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掌让江起大浪。

    响尾就那样躺在江心,但是瞬间汹涌而起的大浪将他遮掩,站在岸边之人人人纷纷后让,他们不是傻子,这样的巨浪,别说他们已经感受到其中的威胁了,就算是只是普通的浪潮,以他们的修为,也免不了一身狼狈,当下,无数人纷纷朝后退去,只有一人,面对眼前大浪,眼中有几分笃定。

    马洪芳。

    “雕虫小技。”

    马洪芳跃起在半空中,那巨浪的浪尖就在他的面前,湘江之上,他俯视众人脚尖一点,踩在了浪尖上,登时脸上露出了一抹从容的笑意。

    “不过是浪潮而已,算的了什么,难道你还指望着浪潮就能阻拦我踏足江上?”

    说着,马洪芳一发力,身子就越过巨浪再一次朝着江心而去,只是这一次,他刚刚翻过巨浪,眼前一抹突然出现的灵气屏障汹涌而来,饶是马洪芳天人中期的修为,也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狠狠的撞在了这屏障之上。

    嗡!

    就好像是巨钟敲响一样,马洪芳的身子瞬间被这灵气屏障所包围,一直淡定的马洪芳脸上终于出现了动容,只见他眉头皱了一下,手上发力,狠狠的朝空中击去,试图击碎这束缚自己的灵气墙。

    倏。

    力量发出去了,但是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击打到,好像是和空气在搏击一样,毫无反应。

    这一下,马洪芳的脸色开始出现了剧烈的变化,他不断的从自己周身释放出强悍的力量,但是让他无奈的是,自己所有的力量就好像是消散在空气中一样,但是他的身子,又实实在在的被强悍的灵气所包拢。

    明明可以施展灵气,但是肉身却被完全束缚,就好像是无形的海绵一样,将他积压在了这里,悬浮于半空中。

    马洪芳当下的情况惊呆了所有围观的修炼之人。

    “门主这是怎么了?”

    小王不解的低估。

    “难道是在施展什么功法?”

    有人沉吟了一下说道。

    “恩,一定是这样,门主修为高深竟然能滞空这么长时间,真不愧是湘省第一高手,想来一定是在憋大招,到时候一击将这响尾剿灭,要我说,这响尾实在是太托大,他之前战胜的都是些什么人物?那都是一些三教九流的小门派,可是湘江门是什么存在,那可是湘省第一宗门,就算是在整个南方都是数得上的大宗门,门主更是闻名之人,这小子还以为是对付小人物呢,如此慢待,等下肯定是要吃大亏的,要我说,门主一招就能要了他的命。”

    呼。

    北风吹,湘江之上的浪潮渐渐平稳了下来,云朗风清,一切是那么的平静,就好像是再平常的一日一样,但是此时,湘江之上诡异的气息却越来越浓厚。

    口哨声悠然响起,只是这语调似乎不是华夏的语调,而像是东南亚那边的语调,吹得小曲怡然自得的男人依旧躺在孤舟之上,他翘着二郎腿静静的看着天空,也不知道他的眼神是留在了白云上还是看向了那半空中一直在挣扎的马洪芳。

    直到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形势似乎和他们想的不一样,马洪芳已经在半空中滞空约莫十几分钟了,一个功法怎么可能需要那么长的时间,而且马洪芳这样子,分明不是施法应该有的样子,他的肢体动作越来越焦急,到了最后,甚至开始拳打脚踢起来,高人的风采荡然无存。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什么了?”

    有人嘀咕,脸色也开始渐渐变得紧张了起来。

    今天来到这里的人,大多还是华夏人,虽然偶尔也能看到一些异国人,但是华夏人依旧是占据主体,他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证这一战,而且是他们希望看到的结果,湘江门能够大败这响尾,毕竟一路上,响尾和馆长风头实在太盛了,几乎每到一个地方,就是横扫的姿态,虽然他们客客气气,但是这种客气在华夏人的眼中,就是无声的嘲讽。

    今天,响尾终于来到了湘江门,即将面对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夏高人。

    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

    “门主,你这是怎么了?”

    有人忍不住在下面呼喊,此时他们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了,搞清楚状况最重要,现在这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这哪里是两个高人之间大战应该有的样子,分明就像是牵线木偶一样。

    “是啊,门主,你到底怎么了,不要让这小子再猖狂了,这里华夏,是湘省,是回龙县,是你的地盘,让这家伙知道华夏修炼之人不是好惹的,那韩先生不敢面对的事情,不代表我们其他修炼之人不敢面对。”

    “门主,好好教训他!”

    有人开始呐喊之后,顿时间大家都开始高呼出声,每个人都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这个响尾葬身湘江,洗刷华夏的耻辱。

    “呵呵。”

    这时候,突然有人不合时宜的冷笑了一下,这笑声很轻,但是因为内劲深厚,却清楚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你笑什么!”

    小王最是看不爽这个响尾,毁了自己的店面,他怎么能放过这家伙,他转过头冲着江心中的响尾大声呵斥。

    “就是,你他娘的笑什么。真以为门主不是你的对手了吗?门主这不过是让着你,这乃是我们华夏的待客之道,你以为都向你这样目中无人吗?”

    “没错,门主马上就收拾你。”

    “等死吧你!”

    众人纷纷指责江心中的响尾。

    只是这身材精干的男人纹丝不动,从他的身上始终飘出一种若有若无的自信,不,不应该说是自信,而应该说是一种从容,就好像面对湘江门门主,他依旧闲庭信步一样。

    “难道你们这些愚昧的华夏人还以为他是我的对手?”

    蹩脚的中文传来。

    众人顿时暴怒,正准备再度呵斥的时候,这响尾终于动了,见到他动,不知为何,本来一众人的愤怒又生生的吞了下去。

    “怎么难道你以为门主不是你的对手吗门主还没用劲呢”

    还是有人断断续续的说。

    那江中响尾不屑一笑冷冷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马洪芳。

    “我一路走来,你们华夏的小门派,我终以礼相待,那是为了平住你们这些泛泛之辈的心,让你们感恩我们佛门的功德,知道我们佛门是多么祥和的存在,但是大门派,我从不留活。”

    响尾的声音冰冷传来。

    “这人既然在你们湘省有些威望,那就是最好的杀鸡儆猴的对象,对付你们华夏人,就是要有甜的有苦的,让你们知道我们祥和的同时,也让你们生出无力对抗我们的感觉,这样,才能征服你们不是吗?”

    说着,响尾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嘎嘣的骨头摩擦声传来。

    他的嘴角扬起一抹的得意的笑,小腿猛的一跺脚下的孤舟。

    砰!

    江心之中,孤舟炸裂,江水沸腾,他的身子就好像是小火箭一样,一飞冲天,转瞬间就跃到了马洪芳的面前,当下就是一脚横劈朝着马洪芳的身子劈去。

    而那空中的马洪芳虽然一直在动弹,但是却始终没有挪动分毫,就这样被狠狠的踢在了身上。

    砰!

    空中一阵恐怖的灵气波动,马洪芳的身子朝着江心爆射而去,转瞬间就一头插进了江水中。

    从始至终,不过眨眼时间。

    “葬身湘江的,是他,不是我。”

    半空中,响尾缓缓落下,脚踩平江,一步步的朝着岸边踏波走来。

    所有人沉默的为他扯开了一个路,他就这样一步步的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当他森然的身影终于消失不见时候,人们才恢复了清醒纷纷朝着江中看去,只是这时候,哪里还看得到那湘省第一人的身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