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又怎么了?”

    看到又一个慌慌张张的弟子冲了进来,五长老不耐烦的说,如今的事情已经够让他们头大的了,现在坏消息似乎还远远没有结束。

    那弟子如同之前的弟子一样声音颤抖,要不是五长老瞪了他一眼,他怕是更加惊魂不定。

    “禀告真人,禀告四长老,禀告诸位长老,鄂省传来消息银甲门被武士道馆长灭门了。”

    “灭门?”

    “灭门?”

    “灭门?”

    几位长老惊呼出声。

    那弟子颤抖着点点头:“没错,所有弟子都被遣散,银甲门门主还有他所有的直系全部都被武士道馆长给杀了”

    “那米厉行?”

    五长老低声问道。

    那弟子叹息了一声:“已经死了。”

    嘶

    米厉行前段时间还在武当,但是想不到转瞬之间,别说他了,就连他背后的宗门都被灭门了,这武士道馆长实在是太过猖狂。

    银甲门乃是鄂省的大宗门,虽然不像湘江门那样是一省公认的第一宗门,但是在鄂省那也是霸主一样的存在,相传银甲门的门主修为也已经到了宗师后期,甚至隐隐有传言说他已经摸到了天人境界的门槛。

    想不到,就这样被灭门了。

    “那馆长现在何处?”

    四长老算是金殿之内除了韩青之外唯一一个还能保持镇定的人了,此时他脸色沉重的问道。

    那弟子脸色慌张:“应该已经快到武当了。”

    “想来那响尾应该也快了。”

    另一个弟子也急忙说道。

    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笼罩了整个武当,消息现在已经传过来,想来这两人现在应该都已经离开了原来的地方,鄂省湘省,距离武当山一个比一个近,那武士道馆长若是愿意,甚至可能下一秒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但是如今的武当百废待兴,怎么可能还是他们两个的对手。

    “操!”

    这时候,终于有长老忍不住这种压抑暴怒出声。

    “天不遂人愿,偏偏是我们武当风雨飘摇的时候沾惹上这样的事情,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那个什么狗屁韩先生,这小子实在是太不地道了,他自己拉了屎让我们来擦屁股,凭什么?要是以往也就算了,屋漏偏逢连夜雨,现在我们武当这个情况,到时候擦不干净粘的自己一身臭!”

    说话的是武当七长老,他年纪也有六七十岁的样子,此时一脸的暴怒和无奈,那无奈到了最后,也只能通过愤怒来宣泄出来。

    “七师兄说的没错啊,现在我们这个情况,这韩先生等于是把我们往火坑里推啊,那响尾和武士道馆长别说一起来了,就是来一个都够我们受的,能够战胜湘江门门主,那他的修为必然已经到了天人后期,如今我们武当能达到这个境界的只有四师兄,可是人家可是两个人啊,四师兄双拳难敌四手,我们三千年武当真要被这个韩先生给败坏了。”

    “这韩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就没人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我们武当如此危机,他难道就要袖手旁观吗?他能够战胜裘万山想来修为应该也在天人后期吧,若是他能有点胆子站出来,到时候四师兄和他同时出击,我们武当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

    突然有人这么一说,大家好像顿时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是啊,这韩先生怎么就没有一点消息了,我们武当的消息网这么精通的,难道就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吗?”

    五长老沉吟道,想了一下,他招了招手:“把若风和般若叫过来。”

    随即有人领命下去到大广场上将站在最前面的秦若风和陶般若带了上来,两人一进到大殿之内就单膝跪地。

    “弟子秦若风。”

    “弟子陶般若。”

    “拜见真人,拜见诸位师叔。”

    两人声音爽朗,听起来很是悦耳,坐在上首的韩青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武当在外游历的弟子其实韩青并不了解,也就是这段时间陆续回来之后韩青才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让他想不到的是,这武当大弟子和大师姐的修为竟然如此了得,这秦若风的修为甚至已经摸到了宗师后期的门槛,而这陶般若也已经到了宗师中期,这样的修为,在武当竟然只是弟子,若是在华夏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能够独创一个宗门的高人。

    秦若风和陶般若进来之后就直接跪了下来,走的那几步也不敢抬头,直到此时单膝跪了下来,陶般若才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上首的韩真人。

    自从回到宗门之后,他们这些弟子还没见过一次韩真人。

    当她的目光终于投向了韩青脸上的时候,陶般若的心头一跳,想不到这韩真人竟然如此年轻,看他的年纪应该跟她和大师兄的年纪差不多,本来两人这个年纪在武当乃是华夏能有这个修为,都称得上是天之骄子了,但是和韩真人比起来,真是汗颜啊。

    “若风,般若,你们两个在外面也一直负责我们武当和各地的联络,你们也刚刚回来,怎么样,各地有听说到这个韩先生的消息吗?”

    五长老低声问道。

    秦若风低着头抱拳道:“五师叔,这段时间我一只在华夏各地游历,但是任何消息也都算是灵通,这韩先生没出这档子事之前在华夏的风头可以说是一时无两,但是现在却销声匿迹,很多宗门传来消息还以为这韩先生就在我们武当呢,让人欲哭无泪,之后我也在外面调查了,但是这韩先生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我通过港城那边的消息源得知,这韩先生确实是离开了港城,而且很多消息都说他真的来了武当,只是,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韩先生到底在哪里,我们武当之人却搞不清楚了。”

    秦若风说的时候脸上一时疑惑不已。

    这个韩先生实在是太神秘,他的威名如雷贯耳,但是真正知道他行踪的,却没有几个。

    “五师兄,现在我们也不能指望这韩先生啊,他将火引到了我们这边显然是准备利用我们帮他消灾了,无奈我们武当现在风雨飘摇,还是要想办法自保啊,若是还指望他,说不定下一秒响尾就出现了,到时候,我们该如何是好?”六长老皱着眉头说道。

    五长老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暗恨了一下这韩先生之后就看向了四长老,眼神不断的冲着坐在上首的韩青挤眉弄眼,撺掇四长老再度肯定韩真人出手。

    如今,除了韩真人之外,真没人能救武当了。

    想想也是,这韩先生和韩真人明明都姓韩,但是比起风采了,这韩先生实在是弱的太多了。

    不过韩真人对武当并没有好感,之前他们如此对他,现在他能留下他们这些长老的命已经是不错了,还想请他出手,实在是难上加难啊。

    看到五长老的眼神,再加上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危及,四长老也是一筹莫展只有继续跪请韩真人出手,当下,他再度起身准备三顾茅庐,但就在这时,殿外又传来了惊慌的通报声,而且这一次,这弟子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

    噗通!

    急着朝殿内冲进来的这弟子被门槛绊倒,狠狠的摔了一跤,顿时鼻青脸肿但却依然不断的喊着:“诸位长老武士道馆长到山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