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周山乃是华夏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山名,最早见于山海经大荒西经: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关于华夏到底有没有不周山,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很多古籍中对于不周山的记载也都只能算得上是有所涉猎,均考,不周山在昆仑山还要西北的方向。

    对于现代的人们来说,很多人觉得山海经中的故事只能算是传说,不足为真。

    但是山海经作为华夏志怪古籍,记载的都是一些三皇五帝时期的远古故事,这些故事却并非毫无根据,在先秦时代,他们在华夏各个有生灵的地域流传,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若是没有一个引子又怎么可能会流传至今呢?

    对于现代人来说,他们不信。

    但是对于修炼之人来说,这种古籍就像是他们的功法传承一样,深信不疑。

    相传不周山是人界唯一能够到达天劫的路径,但不周山终年寒冷,常年飘雪,非凡夫俗子所能徒步到达,很多地球上的修炼之人经过推测,都说不周山确有可能在昆仑西北也是帕米尔高原之上。

    “不周山乃是不详之山,韩青这功法取其名,恐怖异常。”

    四长老和三百弟子并不在这幻化出来的不周山之下,那不周山体积巨大,几乎笼罩了整个天柱峰顶,唯独他们的位置没有被威压,但越是这样,他们也越能看清这一招的恐怖。

    神仙道法四个字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不周山在华夏的寓意正如四长老所说,乃是不详之山。

    人们推测,不周山之所以名字如此古怪,前面莫名其妙加了一个不字,原因可能就是因为这天地之间,还存在着一座叫做周山的山峰,不周山是作为它的对立而存在,但到底是不是这样,却不得而知了,不过在寓意中,不周山象征着不完整,灾难。

    或者说,不周山本身就是不完整,灾难的结合体。

    时至今日,这个神秘的人不周山到底在什么地方,今天的人们不知道。但也正因此,所有的山都成了不周山,人们对土地产生了敬畏,这就是不周山在神话中存在的意义。

    韩青知道不周山在何处。

    当初他刚刚离开地球到达三千世界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以为游历过不周山的修真之人,那人曾告诉他,不周山在地球之外,但是距离却并不远,而且很神奇的是,那三千世界中的不周山似乎是一个空间法则的存在,据那修真之人所说,这三千世界中的不周山的空间法则所连接的另一个通道,很有可能就是在地球。

    不过现在的韩青显然还不想去思考这些,如果不周山真的是地球连接三千世界的一个时空法则的话,那现在的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去触碰这个存在的好,甚至,整个地球上的人都不要去触碰的好。

    “你这不周之山难道就想镇压我吗?”

    看着头上的不周山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那上面浓浓的威压也越来越清晰,饶是段仇这样的修为,身子都开始有一种扛不住的感觉。

    但是他堂堂武当掌门,又刚刚走上修真之路,怎么可能轻易缴械,只见那无数的符文全部调转方向朝着落下的不周山的底面轰炸而去,试图将这不周山直接轰碎!

    砰砰砰!

    轰鸣声不断传来,段仇乃至武当长老们和上等弟子的头上,化成了一片符文和山撞击出来的火海。

    熊熊的大火在遮掩了整个天空的不周山下燃烧着,就好像如今是红色的天空,令人恐惧,令人迷茫。

    段仇的脸色一片血红,他脸上纹络还在不断的凝聚着血红,甚至他的眼角都出现了红色的血迹,可想而知此时他正在怎样逼迫着自己的身体产生更多的力量。

    但纵使万千符文仍旧源源不断的轰炸这不周山,那冷酷的大山依旧缓缓压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我这符文之中每张都蕴含着我的精气,你这八极不周山的功法不过是修炼功法而已,怎么能和我修真之人的功法相提并论?更何况我的实力远在你之上!”

    形势越来越紧迫,段仇的脸色也开始着急了起来。

    “不对。”

    正咆哮着,他突然眼中一闪。

    “为何我感受不到这功法在使用灵气呢?”

    头顶上的不周山传来无尽的威压,但是直到这个时候,段仇才猛然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发现韩青使用灵气!

    除了之前的八极斩山河之外,这如此强悍的不周山竟然毫无灵气波动!

    之前段仇一直沉浸在自己刚刚跨越之后产生的力量中,不断的使用着自己体内的精气,以至于竟然忽略了天地之灵气,直到这个时候,体内的精气因为绝命符文的消耗开始渐渐枯竭,这个时候他才开始吸纳天地灵气,方才感受到这头上的不周山竟然没有灵气波动!

    “你怎么办到的!”

    段仇高声怒喝,而与此同时,他开始疯狂的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然后催动自己体内的丹莲幻化出精气了,希望能够最终在不周山落下之前,轰碎这不详之山。

    只是,当他已经将灵气吸到海量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体内的丹莲开始有碎裂的痕迹!

    砰。

    微笑的碎裂的声音顿时让段仇脸色一阵苍白。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丹田内的那座丹莲开始从丹莲的莲花部分剥落,上面的裂纹开始越发的明显,到了最后,段仇猛的停下了运转的丹莲,但是这破碎依旧在缓慢的进行。

    “这怎么可能我是修真之人,丹莲乃是根本,若是丹莲破碎了,我这一身修为岂不是也要完了?再说,我的丹莲怎么可能破碎呢难道是我之前催动的太过了”

    段仇的身子开始颤抖,丹莲对于他的重要性他再清楚不过,自己辛苦一生为的就是拥有这个修真之人的象征,但是此时,在自己仅仅拥有了几十分钟之后,这丹莲,竟然就出现了破碎的状况,他如何能够承受。

    不周山上,韩青俯视着山下一切,此时,他宛若天神一般,他的神识,凝聚在天柱峰的每一个角落,任何一个人,都逃不过他神识的审视。

    而当感受到段仇体内开始出现的异样之后,韩青只是微微一笑。

    “愚昧之人,你当真以为你配得上修真之人的名号?”

    韩青轻轻摇头,他的身子开始缓缓下沉,最终,他的脚尖点在了不周山顶,不周山通体一阵颤动,如同站在山巅一般,也如同压着整座山一样,他与山,同降。

    君临世间。

    “他年,不周山下,共工不存。”

    “今朝,不周山下,镇你神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