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冰城北地。

    这里是东北军区家属院所在地,平常人很难进入到这里,虽然这些家属院看起来并不是什么豪宅大院,但是没人怀疑这里的重量,能住在这里的,不富不贵,但绝对是富贵之人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此时,军区家属院最里面的一个院子,简单的两栋小楼房,中间是一块空地,房子很是老旧,看起来应该是七八十年代所建,两栋楼的前面都是两株挺拔的松柏,此时,小院内空无一人,两栋小楼一栋亮着昏黄的灯光,而另一栋则是一片黑暗。

    小院的门口,是一道白色的栅栏铁门,门旁,两个卫兵穿着绿色的军装迎风而立,脚下是微微隆起的小高台,手上端着长枪,器宇轩昂目不斜视。

    哔哔。

    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从远处驶来,当车子开到门口的时候缓缓停了下来。

    两个卫兵看了一下车牌号。

    白色车牌。

    唰!

    两个卫兵长枪猛的一挎然后来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铁门缓缓打开,车子停在了院子中心,一个男子从车里走了下来,擦的发亮的皮鞋,还有医生笔直的军装,看起来分外的精神,尤其是他的样貌,一脸的坚毅,浓眉大眼看起来神采飞扬,他下了车之后先是看了一眼对面的小楼,当看到一片漆黑之后他不再理会,而是深吸一口气看向面前的这栋亮着昏黄灯光的小楼,挺拔的身子整理了一喜自己的着装,然后用标准的正步走到了小楼前面。

    叮咚。

    按了一下门铃,他安静的站在门口等待,就好使寒风中的一颗青松一样,身子笔挺不在旁边松柏之下。

    “红星来了啊。”

    小楼的门打开,一个美少妇裹着厚厚的衣服走了出来,这女人年纪约莫五十岁左右,照理说已经是年过半百,但是在她的脸上却看不到多少岁月留下来的痕迹,相反,倒是越发有气质起来,那股端庄和柔美,更是年轻女子少有的风采。

    陈红星咧嘴一笑亲切的叫了声:“伯母。”

    “快进来吧,外面天寒地冻的,你伯父泡好茶等着你呢,吃饭了没?要是没吃饭,家里的鸡汤我再给你热一热吧。”

    美少妇看着陈红星怜爱的说。

    陈红星笑了一下倒是也不客气:“那就麻烦伯母了,来的着急还真没吃上一口晚饭,伯母的鸡汤可是一绝啊,今年第一口,我可得尝尝才行。”

    程一云笑了笑脸上有几分欣喜:“还是红星会说话,快快,我去给你热汤,你先陪你伯父唠唠嗑。”

    说着,两人走入了这栋有些陈旧的小楼中。

    来到屋里面,一阵暖气迎面扑来,陈红星脱下了自己的军大衣,熟悉的挂在了旁边的衣架上,站在玄关外面,他先是磕了磕自己的双脚,军靴上面,一阵积雪落了下来,然后他才将鞋子脱了下来,整齐的放在了一旁的鞋柜上,然后吹了吹有些寒意的双手挂着温和的笑意走到了大厅内。

    程一云进来之后就直接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屋子布局简单,两层小楼也没有太多华丽的装修,反倒是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里面的很多家具都是九十年代的家具,比如一楼客厅的吊顶大灯,就是很复古的老式吊灯,其他的家具一应都是古朴色调,走进这个小楼就像是从外面看到的那样,充斥着当年的味道。

    此时,客厅的沙发上,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男子手上拿着报纸,正带着老花镜仔细的看着,他的头发两鬓已经斑白,但他似乎是不服老的人,脸上的神情看起来依旧没有他这个年纪应该有随和,相反,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让人心惊。

    陈红星看到这个男人,脸色也从刚才的舒缓严肃了起来,他砰砰砰几步快步走到了男人的面前,然后腰板挺的笔直上来就是一个标准的军礼。

    “老首长!”

    陈红星严肃的说。

    男人放下手上的报纸,威严的国字脸突然松了下来,看了一眼眼前的陈红星,他不怒自威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轻柔的笑意。

    “红星来了啊,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在家里,我不是老首长,我是你的伯父。”林爱国笑着说,然后招呼陈红星坐下来说话。

    陈红星高兴笑了一下然后在林爱国的对面坐了下来。

    “来,尝一口?”

    林爱国走到自己的书桌旁边从下面的大抽屉里抽出来了一**红星二锅头,然后眉头一挑看向陈红星,脸上露出了一抹慈祥的笑意。

    “伯母不是让您少喝点嘛,我怎么好意思再跟您喝酒呢?”

    陈红星笑了一下有些下不来台。

    “不不不,她一个老婆子懂什么,我们爷俩在一块喝点小酒舒服的很,又不多,而且这**二锅头可是你爸给我的,我可是一直给你留着呢,自己我都不舍得喝。”

    林爱国嘴唇的说。

    “红星啊,你就陪他喝一点吧,今年过年他也没喝酒,清歌回来之后倒是陪他小喝了两杯,但是清歌一个丫头片子哪里会喝酒,两口就呛得不行了,这不,一年下来,他也没喝几杯,今天你就陪他少喝一点,我不说你们。”

    这时候,程一云也笑着走了上来手上端着一大碗鸡汤放在了陈红星的面前:“赶紧,趁热尝尝,我跟你伯父都已经吃过了。”

    说完,程一云也坐在了沙发上,看到程一云没有反对,林爱国也很是高兴,他拿着这**有些年头的二锅头走了过来,找了两个小杯子轻轻倒了两杯。

    “好喝!”

    陈红星放下汤勺满足的说。

    程一云的脸笑的更开了:“你们这些孩子啊,都是喝我的鸡汤长大的,但是要说最给你程伯母面子的,还是要数我们红星,我就爱给我们红星**汤。”

    陈红星笑呵呵摆摆手,身前,一个小杯子放在了他的面前。

    “别光顾着夸你伯母,这么多年了,你夸的可不少了,来来,陪你伯父喝两口。”

    林爱国笑着说,然后端起了酒杯,陈红星也赶忙端起酒杯微微站起来了一点和林爱国轻轻撞了了一下。

    砰。

    两杯酒下肚,林爱国舒服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那股威严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长辈的祥和。

    “怎么样,我让你查的消息查出来了吗?”

    酒过三巡,林爱国看着陈红星突然问道,听到丈夫这么说,程一云也是赶忙全神贯注的看着陈红星。

    陈红星轻轻颔首:“伯父伯母,清歌的男朋友,应该是叫做韩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