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次就好,两次三次就太过分了。

    起码的尊老应该的知道的吧?

    郭大师也有点沉不下来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岭南一带的风水大师,在整个江南地带都很有名气,平常走动间都是众人称颂的。

    今天,被一个少年三番两次的侮辱,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小友,今年老朽已经六十有余了,难道你从小就没有学过尊老么?”郭大师拂着自己长长的胡须说道。

    韩青瞥了他一眼:“为老不尊,何须我来尊?我只尊强者。”

    若是你有真本事,就算是你再狂,韩青都不会说什么,但是你当着我的面在这里装腔作势,韩青受不了。

    在天尊面前装,考虑过天尊的感受么?

    没有里面灭了你,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

    听到韩青这句为老不尊,郭大师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为老不尊?”他咬牙切齿的说。

    然后猛的朝前踏出一步,风吹动他的胡须,看起来很有点威严。

    “小子!你可知你在对谁说话?”

    “我郭禀风纵横江南数十年,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宵小!”

    “我自幼熟读风水八卦!十五岁开始看易经!”

    “二十岁推背图倒背如流!”

    “三十岁救宁省一方百姓,改道河流,挽救苍生!”

    “如今,早已经是岭南风水尊者一般的人物!”

    “你,又懂的什么?”

    他气势惊人怒发冲冠,周围听者无不动容,纷纷被他高山仰止的阅历震慑,心头敬意横生。

    只是韩青依旧背负双手,面无表情。

    “是你不懂,你在和谁说话。”

    说着,他冷笑了一下看向郭大师,此时的后者已经没有了之前装出来的涵养,原形毕露:“若是你有真才实学,我不会多说,但是你信口雌黄,我又能怎能由得你?”

    郭大师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肆意的仰天长啸几声之后猛地一跺地!一阵阴风袭来,好不神奇。

    “果然是大师手段!只怕这小子今天要有麻烦了!”老教授赞叹的说,他抬头看向天空,明明是晴朗的天,此时竟然刮起了阴风。

    “这就是风水门道!”女研究生惊呼,手上作着记录的笔掉在了地上。

    晴空刮阴风,真是高人啊!

    此时,所有人看向韩青都是一种鄙夷的神情,年轻没有关系,但是年轻还如此气盛,那就是没有教养了,老教授现在已经不屑看向韩青了。

    做学术研究的人,最看中的就是真才实学,人家龚大师一跺脚就是阴风阵阵,这本事韩青能有?

    不过是个黄口小儿罢了。

    “这就是你的能耐?”韩青看着自己摇摆的衣袖,波澜不惊。

    郭大师摇摇头,风中的他的胡须飘扬,真有点得道高人的样子:“我这样不是为了展示什么,而是想让你知道,我说那些话,是凭真本事,而你呢。”

    “是啊,郭大师不愧是岭南风水的代表人物,这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

    “郭大师,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了,掉了您的身份,咱们还是继续想办法解决瀑布断流吧。”

    “是啊,郭大师您德高望重,别和傻小子耽误时间了。”

    甄市长也觉得和韩青再多说已经没有意义,今天的头等大事可是解决瀑布,到时候腾出手来再好好教训这个小娃子。

    可是韩青完全不在意别人的话,他嘴角一抹嘲讽的笑:“就算是你有这点小把戏,你的话,还是胡言乱语。”

    哗!

    这一下,不只是郭大师,所有人都看不下去了。

    这简直就是给脸不要脸,何止是没有教养?简直是目中无人,这样的人,就算是年轻也不是理由。

    不少人已经开始轰韩青了。

    “赶紧滚蛋吧,这里不欢迎你。”

    “年轻人心高气傲不一定是坏事,但是目中无人就是大毛病,你速速离开,不要碍了老朽的眼。”

    “这么多专家在这里,让你说话已经是瞧得起你了,你还不知道好歹,赶紧滚蛋!”

    此时郭大师也已经到了临界点,他不顾众人的阻拦,走到了韩青的面前,阴沉沉的说:“你刚才说,我这是小把戏?”

    韩青点点头:“是有如何?”

    郭大师老眼睁的大大的,他狠狠地退后了两步,然后张开了自己的双手:“好!既如此,老朽今天就让你这后生瞧瞧什么叫做大本事!”

    说着,他摊开的双手猛地握成拳头,身体上衣服鼓动了起来,一声怒斥,只见远处原本干枯的瀑布源头,竟然开始有水冒出!

    虽然量不大,但确实有水了!

    众人看的张口结舌,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高呼:

    “大师神威!大师神威啊!”

    不断的有人开始拜服,他们情不自禁的冲着郭大师匍匐着自己的身子,表达着自己的敬意。

    郭大师冷哼了一声,收回了自己的手,呼吸有些急喘,调理了一下之后望向韩青:“这,可还是小把戏!”

    甄市长喜笑颜开,这郭大师只是一摆手,瀑布就已经开始有水冒出,若是给他时间准备,就算是整个瀑布都开始恢复也不是不可能啊!

    “这当然是大本事!郭大师果然是得道高人!泉市百万百姓就全仰仗您了!”

    甄市长一边说着,一边冲着保安使眼神,十几名保安一下子将韩青三人围拢了起来。

    小善和龚大师如临大敌的看着所有人,随时等待着韩青的一声令下。

    甄少站在外面,说话不是,不说话也不是,现在他开始后悔自己是不是太冒失了一点,何必呢?这种事情交给老爸就是了,自己非要自作聪明,韩先生虽然有大能耐,但是太过傲气,面对大人物难免会出差错,此时的甄少真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没人看到自己最好了。

    “韩先生,只要您一句话,没人能拦住我们。”龚大师站在韩青的身后,他的道袍已经开始有了微微的抖动,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小善看着对面的郭大师,心中难受,在她心中如同神明一般的师父,今天竟然被这么多人嘲笑捉弄,她心中怒火滔天,但是师父不说话,她就坚定的站在他的身旁。

    师,不可辱。

    她心中的信念越发执着。

    韩青可怜的看了一眼众人挥挥手:“也罢,是时候离开了。”

    说着,他转身朝外走去,所有人都为他散开一条路,不是尊重他,而是希望他走快点。

    甄少走到了老爸的面前,脸色难看,他是知道韩青能耐的人,这样的人受到了这样屈辱,是随时可以碾压他们这里一切的存在。

    “爸”

    甄少刚准备说话,甄市长一个凌厉的眼神过来,他就缩了回去,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而就在韩青三人将要走出公园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戏弄的声音。

    “小友,你可服了?”

    听到这句话,原本就一只脚走出公园门的韩青停住了脚步。

    沉默无声之后。

    只见他的背影摇摇头:“服?”这一个字,让他不服了。

    “我来这里,本想着能出手相帮就帮一下,结果你们如此小瞧于我,现在你有三番两次的惹怒我。”

    “想让我无量天尊服?”

    “那我让你看看有多大的难度。”

    说完,只见韩青背影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声低喝:

    “水漫金山!”

    顷刻间,隆隆水声从地心传来。

    片刻之后,似开闸泄洪,磅礴的大水气贯长虹,如同天河洒落人间,瞬间瀑布苍茫,更胜往昔!

    波浪滔天声中,众人只听见耳畔传来一阵吟诵: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当他们愕然回首的时候,那背影已然不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