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怎么就把这小子给放进来,这一看就是一个傻子嘛!早知道我一定让保安把他带走。”看着身旁大放厥词的韩青,朱光脸色尴尬。

    现在他心中那个后悔啊,本来想过这小子不学无术就是个假把式,但是碍着甄子明的面子就让他进来了,现在倒好,十足一个二愣子。

    “这是什么场合?这里的哪个人不是身处高位?没看到自己一个区长都要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不说话么!”

    “甚至是省里的领导都来了一位,再加上农业部的专家,水利专家等等,这些哪个不是大人物?怎会有你说话的地方?”

    朱光在心里把韩青妈了个狗血淋头。

    “你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么?”一个身穿西服的男人怒斥道。

    他是甄市长的秘书,早就看到韩青一直跟在身后了,一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还在那里装样子,他在政府部门工作,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装腔作势没有真本事的人了。

    “我是什么人,我是韩青。”韩青背负双手淡淡道。

    秘书冷哼了一声:“韩青?今天的场合没有邀请你,请你马上离开。”

    一旁的甄子明急得不行,他没有想到韩青的开场白竟然是这样的,不过高人自有高人的风范,他当下求助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甄常眉头皱了一下,终究是自己的儿子,不能太丢人,他看向韩青:“这位小哥,难道你看出了什么门道?”

    韩青笑了一下:“我怕说了你们也不懂,但是我能告诉你们的是,这个所谓的郭大师说的都是,胡口蛮缠。”

    这一下,甄市长的脸色就暗了下来,这郭大师是自己请过来的高人,在岭南一带很是有些威名,而且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客人,这小屁孩不知天高地厚,打了郭大师的脸岂不是也打了自己?

    “我看你才是胡口蛮缠!”他冷声道,然后瞪了甄子明一眼,后者浑身一个激灵。

    众人此时都像看笑话一样看着韩青和甄市长,坐在市长这个位置上,不可能不成为有心人的心头大患,不少人都想着他能下来,然后重新洗牌,此时看到他被自己儿子实力坑爹,心里都觉得天降大喜。

    甄市长脸色难看至极,他正准备挥挥手让保安将这家伙赶出去的时候,身旁的郭大师突然和气的插嘴

    “甄市长不要动怒嘛,年轻人敢说话是好的,我就欣赏这样的年轻人。”

    说着,这位郭大师脸上带着笑意走到韩青面前:“难道小友有何高见?尽请畅所欲言,我这个人还是很包容的嘛。”

    “啧啧,瞧瞧,这才是真正的大师风范,言谈举止涵养十足,哪里是这个小毛孩可以比的。”

    “小小年纪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是要栽跟头的。”

    众人纷纷被郭大师的气度折服,打心里更加瞧不上韩青了。

    有对比,就有差距。

    郭大师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非常的享受这种被崇敬的感觉。

    甄市长笑了笑恭维道:“大师您真是海量,不跟孩子一般见识,您学究天地,那是真正的高人,这次这事还是要仰仗您了。”

    说着,他转头狠狠的冲甄少说道:“还不快带着人走!还想丢人到什么时候!”

    甄市长心里害怕啊,再不让他们走,真不知道这个傻子还会说出什么丢人的话了,自己的儿子怎么就这么不成器,和这种人混在了一起。

    甄少心里那个纠结啊,韩青的能耐他再清楚不过了,说实话,他心里笃定韩青有能耐解决瀑布的问题,甚至这个郭大师都绝不是韩青的对手。

    但是无奈父亲已经生气,甄少心里害怕啊。、

    这时候但见郭大师谦逊的摆摆手:“不要这样子嘛,不论是科学,还是风水,都讲究一个交流,我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听到和我不同的意见,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学习嘛,俗话说得好,活到老学到老嘛,说不定这小友还能做一回我的老师呢。”

    郭大师此话一出,大家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大师风采,真是我辈仰望的存在啊。”一个老学者说道。

    “是啊,最有真正的高人,才能如此云淡风轻的看轻一切,一句活到老学到老说的简单做起来难,郭大师是真的品德高尚啊。”另一位水利学院的专家崇敬的说。

    这些都是浙省各大高校乃至各个相关部门的专业人士,他们也研究过瀑布的问题,但是却找不到问题所在,结果郭大师来了之后只是简单的走了几圈就分析出了不少东西,虽然说的很多东西他们也不理解。

    但是越是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到了他们这个知识储备,就越是明白他们不懂的东西更多。

    对世间万物就更有敬畏之心。

    “老师,您说这个家伙会不会真有点本事?”一个戴着眼睛拿着笔记本的女研究生看向自己的导师。

    那导师不屑的摇摇头:“怎么可能真有本事,就算是他有本事,也不是这一块的,不论是地址科学,还是风水,没有坚实的阅历和理论基础都是不可能懂的透彻的,而这些,都需要时间,这小孩看起来不过刚刚上大学,怎么可能有这个能耐?”

    说着,他转眼看向郭大师,心悦诚服:“只有郭大师这样真正的风水大师,才能看透其中蹊跷,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

    女研究沉思了一下问出了心中的不解:“老师,风水难道真的这么神奇么?难道这种地质现象真的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么?”

    老教授叹息了一生:“不是说科学解决不了,而是现在的科学解决不了,而科学解决不了的东西,不代表风水不能解决,凡事无绝对,我就不跟你多说了。而且这个郭大师还不是一般的风水大师。”

    “哦?”

    老教授这么一说,不少人都将注意力投了过来。

    看到大家都很好奇,老教授详细的说出了一些往事。

    “九十年代的时候,当时的宁省地质干旱,再加上地处大西北,交通,经济等方方面面都很落后,为了改善这个状况,国家决定加大对宁省自身资源的开发,但是任何开发都离不开水,水不论在任何行业,都是生命之源。”

    “而那个时候,宁省缺水严重,必须寻找别处的水源调来,陕省青省的水可以,但是因为地址结构的问题,想要调过来难上加难,当时宁省农业部甚至是京城都派了专家过去想办法,依旧是一筹莫展。”

    “然后呢?”人们好奇的问。

    这么困难的事情,连国家的专家都没有办法,该怎么办呢?

    “就在准备放弃另寻思路的时候,郭大师刚好和一些道友游历到了当地,然后施展神通,将关键的河道拐点变向,问题迎刃而解。”

    说完,老教授敬仰的看着郭大师的身影,心中深深折服:“虽然当时这件事不是郭大师一个人完成的,但是想法却是他提出来的,非常人所能及。”

    大家听到老教授都这么说了,对于前方的郭大师更是五体投地。

    而那个胡乱叫嚣的少年,看起来自然更不顺眼。

    这样的高人也是你这种小东西可以质疑的么?

    而此时,郭大师也听到了老教授已经讲完自己的光辉事迹,然后和善的看向韩青:“小友,有什么质疑,说出来嘛,若是老朽错了,自当承认,若是小友错了,我就当一回老师,跟小友讲讲风水玄妙。”

    他语气就像是一个慈祥的老者,令人甘拜下风。

    面对众人的嘲讽,冷笑,不屑,甚至是恼怒,韩青全然不在乎,只是再一次冷冷的说:

    “我不在乎你的过往,我只听见你刚才的话。”

    “还是那句话,满口胡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