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韩青第二次使用八极剑法。

    八极剑法如其名,八方之极山河为一。

    只见这长剑好像无边际一样一直吵着前面蔓延,段仇怎么想到韩青竟然能够破除自己的结界甚至是自己的符文也没有伤他分毫,当下有些乱了手脚,但是他毕竟本身也是破碎中期的修为,再加上璞元功法让他走上了韩青眼中劣质的修真道路,甚至,根本就算不上修真之人,但是,终究实力不一般。

    这八极剑法能够手刃了裘万山,甚至如今韩青的修为再对上裘万山,远不需要八极剑法了,不过一招简单的斩山河段仇还是勉强能够应付的。

    只见段仇身前拂尘一挡。

    嗡!

    剑刃次在了拂尘之上,而且还是前端的千缕万缕的拂丝之上。

    “缠!”

    段仇冷哼一声。

    唰!

    成千上万的拂丝瞬间将整个长剑的尖端位置包围,而且这还没完,段仇右手在拂尘手柄处一震,只见那刚刚将尖端位置包围的拂尘之丝突然开始蔓延了起来,朝着整个长剑的剑身包裹而去,就好像是快速生长的树根一样,瞬间就将整个剑身包裹。

    甚至,到了剑柄的位置,还想要往前面蔓延,将韩青的手也一并包裹住。

    但是韩青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

    他手腕轻轻一转。

    嗖嗖嗖嗖!

    无数拂丝尽数断裂,在空中迸发出一阵光芒之后消散于无形。

    “竟然能挡住我的斩山河,你也算是有些能耐了。”韩青淡淡道,手上的八极剑缓缓缩小,再度变成了半人高的长度。

    刚才韩青那一招斩山河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威力,而且在八极剑法中也算不得什么厉害的招式,主要就是一个出其不意,但也没想到这段仇确实有些能耐,竟然能反应过来,甚至还想反手来还击。

    那拂丝之中有着类似于之前二长老和三长老双网之术的功效,能够吸收八极剑身之上的灵气,而且这吸引之力还很是不一般,只是短短片刻时间,自己八极斩山河这一招所用的灵气竟然都被他完全洗干净了,甚至,还反戈一击。

    听到韩青夸自己有能耐,段仇大笑了出来。

    “轮得到你来夸我?倒是你不错,出乎了我的预料,想不到竟然能破了我这无为结界还有火符,今日你虽然注定要死,但是日后传出去,想来也算是有些声名了,能在我手上讨到一丝便宜,今日你不亏。”

    两人这一招来的迅猛,但是速度却十分的快,对于别人来说,就是一眨眼的事情,从韩青骤然挣脱结界到出手,再到段仇反戈一击,整个过程惊心动魄处处杀机,但是双方都很好的躲了过来。

    “想不到这小子真有两下子,竟然还能突破结界给掌门造成一点威胁。”九长老冷哼了一声,现在他也知道,单单是韩青这一手,若是自己的话,怕是早已经成为了他的剑下亡魂。

    “这小子确实有些能耐,若非如此,那老东西也不会保他进武当,只是没想到,掌门如今的修为,他居然还能抗衡,真是出乎了我的预料,此子已然和我武当结下大仇,这一次若是不除掉他,以他的资质还有年龄,日后必然成为我武当的大敌,今朝,掌门必胜之。”五长老看了一眼段仇,他了解他们这个掌门,他决定的事情,就绝对没人能够对抗,就算是当年冒着所有人的反对,他也依旧修炼了璞元功法一样,今天,他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这样一个威胁的种子。

    “我们终究还是低估了他。”苏群看着远处的韩青,此时他终于开始正视彼此之间的差距,当韩青展现出来能够和掌门抗衡的实力之后,他就知道,当初自己败的,不冤。

    “如此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这个韩青当得上天才两字。”苏群虽然心中不快,但是也知道,此时若是还一味贬低这个战胜了自己的男人,那就是贬低自己。

    “是啊,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韩青,谁听说过?想不到竟然有这样的实力,这实力若是放在别处,那就是一方霸主,掌门可是神仙一样的人物,他居然能够交手,实在了得,只是可惜了,这一次惹到了掌门,他这颗星辰,只能是流星了。”阎天工也是微微颔首,败在此人的手上,此时说出来不再说屈辱,隐隐的,似乎还值得骄傲了

    只是赵若非的脸色却一点都不释然,依旧是咬紧牙关,丹媚眼中仍旧是满满的恨意,一旁的米厉行看到她这个样子也是赶忙笑着说:“要我说啊,这小子强是强,但就是为人不怎么样,清高孤冷,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人?呵呵,有修为了不起吗?我们没有修为吗,但是看看我们,我们从来不居高临下,从来不仗势欺人,有修为,更应该懂的何为善,这就是这小子和我们的差距。”

    说着,米厉行摇头叹息了一下:“赵兄多好的一个人啊,为人善解人意,和每个人都相处的十分要好,我一向就喜欢喝赵兄热乎,只是没想到,最后竟然被这小子所害,我看,他就算是有再高的修为,但就是这个人品,他也绝对走的不长远!”

    米厉行说的趾高气扬,一旁的人都是纷纷点头。

    赵若非更是点的最用力:“米大哥,多谢你了,韩青这个人就是人品有问题,我哥哥一向对他不薄,但是谁成想他竟然反手陷害我的哥哥,来武当这一路上,我哥哥照应了他多少次,他就如此以德报怨,这样的小人,天下容不下他。”

    “师妹说的好,赵兄虽然不在了,但是日后若是师妹不嫌弃,就把我当做你的依靠,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不论是在武当还是在华夏,我家都还是有些能量的。”米厉行赶忙乐呵呵的说。

    “如此,谢过米大哥了。”赵若非俏脸一红羞羞的说。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有**的火花在燃烧。

    而就在这边还在议论的时候,那边厢,段仇怒喝一声,手上的拂尘拔地而起悬浮在了半空中。

    “璞元,绝命幻符。”

    他低声冷喝,脸上的红色纹络突然间开始狰狞起来。

    “是武当秘法!”

    “这一招竟然是这一招!”

    当听到这一招之后,武当之人,人人惊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