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即刻执行!”

    九长老朗声道。

    说完,他微笑着看向眼前这些人的神情。

    如他所愿,悲伤和惊讶的神情开始出现在这些下人的脸上,随即,悲伤惊讶开始变成了绝望,最终,开始朝着无奈转化。

    这个过程,不止九长老,在场的人都太喜欢了。

    这些下人,就应该是这样的结局才是,他们,没有成功的路,下山去找一门营生,够得上吃饭就行了。

    武当,他们不配。

    “为什么!”

    虽然他们已经习惯被鄙夷被讽刺被嫌弃,但是当最终甚至要赶他们下山的时候,他们再一次反抗了起来。

    哪怕,他们知道长老会乃至掌门做出来的决定,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更改的,哪怕,从大长老出事开始,他们就已经料到了这个结局,但是他们依旧想问为什么。

    他们做错了什么。

    从开始他们上山,队伍当抱着希望和憧憬,就算是他们失败了,只要是凭实力,不论对手是不是比自己有更好的背景,只要他们凭借实力战胜了他们,那他们就心甘情愿的走。

    可是现实呢?

    是,大部分的所谓上等弟子,他们弟子优秀,确实比他们更强大,但是,不是每一个。

    他们这些被划为下等的候选,依旧有这几人乃至十几人的实力足够争取到一个名额,这些人没有背景,他们依靠着自己的艰苦不懈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可是更多的付出,换来的不是更多的收获。

    而是,空空如也。

    “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理由。”

    没有悲喜,没有惊讶,到了这个时候,三百个弟子反倒是平静了下来,他们什么都不求,只求一个理由。

    难道,这一切都是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一场羞辱吗?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所有人都低声呢喃的问着。

    “因为你们不配,还要我说多少遍?”

    九长老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说。

    “今天这顿饺子,就是我们武当给你们最后的情谊,吃饱了饭就下山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就凭你们,还想在武当立足,呵呵,做梦吧,那个老东西自己都不干净,还试图想将你们这一群脏东西带到武当?”

    九长老冷笑了一下:“他死是天意,你们下山,理所当然。”

    “掌门,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有人回头看向站在他们身后的掌门等人,在他们的心中,虽然大长老的是有些蹊跷,但是他们对掌门依旧崇敬,甚至,他们真的觉得可能是大长老犯了什么错误,他们没有看到掌门狠心的一幕,在他们的眼中,武当掌门依旧是正义的代言。

    他应该是和蔼的,应该是慈眉善目的。

    应该是,公平的。

    “即刻下山,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段仇撇撇嘴冷哼了一声。

    事实已经不能更改。

    元宵节的夜晚,外面的大红灯笼还在高高挂着,天柱峰上虽然寒风凛凛但是在这红晕的衬托下,本应该有这淡淡的暖意。

    可是,没有。

    “掌门我们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赶我们下山。”

    姜浩扶着自己的胸口艰难的说道。

    “做错了什么?”

    段仇冷冷的看了姜浩一眼,他的眼中一抹寒光闪过,看到段仇这个眼神,姜浩心中一颤,但是随即丝毫无所畏惧的看着他。

    看着这个掌门。

    “你们没有做错什么,你们只是配不上武当,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段仇冷冷的说,眼中有着淡淡的威胁。

    这个姜浩他是记得的,当初为了不闹出太大的动静,自己在得到了他们这个院子的人的保证下暂且饶了他们。

    但是这一次,三百弟子下山不可避免。

    而姜浩这几个人,就不是下山这么简单了。

    他们要,下地狱。

    “配不上武当”

    姜浩嘶声冷笑了出来,他的胸口开始泛出殷红的血迹,断裂的肋骨已经在他的身体里插破了不知道多少伤痕,但是此时,他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痛苦,有的只是不屑。

    对于这个人人惧畏的武当掌门的,不屑。

    “不知道是谁配不上武当。”

    姜浩冷冷的说,他这话十分嚣张,话音落下,甚至武当长老以及那些弟子们还没有暴怒的时候,他身旁的三百下等弟子就已经惊讶的看着他了。

    “姜浩,你疯了吗”

    “姜浩,快跟掌门道歉”

    “天啊”

    身旁,兄弟们拉着姜浩,就连一个院子目睹了这个掌门黑暗的兄弟们此时也是急忙拉住姜浩的衣袖,让他赶忙道歉,在掌门的面前说这样的话,实乃大不敬,以他们的能耐,怎么能得罪掌门呢?

    “孽畜!”

    九长老暴喝一声,只见十几个武当弟子瞬间将姜浩围在了中间,连同着站在他身旁的人也都被包围了起来。

    “还跪下,向掌门认错,我还能留你全尸,如此对掌门不敬,粉身碎骨都是应该的!”看到这小子竟然敢这么和掌门说话,九长老怎么可能不抓住这难得的献殷勤的机会。

    只是,姜浩纹丝不动。

    面对武当掌门,面对如此多的人,他的脸上毫无惧色,就好像早已经看穿了一切一样,他静静的直视着掌门。

    在他的眼中,没有敬畏,没有惧怕,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唯一有的是,轻蔑。

    区区一个姜浩,竟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武当掌门,此时,别说是九长老了,就连二长老都看不下去了。

    “下人终究是下人,亏掌门还只是让你们下山,要我说,向你这样不知好歹不识礼数的人,直接斩杀才是!”

    二长老阴冷的说,当下就朝前走了一步,似乎要在这里直接了解了姜浩。

    “姜浩,快承认错误啊!”

    “姜浩!”

    旁边,数人推搡着姜浩,焦急不已。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姜浩朗声大笑,面对眼前这些名动天下的人物,他竟然焕发出了一种小人物独有的光彩,而这抹光彩,此时令人震撼。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姜浩一生虽然未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但是这辈子行的端坐的正,纵使没有什么大能耐,但是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低,中间对的所有兄弟。”

    “不像某些人,声名威望天下少有,但是背地里做的尽是一些苟且之事!”

    姜浩肆意咆哮,双目紧紧盯着这天下人都或敬仰或畏惧的武当第一人,这一刻,他无所畏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