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然是武当第一剑。”

    看到四长老如浪潮一般的攻势,段仇微微颔首。

    就算是他,也对四长老的剑法很是好奇,而他因为一直在浮生洞府中,就算是少数的出关,也很少会见到四长老炼剑,而且两人一直不合,所以想要见到四长老使用剑法,难上加难。

    不过,作为武当掌门,他自然知道的也更多。

    当年四长老只身赴剑宗,相传是被剑宗高人所败,但是那高人也对四长老的剑法称赞不已,一个道法宗门所出之人,剑法能到那个地步,已然了得。

    但是段仇还知道,当初四长老在剑宗内,依靠着他这一招惊才绝艳的流水剑,甚至将剑宗中的一位剑法超绝之人逼得使出了传承剑法。

    而这流水剑,是四长老自创。

    武当传下来的,大多都是道法,就算是修真时代有剑术功法,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时代,他们的修为已经不足以使用修真剑法了。

    所以四长老另辟蹊径,自创流水剑。

    而他本身的道法也是强悍不已,否则也不会坐上武当四长老的位置,位列四大长老之中。

    在武当众人的瞩目下,四长老的身形化作一道魅影融入了他的剑法之中,这流水剑形态如同水纹一般,而四长老的身形更是难以看到,在水纹之中四处闪烁,一身修为展露无遗,而这水纹凝结天地灵气,幻化成一道道剑气杀机,四面八方朝着六尾血鱼汇聚而去,短短片刻钟,六尾血鱼就已经被这漫天的流水剑所形成的水纹所包围。

    “成剑。”

    四长老的身影终于出现,只见他处在浪潮最前端,距离六尾血鱼有几米的距离,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他手中法诀以捏。

    水纹之中一阵剧烈的波动,无数道长剑从水纹中破水而出,如鲤鱼跃龙门!

    “妙啊!”

    见到这一幕,段仇身后的长老们纷纷叫好。

    这一招实在太过目眩神迷,灵气幻化成大河一般,无数幻化成的长剑隐匿在其中,在四长老的一声令下纷纷破水而出朝着六尾血鱼而去,何等了得的手段。

    “真不愧是四长老,剑法果然高超!”

    “如此剑法,不辱我武当当年炼剑先辈的名声啊!”

    “有此剑法,想来就是这兽尊都不好受吧?”

    流水剑万剑齐发,此时,长老们心中也隐隐有了期盼,若是四长老能够战胜这血鱼,也算是一件好事了,虽然他们之前站在掌门这一边,但是眼见这六尾血鱼完全不是人力所能抗衡,恶兽之名令人心慌,而二长老和三长老更是接连送命,若是四长老能够斩杀这血鱼,那至少对于他们来说,心头也会轻松一些。

    此时,他们已经不在乎掌门是否能够走上修真之路了。

    依靠着血鱼走上,那好付出怎样的代价。

    到时候,他们担心他们自己的小命在掌门的眼中都不值一提。

    利益和命比起来,他们更加怕死。

    长老们期待的时候,弟子们的神情就更加精彩了,当看到四长老这一招之后,他们对于修炼的世界观完全刷新了,如果说之前他们见到过大长老和二长老在广场上对峙的时候,双方轻微的摩擦就已经是大开眼界的话,现在完全展现自己实力的四长老,直接让他们觉得自己见到了神仙。

    “太恐怖了,这就是四大长老真正的实力嘛”

    “天啊,我好想看到了一条长河”

    “这分明就是神仙手段啊”

    没人见过四大长老出手,大长老被暗杀,二长老和三长老甚至来不及出手就被血鱼所吞食,而四长老此时用出了这样的手段才让他们明白,武当四大长老的实力有多么的恐怖。

    “这还是人吗?”

    有人低声呢喃出了大家的心声。

    而此时,要说全场最激动的,莫过于被四长老守护的三百弟子了,他们本以为死到临头,但是没想到四长老大义,在危难之时站在了他们的身前,而原本以为,二长老三长老尚且不是六尾血鱼额对手,就算是四长老也一定无济于事的时候,血鱼竟然给了四长老出手的机会,而见识到武当四大长老级别的真实实力之后,他们的心头突然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

    “四长老,加油!”

    “四长老神威!”

    “四长老!”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呐喊,但是他们忍不住的想要呐喊。

    这才是武当四大长老应该有的风采,天下之人所向往的存在。

    嘶

    但就在大家都热血沸腾的时候。

    那无数长剑终于全部落在了血鱼的身上。

    砰砰砰!

    距离为撞击的声音传来,血鱼硕大的身影都被淹没,而大长老迎风傲立在浪潮之前,他的脸色并没有放松,反倒是更加聚精会神了起来,手上原本那化作无数长剑的流水剑本剑再度浮现,只见大长老反手一握,他的身形在水纹中跃出,身旁,是无数也从水纹中跃出的长剑,四长老的身形幻化其中,他横剑在前,伴随着无尽长剑,一同朝着血鱼刺去。

    人如剑。

    人在流水中。

    流水剑,风起云涌。

    当所有人张口结舌的看着带领最后一波攻势的四长老消失在剑光中后,一阵剧烈的轰鸣声传来。

    嘶

    砰砰砰!

    豪光散去,只见血鱼血盆大口张的巨大,笼罩在它周身的无数长剑都被它用嘴用力一吸全部汇聚在了它的嘴前。

    嘶

    紧接着,它硕大的身子朝前一拱那数量众多的长剑全部被它一口吃到了嘴里

    滋滋滋

    它阴森的大眼白翻动,当它再张开嘴的时候,如同它吞噬二长老和三长老之后一样,空空如也。

    呼!

    一道身影猛的从血鱼的身上急退出去,当那身影终于稳住之后,众人才看清原来是四长老,只是此时的四长老手上的流水剑已然不见,而且,和刚才潇洒至极比起来,此时的四长老满身血迹,身负重伤,而最严重的是他的双手,无力的垂落着,不断的自然晃动,就好像是连着一层皮的断臂一样。

    “发生了什么”

    “咕嘟”

    如此华丽的一击,最后竟落得这个下场,人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兽尊身上的鳞片具有反噬之力,除非你的修为在兽尊之上,否则,任何近身的攻击都会被反噬到你自己的身上,你如此全力一击,无异于送自己上路。”

    “你以为兽尊为何不对你动手?呵呵,那是兽尊早就知道,它只需要静静的在那里,你就会自取灭亡!”

    段仇大笑。

    六尾血鱼眼中的贪婪之色开始渐渐浮现,他的身子一点点的朝着四长老而去。

    四长老双手无力的随风飘荡,浑身血迹的他依旧纹丝不动的站在三百弟子的面前,纵使是死,他也要对得起武当正道。

    “四长老”

    姜浩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四长老,心中动容。

    “这一趟武当,能见到大长老和四长老,生平无憾!死亦无悔!”

    姜浩高声道。

    “死亦无悔!”

    三百人看着眼前这道令人敬仰的背影齐声呐喊。

    段仇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叱笑了一下:“既如此,那就上路吧。”

    他的身后,武当众长老和上等弟子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们想要阻拦掌门,但是他们做不到。

    纵使这些人配不上武当。

    可毕竟是三百人的性命,全部被这兽尊所吞食,那不就是草菅人命的屠杀吗

    可是,在场,除了掌门之外,谁能拦住这血鱼呢?在他们看来,纵使有心但结局已经不可能改变。

    但就在那无情的血盆大口已经到了满身伤痕的四长老身前的时候。

    一道黑色的裂纹撕破那方空间出现在了四长老和血鱼的中间。

    削瘦的身影从中漫步而出,负手而立。

    诗万首,酒万觞,几曾着眼看侯王。

    东风吹,战鼓擂,人人醉盼君能回。

    捷报飞,他,终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