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王说的越来越兴奋,听的人也是越来越有信心。

    “这么说,门主已经多年不出手了,这一次出手,必定为我们华夏挣足了面子,响尾和武士道馆长一路杀来,整个粤湘两省竟然无人能敌,甚至没有一合之敌,实在是落了我们的威风,若是让他们真的这样一路坦途的杀到武当去,那我们华夏的脸面何在?”

    有人感叹的说道。

    小王笑了一下:“那是之前他们没有遇到对手,远的不说,粤省大宗门十三行他们可就没有挑战,据说十三行的行长修为也很是惊人,而且一身炼丹术整个粤省乃至珠三角地区都是无人能及,若是十三行长当时在粤省的话,我想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到了湘省。”

    从小王的话中可以听出来,他对华夏的大宗门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这么说来也是,这响尾和馆长兵分两路,虽然一路走来都没有对手,但是他们却并没有挑战真正的大宗门,远的不说,粤省十三行就在他们眼前,但是他们从港城出来,之后,却没有一个人去到十三行之地,想来也是有所惧怕。”

    吃粉的客卿说道。

    大家纷纷赞同的点头。

    响尾和武士道馆长虽然蜚声国际,但是华夏修炼氛围却依然是整个世界上最浓厚的国家,而且人才辈出,虽然不是当年的修真时代,但是要说修炼势力的整体实力,那还是华夏最强,这佛门和武士道虽然都是国际大组织,但是想要凭借一家之力真的战胜华夏,痴人说梦。

    “这响尾不过是在佛门至高之中排名第六,而武士道馆长的修为虽然不清楚,但是当年他和裘万山交手,想来虽比裘万山强,但是应该也在伯仲之间,这等实力,虽然不是我们所能及的,但是一省之第一宗门,他们想要战胜,也不容易吧,尤其又是湘省这样修炼之风昌盛的宗门,当年裘万山尽是在沿海地带挑战,那里的宗门不是我瞧不起,实在是上不了台面,现代社会,沿海省份的修真风气最淡,想想那浙省,贵为华夏最富庶的省份,但是修炼势力呢?若不是出了一个韩先生,想来还靠着那路家和当年的冯家呢,宗师坐镇,和天人境界的大高手能比吗?”

    小王说到激动地时候,口水都喷出来了,但是显然也没人在意,大家都沉醉在了理想的自信中。

    是啊,响尾虽强,但也不过是佛门排名第六的存在,而当年就是排名至高第三的战神爱德华都被大长老所力拒,如今这第六的至高,想来不需要武当出手就能制服了。

    不过,因为小王说到了韩先生,大家一时间又是喧嚣了起来。

    “这韩先生崛起于浙省,将江南一统,听说如今的江南第一宗门三十三宫的宫主,那风靡江南的大美人柳眉都很是爱慕这韩先生,当初裘万山的弟子挑战江南宗门,就是柳眉亲自出手击败,维护了江南尊严,想不到到了今天,曾经叱咤风云的韩先生竟然落荒而逃,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武当,要是不在,这小子就是英雄变狗熊,孙子一个了。”

    有人有些嘲弄的说道,说到后来,他嗤嗤一笑:“只是可惜了三十三宫那大美人,竟然看上了这样一个男人,啧啧,真是天弄红颜啊。”

    “是啊,当初我也在浙省待过一段时间,说真的,这韩先生当时确实了得,可以说整个浙省都是人人敬仰,就连我都将他视作了心中的偶像,更不用说他后来灭杀灵寂洞甚至在港城这样卧虎藏龙之地还能出人头地了,真没想到,这样一颗明日之星,竟然也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这一次扛不住了就拉上了武当,我看他啊,说不定还真不在武当,若是他能行,以他爱出风头的性格,必然一个人单挑他们两个了,如今放出风声,就是指望着武当帮他解决这个麻烦,唉,真是可怜了武当天下名门,竟然要替这小子背这个锅,堂堂三千年正道领袖,有苦难言啊。”

    “要我说他就是太狂了一点,什么本事做什么事,他之前的轨迹一直挺好的,但是可能就是自信心爆棚了,想想啊,听闻他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这样的少年英雄,自然是天下夸赞,人人期待了,接连一统浙省在统江南,现在又剿杀了衔月楼和合欢派,这样的伟业别说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了,就算是成名已久的前辈都要沾沾自喜了,只是棋错一步,满盘皆输,这佛门啊,就是他千不该万不该触碰的存在,佛门可不是一般势力,若是佛门真的认真起来,那佛门至高就算是没了裘万山都还有近十位,若是全部把注意力放在华夏,别说是他韩先生了,我看就是武当都是倾巢之下安有完卵了。”

    有人叹息了一声抽了一口烟,烟雾缭绕中,似乎已经祭奠这韩先生了。

    米粉店里,大家各执一词不断议论,米粉店外,车水马龙,还是不断有人汇聚到这个小县城中,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景象,人潮川流不息。

    “别说这韩先生了,说多了也是让人心寒,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看湘江门主能不能拦住这响尾,按照他们的线路,这响尾应该有可能走到回龙县,若是他避开,那我看这个佛门至高也不过如此罢了,若是他不避开,这两日应该就要到回龙县了,湘江门主已经放出话来,会为华夏修炼界出战,也会为武当力阻这个佛门至高,到时候,必是了不得的一战!”

    粉店内,有人放下手上的筷子擦了擦嘴上的油说道。

    小王笑了笑点点头:“这位客官说的没错,按理说这两日响尾就应该已经到了,但是迟迟没有出现,说不定还真是怕了我们门主,要我说啊,这响尾可能早已经灰溜溜从另一条线找一些小宗门一路杀到武当了,我们湘江门,他绝对不敢碰。”

    五年的湘江门拜师学艺时光,期间所见所闻让这个米粉店的小店主对自己曾经的宗门,如今依旧无限敬仰的存在充满了信心。

    “老板,付钱。”

    但就在大家还在热聊中并且沉浸在越来越浓厚的信心中的时候,一阵蜷缩在粉店角落吃饭的黄袍男子将眼前吃干净的碗一推不合时宜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