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不到你的修为竟然也精进了不少。”

    感受到四长老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段仇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异,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四长老身上的实力已亚于已经死掉的三长老,而且似乎还要强上不少。

    “以你现在的实力,怕是三长老也不是你的对手了,再给你一些时间,怕是你也有希望突破到破碎境界了,真是出乎我的预料了。”

    段仇看着四长老淡淡一笑。

    这四长老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想不到已经有了这样的实力,隐藏的可真够深的。

    武当之中,若是以往,自然是大长老为尊,但是后来,大长老渐渐不理门内俗事之后,基本上都是由二长老和三长老来把持的,而四长老从始至终,不论是大长老还在管理的时候,还是后来大长老甩手之后,四长老都几乎没有太过于管理过门内的事情,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将四长老给淡忘。

    但是段仇知道,自己这个四长老可没有那么简单。

    论修为,他已经不在三长老之下,而论起在弟子中的口碑,他更是甩了三长老多少个身位,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简单呢?

    “怎么有你精进的快?”听到段仇的话,四长老冷冷回道,此时,他对这个掌门早已经彻底绝望。

    白天的时候他下山去走动走动,没想到刚才上山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恐怖的力量,当下,他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看着眼前这条六尾血鱼,四长老心中悲凉。

    “二师兄和三师兄虽然作恶多端,但是毕竟跟了你这么长时间,而且也是我武当之人,你就这样任他们被这孽畜吞噬,难道你良心不会痛吗?大师兄为了武当抛头颅洒热血辛辛苦苦一辈子,要不是他,我们武当的声名早已经没落,你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暗杀他,现在,二师兄和三师兄也都走了,这武当,你还想怎么折腾。”

    “怎么折腾?”

    段仇肆意狂笑。

    “你不是还在呢嘛,这就证明我还没折腾完呢,等你死了之后再说吧。”

    寒风吹过,天柱峰上无限沉默。

    “掌门,四师兄是唯一的四大长老了,我们武当经不起再失去他了”段仇的身后,长老们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们虽然作恶多端,但是也明白,如果武当的根基动摇了,他们也绝对没有好日子过,眼下,四长老若是再死了,那武当除了掌门之外,就真的再没有一个顶梁柱了。

    “是啊,掌门,四长老也没做错什么,之前也没有护着陈逸凡,不然就放过四长老吧,有他在,很多事情还能有个谱,要是四长老也走了,四大长老可是一个都没有了。”

    “是啊掌门,若是兽尊需要灵气,咱们武当的药藏不算少,兽尊想要多少拿多少就是了,但是四长老的性命没了可就没了。”

    “掌门,开恩啊。”

    “掌门,和兽尊通融一下,留了四长老的性命吧。”

    众位长老都开始劝说了起来。

    “谁敢再为他说清,那就跟他一起走。”

    听着身后劝说,段仇丝毫不以为意。

    二长老和三长老他都送出去了,还会在乎一个本来就和自己不搭的四长老吗?等他得到了兽尊的本源之后,到时候武当有他在,那根基就永远牢固,而且远胜从前。

    听到段仇如此无情的一句话,众位长老顿时不敢说话了,他们可不怀疑段仇说到做到,而且那兽尊若是真想要了他们,他们没有一点还手的能力。

    一阵冷风吹过他们后背,这些长老的后背开始发凉,他们看着眼前的掌门,似乎是看着一个魔鬼一般。

    看到这些长老安静了下来,段仇冷笑了一下,他朝前走了一步抱了抱拳:“兽尊,动手吧,这个家伙也送给你了,就当是我为您苏醒准备的礼物。”

    六尾血鱼眼珠子转动腮帮子也鼓动了几下,墨点一样的瞳孔死死的看着四长老。

    “孽畜。”

    四长老冷哼一声,背后的长剑开始绽放出一阵阵力量,天地之间,灵气开始汹涌,而眼前的六尾血鱼似乎并不急于像对付二长老和三长老那样直接要了四长老的命,而是在空中不断微微摇晃着自己的尾巴,饶有兴趣的盯着四长老,似乎是在等他出手一样。

    见到这一幕,四长老恼羞成怒,只见他踏前一步,手上长剑立在身前,剑身之上,一道道蓝色的光芒绽放。

    “四长老乃是武当唯一一个修炼剑法的人,以往还在修真时代的时候,我们武当中炼剑的人也不少,但是后来修真时代落寞,武当几乎人人都放弃了剑法的修炼转而修炼起了拂尘,毕竟拂尘更加适用于各种道法的施展,而剑更多的武道中人来使用,但是四长老的一身剑法十分了得,当年就是二长老都说过,四长老的剑法,就算是放眼天下武道中人,那也是佼佼者。”

    看到四长老的长剑立于身前,武当的长老们纷纷开始激动了起来。

    武当重视道法修炼,相对来说,就会忽视一些武器的使用,毕竟攻击性的武器对于武道之人更加有裨益,但是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拂尘才是最好的选择,拂尘对于一些符文的施展有着加成的效果,深受修道之人喜爱。

    “当年四长老曾经背负长剑挑战华夏第一剑宗,若不是剑宗高人出手,怕是四长老的一生剑法就连华夏剑法最强宗门都无人能治,但也就是那一战之后,四长老也就很少用剑了,似乎能让他出剑之人越来越少了,就是当年二长老想见识四长老的剑法都被拒绝了,没想到今日我们竟然能够再见。”

    剑宗,华夏隐世宗门,相传门内弟子都是炼剑之人,每个人的剑法都很是高强,乃是华夏剑法自古以来的第一宗门,而这样的隐世宗门,门内还有着各种各样的神秘,和武当比起来,虽然这些隐世宗门的名气并不大,但是历史和实力比起来,却是一点都不弱。

    而四长老的剑法能够得到剑宗高人亲自出手,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强大。

    正当大家这样想着的时候,四长老手中的剑,终于准备好了。

    “水润无声,剑法无形,流水一剑长河开!”

    四长老怒喝一声,手上的长剑顿时间好像波浪一样柔软,绵延出了一道道水纹,朝着六尾血鱼奔腾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