了眼前高耸的天柱峰,不同于相田沉静如泥沼的瞳孔颜色,响尾的眼中一道道精光闪过,看向天柱峰的神情,已经有一丝丝的贪婪绽放出来。

    听到响尾的话,相田的斗笠轻轻点了一下。

    “没错,这是我第一次来华夏。”

    “为何?”

    响尾一笑:“华夏这么广袤,你身为武士道的馆长,难道就一点都不敢兴趣吗?我佛门是华夏的天敌,但是你们武士道却并没有我们这么招人恨,以你手下武士道的实力,在华夏开枝散叶并不是太难的事情,怎么就迟迟不动手呢?”

    说着,响尾看向眼前的高山:“看看这武当,现在成了什么模样,不是我说大话,我佛门来三四位至高就能将这武当荡平,你们武士道虽然弱,但是发展一下,雄霸一方还是没问题的。”

    说完,响尾饶有兴趣的看着相田,其实他一直搞不懂为何武士道从来就没有对华夏动过手,按道理说,武士道虽然比不上佛门,但是规模也不算小了,而且背后还有太阳国众多财团的支持,虽然不能像佛门这样大的野心,但是一点点蚕食这广袤的土地还是可以的,这么多年了,却迟迟没有动手,难道是在忌惮什么吗?

    “华夏是有一些强悍的隐世大宗,但是这些世家宗门基本上都已经不再出手,浮于世俗面的事情,他们不会理会,若是你们忌惮这个,那就有些多余了。”

    响尾看到相田没说话,自顾自的说道。

    两个人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明明是武当大敌,但是站在他们对面的数十名武当弟子却更加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两个如今威震华夏的异国高手好像没事一样的先闲聊着。

    “你问我为什么。”

    终于,相田苍老的声音响起,一旁的响尾微微转头看向他。

    “因为我们武士道,从来不收东亚病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