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金殿。

    韩青坐在金殿最高处的一把古朴沧桑的木椅上,在他的面前,巨大的金殿内堂中,站着成群的弟子,而金殿之外,更是有上百弟子站在那里翘首以盼。

    而在韩青身旁的位置,还有十把椅子。

    坐在韩青左手边的第一位的乃是四长老,而坐在韩青右手边第一位的却并不是五长老,而是另一位看起来年事已高的老人。

    这是武当六长老,之前一直没有在武当,听了四长老的召唤之后速速赶了回来,之前也和四长老是一类人,属于那种清淡高雅之人,不理俗世,这些年也一直都在外面游历四方,这一次回来得知了事情的始末之后,虽然心中悲痛,但是也只能接受了现实。

    而在他们两个人之下,就是武当众位长老,其中,五长老也坐在里面。

    此时,整个金殿之中一片沉默,韩青翘着二郎腿喝着手上的乌龙茶,而他不说话,其他人也都不敢说话,四长老和六长老还算好一些,脸色尚且称得上是从容,但是他们两个人之外,武当其余长老各个正襟危坐,时不时的小心翼翼的看一眼坐在上首的韩青。

    而站在大殿中的弟子倒是比这些长老轻松了许多,站在这些弟子最前面的倒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

    武当有规矩,每个最终留在武当的弟子都在修为有所成就之后下山历练,不然韩青他们上山的时候整个武当山也不会只有寥寥一些老弟子,实际上,上午当来拜师学艺的这些弟子,资质大都不错,而且因为这些年二长老的胡作非为,只允许一些名门之后的世家弟子前来学习,虽然隔断了寻常百姓进入武当的可能,但是弟子的整体实力也确实强了很多,但是这些弟子却大多背后有着属于自己的势力,在武当学成之后都会回到自己的门内继承祖业,所以虽然武当桃李满天下,但是实际上武当的弟子却一直都维持在一个水平线上,就是一些亲传弟子都是得到了足够的培养之后也都下山回到了自己的宗门内发展。

    当然,并不是全部。

    也有一些名门之后在武当学的有所小成之后直接留在了武当,将门内的事情交给同门来搞定,就算是继承的世子,他们也愿意留在武当,毕竟,如果留下来,他们就有希望未来成为武当的长老,武当长老,这可不是什么宗门都能比拟的,虽然不再是所在宗门的第一人,但是一个武当长老的地位,却丝毫不在一方霸主之下。

    不过,武当虽大,但是终究还是容不下太多的人,所以大多数决定留下来的弟子也都外出历练,有些一出去就是数年,短的也有几个月,若不是定时召开的拜师大会,武当门内其实走动的人并不是特别多。

    每一次的拜师大会之后,武当中人都会猛的一多,但也不过百人而已。

    不过这一次,却有些不同寻常了。

    “看来一切都是真的了。”

    一个丰神玉朗的男子暗暗说道。

    当听到这个男子说话之后,这一群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弟子都看向了他。

    他们都是下山历练的武当弟子,这一次都是奉四长老之命全部从天南海北赶了回来,此时,他们全部站在金殿之外的大广场上,只是他们站的位置是第一排,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排排的弟子,那些都是从外面赶回来的武当弟子。

    “若风师兄,节哀。”

    刚才说话的男子身旁,一个相貌姣好身材诱人的女子说道,她身穿一身姿色的长衫,腰间配着一把蓝色的宝剑,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很是明朗,一介女子有这样的气势,卓尔不凡。

    他们两个人站在人群的最前方。

    每个武当弟子都认识他们。

    武当大弟子,大长老爱徒,秦若风。

    武当大师姐,四长老爱徒,陶般若。

    他们两个人乃是大长老和四长老第一次收徒就收进来的弟子,也是两位长老最疼爱的弟子,修为在武当长老之下,乃是齐名的存在,整个武当弟子,都是以他们两个为尊。

    “师父一声廉洁清正,这一次被奸人所害,若不是四长老告知我真相,我怎敢相信那堂堂掌门竟然是这般城府之人,怪不得当年师父提到掌门总是唉声叹气,只可惜我人微言轻道行微末不能为师父做些什么,不过好在有真人做主,还了师父清白。”

    秦若风一脸正气浩然,他虽然眉清目秀,但却不是小白脸的感觉,相反,从他的身上能够感受到一股股朗朗的浩然之气,眉宇之间隐隐和已经逝去的长老有几分相似。

    “当初大长老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每每说到掌门都是欲言又止,可恨我们做弟子的不知道武当已经浑浊至此,这一次遭此大难,真是多亏了真人出手相救,否则就是我师父都难逃一死,谁能想到,他竟然饲养恶兽,而且二长老和三长老竟然与他同流合污,实在是我们武当的奇耻大辱。”

    陶般若风姿卓越,她言谈之间都有一股淡淡的仙气,整个人超然脱俗,约莫二十出头年纪却有这样的气质,实在是令人倾慕。

    两个人说话他们身旁其他从外面赶回来的弟子也都在听。

    “大师兄,大师姐,这一次虽然有真人匡扶我武当清明,但是我在山下游历这段时间,华夏风声越来越紧,都说那佛门的响尾和武士道的馆长要上我们武当找一个韩先生,可是这一次回来发现,韩先生分明不在我们武当,但是照着佛门的性子,若是到了发现韩先生不在,必然不愿意空手而归,现在大长老不在,到时候他们来了可该如何是好?”

    有弟子沉吟了一下说道。

    他这么一说,周遭的弟子也都是忧愁了起来,他们都是从外面游历归来,自然也都听到了如今关于这两人的风声,这个时候,武当又遭此大难,没了大长老,甚至连一个能迎战的人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听了这话,大家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就连气度非凡的秦若风和陶般若这对武当双子星都一时无话可说。

    是啊,没了大长老,武当又逢此大难,这一次的危机,可如何度过,那个韩先生也真是的,若是自己没有那个能耐,又为何要招惹这种事情,招惹了不说,凭什么让武当来替他背这个锅。

    他在武当等着那两人?

    他自己人呢?

    这是每个人的愁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