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九长老,是他们先挑衅的。”

    九长老的身后,有上等弟子凑了上来阴笑着说。

    “具体说说。”

    九长老微微颔首。

    “今天本来是元宵节,多好的日子,大家聚在一起开开心心吃饭,但是这些家伙不识好歹,武当对他们多好啊,竟然还嫌弃饺子不满意,我就呵呵了,难道给他们饺子吃他们不应该感恩戴德吗?”

    这弟子遗憾的摇摇头:“可惜了,九长老,他们非但不识我们武当的好心,竟然还不满意饺子,行,不满意就不满意吧,大家都是同门,我们就想着将我们自己的饺子给他们吃,也不是可怜他们,就是大家都是武当人,互帮互助都是应该的,我们就把饺子端到了他们的面前,天知道他们竟然还看不上。”

    “多好的饺子啊,就这样被他们全部扔在了地上,我们都舍不得吃给他们吃,结果他们竟然这样对我们,我们倒是无所谓,大家都师出同门,但是他们这样,有考虑过我们伙夫的感受吗?有考虑过让他们吃饺子的武当各位长老的感受吗?唉”

    一连串的颠倒黑白。

    三百名弟子差点气的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

    “你血口喷人!”

    “明明是你们先挑衅我们的,你这么说,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还同门,你们真的把我们当过同门吗?”

    围在姜浩身旁的一个院子的兄弟也是各个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些上等弟子,姜浩还在吐着血,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胸腔中至少断裂了几根肋骨,只要稍有不慎,若是骨头插进心脏,那自己就真是一命呜呼了。

    “叫什么叫!本长老在这里,难道还不能明断是非吗?”

    看到三百弟子叫嚷的样子,九长老怒吼挥手。

    登时间,大家都不敢说话了,现在大家也都熟悉了武当,知道这九长老为人很辣,尤其又是掌管刑罚的人,在武当人人惧怕,甚至虽然排位不算很高,但是除了四大长老之外,大家惧怕他的程度甚至比五长老还要多。

    看到他脸色不悦的样子,三百弟子也都不敢说话了,毕竟,他们不像姜浩等人一样见到了那晚的黑暗,所以,虽然九长老凶悍,但是三百弟子确实怕他。

    “行了,既然都安静下来了,那我就好好说说你们这三百号人,也好让你们日后下了山能够安稳一些。”

    看到眼前这些自己嫌弃的人终于安静了下来,九长老冷哼了一声。

    “九长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好好说说我们,什么叫做我们下山之后?我听不懂。”

    这时,有人发现九长老的话有些不对。

    说说他们,那岂不是说,今天的冲突已经认定是他们的原因了,而那句下山之后更是有点莫名其妙。

    “怎么,难道你们对我说的话还有异议吗?”九长老皱了下眉头冷冷扫过这些人。

    “他们是什么人,你们是什么人,难道还用我说明白吗?而且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你们自己清楚,带你们进来那个人现在已经钉在了武当的耻辱柱上,和他牵连上关系,你们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你们倒好,现在竟然还敢得罪你们不配得罪的人,你们真的以为和他们平等的吗?”

    九长老脸色轻蔑。

    “不要异想天开了,现在那个老东西已经死了,你们,你们每个人,都是罪人带来,且不说你们身世普通本来就不配进入我武当,现在引路人还是一个罪人,你们还有什么脸面待在这里?”

    九长老转过身指着身后这些上等弟子。

    “看看,看看他们都是什么人,他们哪个人不是富家子弟,哪个人不是宗门之后,不说修为底蕴你们高太多,就是世俗的财富等等,在山下都是你们仰望的存在,真以为到了武当你们就平等了?”

    “哈哈哈哈!”

    “异想天开!”

    九长老大笑出声。

    “九长老说得对!”

    “果然还是九长老最了解我们!”

    “哈哈哈,九长老,说得好!”

    九长老的身后,上等弟子们洋洋得意的笑了出来。

    “唉。”

    虚弱的姜浩叹息了一声。

    三百弟子,沉默无声。

    绝望,这大概就是绝望了吧。

    不想辩解,不想挣扎,不想再去被人嘲讽了,累了。

    “所有下等弟子听令。”

    酣畅淋漓的将心中对这些人的鄙视宣泄出来之后,九长老突然高声说道。

    眼前,三百弟子直愣愣的站着,他们的眼神虚无,似乎已经被这现实打击的魂飞魄散。

    “真是没教养,让他们跪下。”

    自己已经让这些人呆子听令了,但是这些人竟然还是一个个傻愣愣的站着,真是一群废物啊。

    “跪下!有令难道你们没听见吗?一群废物,都跪下来!”

    邓波大喊了一声。

    但是眼前的三百弟子依旧是沉默的站着,魂都已经没有了。

    九长老撇撇嘴不耐的的扬了扬手。

    砰砰砰!

    三百双膝盖全部跪了下来,九长老修为高深,而眼前这三百个人,修为最好的人都不到绝顶,他稍微这一方天地的灵气调动一下,就能让他们身不由己的跪在自己面前,不,怎么能说是身不由己呢?

    是服服帖帖。

    嘶

    胸口一阵剧痛,姜浩也无能为力的跪了下来,他能明显感受到胸口内断裂的肋骨已经插进了自己的血肉中。

    他的身旁,每个人都迷茫的跪了下来。

    “请掌门。”

    看到所有人都已经跪了下来,九长老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看向食堂门外,恭敬出声。

    “掌门?”

    众人一愣。

    果然,食堂大门处,段仇脸上挂着微笑走了进来,他的面前,是三百黑压压的影子,他撇撇嘴不再掩饰自己脸上的嫌弃。

    “掌门,所有下等弟子都已经在这里了,就等您的口令了。”

    九长老恭敬的说。

    段仇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旁,二长老三长老和五长老都站在那里,除了他们之外,其余长老也都在,他们刚刚吃过盛宴,然后一起过来的。

    “你说吧,这种小事就不需要我亲自宣布了。”

    段仇摆摆手,不想再多说。

    九长老赶忙躬身领命,当他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尽是阴森的笑容了。

    “经长老会表决,掌门许可,由罪人陈逸凡允许进入武当的三百下人,尽数逐出武当,以保我武当清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