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龙县湘江之上。

    湘江在这里,扭了一下腰,然后就造就了美丽的回龙县在这里,龙身一回,尽显腾挪。

    而此时,整个回龙县的沿江地带都已经被封锁,县里面派了人将这里层层包围,甚至还有围栏远远的就将这里隔离,足足中间空出了将近两三百米的空地,而且湘江本来就是下游,所有有了一些高栏围着,外面的人几乎看不到湘江乃至湘江沿岸的情况,而一直靠着湘江生活的渔民也被调到了岸上,整个回龙县的湘江除了一些特殊的人之外没人能靠近。

    而这些特殊的人,就是从各地赶来的修炼之人。

    而此时的湘江中心,一艘孤舟上面,一个身穿夹克的男人正坐在小舟之上悠哉的随波逐流,他身子整个的躺在小舟上,瞧着二郎腿看着天空,甚至还吹着口哨,怡然自得。

    而整个湘江上,此时除了他,再没有别人,再没有一条船。

    湘江沿岸,到处都是一些衣着古朴的人,他们纷纷看着湘江中心的这条船,每个人的目光都注视在船上的那个男人身上。

    小王恨恨的看着他,拳头紧握。

    “这家伙实在是太猖狂,把我店铺给毁了,那可是我多少年的心血啊,这一下子全完了,以后我的生意还怎么做?他以为自己有些能耐就能这样吗?”

    店铺直接坍塌,小王的心里别说有多痛了。

    “什么太吵了,我们华夏人就是喜欢一个热闹,饭桌上就是大家聊天谈感情的地方,他要是不习惯,就去欧洲,就去北美,那里安静,一个人一个人的吃饭,谁都不跟谁说话,喜欢就去那里啊,来我们华夏做什么,还毁了我的店面,十块钱一碗粉钱他倒是给的干脆,我就不信了,这家伙难道就没人治得了!”

    小王越说越激动,那店面也花了他不少的积蓄,而且家里面也是给了他不少的钱,父母都到了养老的年纪,那是拿自己的养老金在支持自己做生意,本来一切都是向着好发展的,天知道这个响尾一来,一个不高兴,自己多年的心血乃至整个家庭的未来都毁于一旦,他怎么能不心流血。

    “王兄弟放心就是,不是说咱们湘江门已经知道了响尾来到嘛,早早的门主就发话了,为了华夏,他一定会出战的,如今响尾已经在此等死,想来门主一出现,必然让他葬身湘江,到时候兄弟大仇就能报了。”

    刚才一起吃粉的顾客在一旁安慰着小王。

    此时,在小王的周围也聚拢着一群人,他们都是刚才在粉店吃粉的顾客,本来吃的好好的,大家在一起聊聊天,这在华夏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天知道这个响尾一个不高兴,就毁了整个店面,甚至,要不是他们跑得快,很可能就要被埋在下面了。

    在这个家伙的眼里,分明没有他们的性命。

    “是啊,刚才要不是跑得快,我现在可能小命都搭在那里了,要我说这家伙真的是胆大包天,难道他不知道这里是华夏吗?要是我们的出了事,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如此嚣张,别说修炼之人看不下去,就是普通老百姓也不能忍,一个东南亚人在华夏这么草菅人命,当我们华夏人好欺负吗?”

    “就是,不过这家伙也就嚣张到这里了,既然他敢来回龙县,那就一定让他有去无回,湘江门主乃是湘省第一高手,而且多年前就已经湘省无敌,如今说不定修为更加精进,这响尾到这里,就是找死,还以为华夏到处都是一些小宗门,到处都是那个韩先生那样的鼠辈吗?我们华夏遍地都是英雄!大宗门更是豪气万千!今天,就让他看看什么叫做霸气。”

    “没错,只要门主出手,这家伙的路也就到这里了,还上什么武当山,呵呵,回龙县就是他的归宿,日后,任何人想要动我华夏的念头,且不说无数名门大宗,随便挑出来一个,都够他们受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不仅仅是小王这边,整个沿江堤岸人群密密麻麻,只要是能够看到湘江孤舟的地方,就有人声鼎沸,显然,此时大家都在期待着这注定的一战。

    而不论是什么人,来自什么地方,他们都只有一个希望。

    那就是让这个响尾,留在这湘江之中,葬身鱼腹。

    如此小视华夏之人,就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更何况佛门作恶多端,如今他们从粤省一路挑战过来,却装的彬彬有礼的,更像是莫大的嘲弄一般,袭击着每个华夏人的心。

    “门主怎么还不来?”

    “就是啊,响尾来的消息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湘江门距离这里也不算远,以门主的修为,应该很快就到了才是。”

    “莫不是门主害怕了?”

    “不要乱说!门主怎么可能会害怕这个家伙!马上就会来了!”

    湘江门主久久没有出现,大家已经心里开始嘀咕了起来,不少人已经开始有些焦虑了,这响尾实在是太猖狂,而刚才在县城内无视那么多人性命的举动更是让大家对此人没了一点好感,恨不得湘江门主能够好好的给他一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华夏之人不可侵犯。

    “看!”

    就在大家等的有些躁动的时候,突然有人指着江对面连绵的山峰上,只见那山峰之上,一道身影不断闪烁,到了湘江虽然长,但是在回龙县境内的这一段却并不算宽,而对面的山脉因为是冬天,而湘省虽然属于南方,但是冬天这些年也是严寒不已,此时山上已经没有了茂密的丛林,所以当那道身影一出现,立即吸引了不少眼力好的人。

    “是门主!”

    小王激动的说。

    他曾经在湘江门修炼过一段时间,看到他认出了这人就是湘江门主之后,大家一阵激动各个翘首以盼,想要一睹这位湘省第一人的尊容。

    转瞬间,那身影就好像林中燕一样,落在了对面的湘江之边,他披着一件长长的绣着苗族花纹的斗篷,傲然的站在江边凝视着江心中的那一抹孤舟。

    “响尾?”

    马洪芳淡淡道。

    孤舟之上,响尾依旧躺着望天,二郎腿的动作没有改变,嘴上的口哨吹得更加自如了,好像这马洪芳并不能让他有丝毫的波动。

    “哼,宵小闹华夏,今朝我就让你陨湘江。”

    看到这响尾没有理会自己,马洪芳脸色一囧怒斥道。

    “我在这江中卧,那这江,便是我的江,你想让我在此陨落,我却说,你连这江,都上不来。”

    响尾躺在江心孤舟上,但是他的声音却如洪钟一般,人人耳闻。

    “狂妄!”

    这莫大的挑衅马洪芳成名多年怎么可能受得了,当下脸色一冷腿上发力,当即朝着湘江跃去。

    但就在这时,那躺在孤舟之上的响尾漫不经心的伸出了一只手露出在船外,然后一掌拍在了江面上。

    轰!

    江中大浪,奔腾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