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子,你就是那老东西死活都要留下来的那个家伙?。”

    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韩青,段仇的脸色阴沉,别人无法感受到韩青有多么的强大,但是他可以。

    这个年轻人身上的实力,他有些看不透。

    能让自己都看不透的实力,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强大,而且,这种看不透不是说这小子毫无修为,从他的身上,段仇能够感受到明显的威压。

    “是我。”

    韩青背负双手淡淡的说。

    “呵呵,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然能够有这样的修为,怪不得那老东西要讨好你。”

    “不过,纵使如此,你还是太托大了,也许你的实力已经到了破碎境界,但是在我面前,依旧不是对手。”

    说这些话的时候,段仇的脸上露出了几分阴笑。

    其实韩青的实力是大大出乎他的预料的,这个年纪能够达到破碎境界,就算是当年的江城风都未必能够做到,而百年华夏,自己唯一见到有此潜力的,也只有作为自己试验品的展风了,但是展风死的太早了,以至于他没有机会兑现自己的天赋。

    “若是放任他继续成长,恐怕日后的修为不敢想象。”

    虽然不惧韩青,但是段仇依旧被韩青惊艳到。

    “哦?”

    听到这段仇莫名的自信,韩青微笑了一下:“这么说,你觉得你能斩我?”

    “难道不能吗?”

    段仇仰天长笑。

    “这韩青居然敢这么和掌门说话,不,没什么是他不敢的了。”

    “是啊,说真的,这小子真的是够可以的,且不说他是不是有病,单单是这么勇气,这世上找不到第二个了。”

    “他是什么人,掌门是什么人,就算是做梦都不敢这么做吧。”

    站在段仇的身后,上等弟子们对这个韩青实在是无话可说。

    而长老们脸上也是一阵无语。

    “咱们掌门可是破碎中期的他高手,这样的人,整个天下都找不出几个,别说是这小子了,就算是隐世大宗的门主到了我们掌门面前都要礼让三分,这小子无名无姓,哪里来的这等自信。”

    “就是,虽然他刚才怎么出现的实在搞不懂,但是一些小手段就能证明他能和掌门一战?呵呵。”

    “等着看笑话吧。”

    听着这些人的一轮,韩青淡淡一笑朝前走了一步。

    嘶

    他一动,六尾血鱼瞬间抖动了一下身子看着他,和这些长老弟子不同,似乎这个血鱼更能感受到韩青身上的力量,不知为何,它的大眼珠子在看向韩青的时候,充满了警惕。

    “孽畜,你想先死?”

    韩青扭头看了一眼那六尾血鱼。

    嘶

    六尾血鱼嘶吼了一下还没有表态,其他人倒是先笑了出来。

    “哈哈哈,这小子居然敢这么跟兽尊说话,兽尊是什么样的存在,哦对了,二长老三长老是怎么死的他没看到,真是可惜了,不过,待会他自己怎么死的应该能够看到,听说肉身陨落的时候,人的大脑还能再活三秒钟,也许他能在兽尊的嘴里弥补他应该有的恐慌。”

    米厉行大笑着说。

    刚才那三百下人死到临头的时候,其实包括米厉行等人在内,他们心中还是有些惊慌的,毕竟刚才的掌门实在太冷酷了,这样的掌门,毫无温度,他们虽然心狠,但终究也是刚刚入门的弟子,这样大规模的屠杀,他们年轻的心还有点承受不来。

    但如果对象换成韩青的话。

    那他们求之不得。

    “他早就该死了,不自量力,什么样的人就应该做什么样的事,他却始终看不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人早就应该死了。”

    赵若非阴狠的说,她的薄唇无情,脸上满是期待韩青赶紧死掉的神情。

    “灵兽远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乃是天地灵气灌溉而成的异兽,而且肉身极端强横,甚至不少灵兽还有着属于自己的不同寻常的能耐,我还在蜀门的时候,父亲曾经跟我说过,如今地球上的灵兽已经越来越少了,想要和一头灵兽战斗,修为必须要高出很多才行。”

    苏群看着远处的韩青的他对面的六尾血鱼冷笑着说。

    “这灵兽就连掌门都礼让三分,可想而知实力有多强大,而且刚才四长老的那一招流水剑十分强横,但是想不到这血鱼的鳞片竟然连这样的伤害都能反噬,四长老和掌门,这可是一个比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存在,连他们在兽尊面前尚且如此,这小子就算是再强悍,哪怕是天赋异禀,也绝无可能战胜血鱼兽尊。”

    苏群分析的头头是道,在他的眼中,韩青是给了他一生最大屈辱的人,这人的命,他做梦都想要了。

    “没错,他死定了,虽然他一直在隐藏实力,但是就算是再隐藏也是有个极限的,在兽尊面前,他就算是完全释放,也绝不是对手。”

    阎天工同样是韩青的手下败将。

    “看!兽尊被激怒了!”

    正在几人还在阴森低语的时候,有人指着前方惊呼出声,登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那边汇聚。

    果然,只见六尾血鱼一甩尾巴直接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而且韩青就站在他的面前,当它一张嘴好像就能直接吞了韩青一样。

    站在韩青身后的三百弟子以及守在他们身前的四长老一片惊呼。

    “青哥!快躲开!”

    “青哥,它的嘴巴好像有吸力,就连二长老和三长老都不能动弹,你快躲开啊!”

    “青哥,还愣着做什么!”

    三百号人不断的大呼小叫着,他们的眼前,韩青纹丝不动,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没了魂,当那血盆大口已经到了他头上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动。

    四长老脸色一急强行拖动着自己刚刚恢复的身体准备朝着韩青身旁跃去将他推开。

    只是,来不及了。

    血盆大口将一动不动的韩青直接吞没。

    咕嘟。

    血鱼闭上了自己的嘴,眼珠子一阵翻动嘴巴就开始咀嚼了起来。

    所有人都不出声了。

    三百弟子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悲伤。

    而就连武当长老们还有上等弟子也是一脸目瞪口呆,就这么结束了?

    甚至,就连段仇脸上都有了几分疑惑。

    “青哥!”

    姜浩一声凄厉的长叫。

    “别叫了。”

    正当大家都无话可说甚至不少人已经确认韩青确实不是血鱼对手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谁在说话?”

    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

    分明就是刚刚消失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可是,他不是在血鱼的嘴里吗?

    那这声音,从哪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