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龚大师和小善老远就看到下山的韩青了,急忙迎了上去。

    “先生。”

    “师父。”

    两人弯腰恭敬的说,随即龚大师抬起头打量了一下韩青,眼中露出了骇然的神情:“先生!您的手臂!”

    龚大师这么一说,小善才发现不知何时韩青手臂上的衣衫已经被鲜血染红,小姑娘脸一下子惨白惨白的。

    “师父,谁欺负您!”她紧紧的握着拳头,两颗小虎牙虎虎生威。

    韩青摆摆手:“无碍,只是刚才修炼的时候着急了一些,灵气乱窜伤到了手臂,静养一两天便好了。”

    该是怎样强度的修炼才能让韩先生受伤啊,要知道万年的石灵都伤不到韩先生分毫的。

    “果然,只有韩先生自己才能伤到自己。”龚大师内心敬佩。

    三人正准备离开此地的时候,后面的山路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却是一男一女冲了下来,一个比一个喘气喘的厉害。

    没有办法,当高人回到山巅的时候两人就已经看到了,只是高人似乎情志不佳,两人也不敢多说话,就想着跟在高人的身后,等他心情好了感谢一下昨晚的提拔之恩。

    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跟在身后这四个字是这么的艰难。

    高人明明是用走的,但却好像是乘着风一样,两人使劲全身力气奔跑才勉强跟了上来,心中那个震惊,再一想前面韩青从山巅爆射到坠落的飞机身上,心头只有万分敬仰。

    “是你们?”韩青看着追上来的两人讶异的说。

    “晚辈白志明见过前辈!”

    “晚辈洪倩!”

    两人齐声一拜,严肃万分。

    龚大师和小善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面面相觑。

    “你们找我有事?”若不是他们追上来,韩青早就把他们两个忘记了。

    白志明崇敬的点点头:“昨晚多亏高人提点,我们两个的修为才能日行千里,特意前来感谢的。”

    韩青浅笑了一下:“你们在我身旁修炼,自然会有加持,算是一种机缘,谈不上感谢。”

    高人果然大度!这样的机缘对于他们来说恐怕一生都不会有第二次了。

    “前辈,我和师兄乃是浙南白宗的弟子,若是高人日后到了浙南,有时间一定要让我们尽地主之谊。”洪倩真诚的说道。

    韩青施然一笑摆摆手:“若是有机会再说吧,你们先去吧,我还有事情。”

    高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人当下不再迟疑,和龚大师还有小善打了个招呼之后就下山了,临别之前再三叮嘱韩青有机会一定要莅临他们宗门。

    “先生,这白宗我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也算是走遍浙省了,对于修炼圈子也算是了解,但是这白宗却从未有所耳闻啊。”龚大师疑声道。

    韩青本就不上心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回到奇石窟的门口,乌云开始笼罩这片山林,韩青丹田内开始出现躁动。

    他知道,要渡劫了。

    渡劫是修真不可避免的一环,通过道法修炼,人能够超越生命极限,而天劫就是自然对强横生命的一种制约,只有经历过天劫的洗礼蜕变,才能炼就神体超然物外,渡不过者则化为劫灰重归天地本源。而天劫也仅仅只是修真人士才会面对的难题。

    对于其他形势的修炼,比如地球上的所谓武道,并不存在天劫一说,。

    因为只有修真,方是天途!

    每一个修真之人想要一步步迈入修仙,都需要熬过一道道天劫,修真阶段一共分十二层境界,从筑基到最后的渡劫期,足足要经历十二次天劫的考验,没提升一个阶段,天劫降下来的天雷就会多一道,知道渡劫期的最后一次天雷,足足十二道劈下来,真有毁天灭地的气势。

    “如今只有一道天雷,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最合适不过了。”韩青看了下四周的环境,除了龚大师和小善就没有别人了。

    “我要在此修炼一段时日,你们两人去山下阴路守护,切记不可让旁人涉足一步。”

    在两人下山之前,韩青又给了两个各一颗回灵丹叮嘱他们尤其是小善在下面一定要珍惜这里充沛的灵气。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韩青走进了奇石窟深处。

    这奇石窟很是幽深,没有了石灵之后也没有了特殊的地方,韩青径直走到了最深处盘腿坐下。

    开光期的天劫对于韩青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有渡劫期的十二道天劫才能让他感到压力,不过,就算只是一道天雷,韩青也会认真对待,修真一途,最忌讳就是心高气傲。

    念及此,韩青不再多说,体内力量的躁动越发的明显,而外面的乌云也开始闷声作响,天劫,随时可能发生。

    想要抵御天劫,就必须绽放出所有的能量,对抗天劫对于修真者来说,也许是好事,也许是坏事,好坏全在个人心智修为,若是心智不坚或者根基不稳,天劫就真是一个死劫了,古往今来,第一层天劫往往是殒命最多的一道,虽然相比后面的天劫来说算是轻松,但却是修真者面对的第一个大坎,足够淘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

    但说它是好事,那就是成功度过天劫的人才可以体会的了。

    除了修真一脉,其他途经的修炼都不会出现天劫,同时也失去了一个粗炼自己肉身的机会。

    天劫虽然难熬,甚至要体会天雷击中全身的痛苦,但是能够坚持过去,**凡胎就会进一步增强,一层层的拥有了和自然抗衡的力量,直到最终踏破天际,走上修仙之道。

    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修真能够最终突破人世间的桎梏,迈向更高层的理由,因为**,已然不是凡胎。

    半个月之后。

    “慢点慢点!”龚大师喘着粗气往后跳着。

    “龚爷爷!你就再陪我练练嘛!”

    小善嘟着嘴不停的追着乱跑的龚大师。

    龚大师额头一阵黑线,自己也不过是四五十岁的年纪,就算是现在和小善熟了,但是叫个叔叔还是应该的吧。

    叫爷爷?

    过分了。

    龚大师脸色一黑转过身来,身上陡然阴气密布:“怎么说话呢!看爷爷怎么教训你!”

    说完,他大手一挥,一阵阴风袭来,只见这阴风之中竟然还有幽幽的嚎叫声,很是煞人。

    不过小善丝毫不惧,当龚大师一出手,她就面露喜色,当即双手不断的变幻,短短两秒钟,她的手心就开始有银光闪现。

    “破!”

    小姑娘低斥一声,银光朝着阴风就刺了过去。

    龚大师脸色一变,赶忙又加上了几层功力,总算是让银光在自己身前消散,完事后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

    “小善啊,这才半个月,你灵气就已经充沛到这个地步了啊,虽然没有功法加持,但是单凭灵气已经算是入门了啊!”

    想想自己当年为了迈入修道一途,足足用了数年的时间。

    可是这小丫头有了先生的指点,就是十几天。

    人比人,气死人啊。

    小善脸上也是高兴的不行,这十几天她感觉自己完全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每一天自己的身体都会有新的变化,就像是春芽一样,一天比一天强壮,一天比一天有朝气。

    “这一切,都是因为师父!”小姑娘握紧了拳头,望着头上的山路,心中充满感激。

    看着小善的模样,龚大师也露出了笑容,他能够预料到,有了韩先生的指点,这个小姑娘前途不可限量,堂堂宗师的弟子,小善的命运已经完全改变了。

    就在小善还准备找龚大师讨教几招的时候。

    竟然有唏嘘的脚步声,这条阴路鲜有人知,一来人两人立马警惕了起来。

    约莫三分钟后,只见林间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甄子明。

    “你怎么回来了!”小善立马上前拦住了他。

    甄子明看了眼小善,知道她是韩青的人也不敢得罪,只能苦着脸说:“姑娘,我有要事找韩先生,就让我见一眼韩先生吧。”

    “哼!我怎么会让你这种人见到师父!更何况师父现在还在修炼,你马上离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小善挥舞着拳头说道。

    甄子明一下子傻眼了,这个小姑娘都这么厉害?开什么玩笑,要不是看在韩先生的面子上,他早就一把推开了。

    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能耐?

    这样想着,再加上自己事情的重要性,他更焦急了。

    “韩先生在修炼?那要多久!我事情很急的能不能让韩先生现出来见我一下事成之后,定有重谢!”

    龚大师嘲讽的摇摇头,什么事情能比宗师修炼更重要的?实在是无知,正准备上前说两句话让这小子速速离开的时候,背后的山巅一阵颤动!

    盘旋在此处半个月的乌云终于刺出了一道闪电,直直的朝着山中间的位置劈了过去!

    三人目瞪口呆,只觉得天旋地转之后,周遭灵气骤然消散,竟然全部朝着山腰冲去,片刻后,云开雾散见日出。

    小善脸上洋溢着欣喜:

    “师父修炼结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