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人。”

    五长老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金殿内已经沉默了好一阵了,没有人说话,四长老闭目养神,六长老看着手上的经书,而大殿之内,尽数都是三百下等弟子。

    不,现在他们可不敢这么称呼这些弟子了。

    整个大殿之中,最不自在最紧张的就是五长老了,坐了许久,他终于坐不下去了。

    “真人,赵若非一惊被我遣散了,现在应该已经到洛杉矶了,苏群也已经被蜀门的人接走了,而且蜀门门主准备亲自过来道歉,不知道真人觉得”

    五长老微微看了韩青一眼赶忙低下了头等待他的指示。

    “道歉就不用了,我和苏群也算是无冤无仇,只是他趾高气扬而已,我眼中从未有他,让他们蜀门从今往后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就是了。”

    韩青品着茶淡淡的说。

    五长老赶忙点头不过随即又说道:“蜀门门主还派人送来了上好的三块顶级翡翠还有两颗西域的和田玉,不知道真人如何示下。”

    “退回去。”

    韩青摆摆手。

    五长老身子一颤,这三块顶级翡翠再加上两颗西域和田玉各个都是精品啊,若是以往,就算是他们都要动容,想不到在韩青这样,随意就让送回去了。

    “银甲门门主也派人前来道歉,并且请示真人阎天工作何处置由您说了算。”

    五长老继续弯腰说道。

    “银甲门?”

    韩青楞了一下。

    五长老赶忙解释:“银甲门乃是阎天工背后的宗门,银甲门门主乃是阎天工的父亲,这一次也是害怕得罪真人,所以刚忙派人过来交好于您,并且带了话,只要真人能留他这个独子一条命,其余的任您处置。”

    说着,五长老补充了一下:“银甲门副门主亲自带人送来了三箱珍藏药材还有几处他们银甲门在汉城的房产,希望能平息一些您的怒火。”

    三箱珍贵药材,几处汉城房产,这出手随随便便就是上千万,但是在韩青这里,只是换来了他的一个微微摆手。

    “让他们从哪里带来的就带回哪去。”

    五长老的脸上再一次出现了一阵肉痛的神情,而其他武当幸存的长老也都是有几分惋惜的意思,但是看到韩青的面容,他们又全部忍住了自己养成多年的这种私心。

    不过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看到韩青如此处理,都是大呼过瘾,一个个脸上洋溢着激动和喜悦,这才是武当应该有的风采!

    “知道了真人,真人放心,我们一定照办,对了,还有米家也派人前来道歉,而且据说米厉行回到家里之后还被狠狠的教训了,现在已经被遣出国了,米家希望真人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因为米厉行一个人的愚蠢而记恨整个米家,若是真人想的话,米家愿意效犬马之劳。”

    五长老继续说道。

    韩青直接没有回话。

    五长老知道,在真人的心中,这些人物根本就上不了台面,他甚至连说话都懒得说了。

    最后,五长老还是沉吟了一下悄悄看了下韩青的脸色说道:“真人,那个那个赵若非我虽然已经通知了洛杉矶的赵家并且将事情的原委都已经说明白了,但是赵家似乎并没有悔改的意思,甚至还扬言”

    “哦?”

    一直有些无趣的韩青总算是有了一点兴致:“扬言什么?”

    五长老鼓起勇气说道:“他们说你杀了赵家公子,现在又将赵若非逼疯,他们赵家与你势不两立,如今你身在武当,他们虽然不能懂你,但是却说有能动你之人,他们已经派人联系了太阳国的武士道,花了重金,这一次让那馆长上山找韩先生的时候顺便解决了您”

    说到后面,五长老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生怕真人一个不开心,自己就变成了一滩肉泥。

    当五长老这话说完之后,整个大殿之内一片沉默。

    赵泽成的死不是韩青的原因,这件事情人人都知道,但是显然这个海外的家族还是认定了韩青乃是凶手,再加上疯掉的赵若非,他们选择站在韩青的对立面并不奇怪,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话费了重金请那武士道的馆长顺便解决了他。

    这是要彻底结仇啊。

    但是真正让所有人感到压抑的是,那即将到来的两个人。

    这段时间的武当实在是多事之秋,以至于人们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门内,虽然大家也都知道因为那个怯懦的韩先生得罪了佛门和武士道,武当被他拉上了一起垫背,但是前段时间武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以至于大家都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第一位。

    毕竟当时武当虽然事情多,但是谁能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一个结局。

    掌门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全部毙命,而如今武当修为最高之人,乃是四长老,可是四长老会是他们两个的对手吗?

    没人看好。

    要知道当年佛门爱德华出手就让大长老使出了最强的实力,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佛门再来至高,再加上一个修为不在响尾之下的武士道馆长,四长老怎么可能是对手。

    “这韩先生确实太过分了。”

    韩青还没说话,坐在他两旁的长老们开始议论了起来。

    “是啊,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武当也确实是到了多事之秋,现在元气大伤,怎么可能能帮他接下来这两个人?”

    “说的就是嘛,这韩先生如今也算是天下有些名气的人了,以前也算是一个英雄人物,只是这一次实在做的不地道,不合他一贯的作风,这一次之后,想来他的名声必然要臭了。”

    “他的名声臭就臭了,关键是为什么要拉上我们武当,现在我们武当什么情况,当年大长老力退爱德华的时候,我们武当就已经和佛门结了仇,这一次韩先生火上浇油,响尾来了看到我们现在这个情况,肯定会汇报佛门总部,甚至凭他的实力,现在我们武当还真没人能再压住他了,而且到时候佛门知晓了我们的情况,再一次大举侵犯华夏都是有可能的。”

    “唉,当初韩先生在奥门手刃裘万山是多么的酣畅淋漓,本以为这次佛门来犯,不用我们武当和京城江家出手了,谁成想,这小子竟然这么撂担子。”

    众位长老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半天,最终都无奈的看向四长老。

    高台之上的真人虽然强悍,但是武当之前如此对他,他不和武当翻脸已经算是好的了,更别祈求他能帮武当力拒这两人了,如今,武当上下修为最高的莫过于四长老,虽然他们也知道四长老的实力恐怕也不行,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们总是要有一个主心骨的啊,若是连四长老都没辙,那风雨飘摇的武当,就真的危矣了。

    只是当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四长老的时候,四长老却猛的站起来走了两步来到韩青的身前,双手抱拳唰的跪了下来:

    “武当大难,还请真人出手相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