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光飞逝。

    转眼间,年就要彻底的过去了。

    现在,是十四的夜晚,过了今晚,明天就是华夏传统的元宵节了,过了明天,年就过了。

    华夏。

    冰城。

    冰城是华夏黑省的省会,也是华夏最北方的省会,这里常年寒冷,在华夏普遍温度越来越高的时候,只有这里依旧是冬天的代名词。

    因为这里靠近俄国,所以这里的很多建筑也深受俄国的影响,看起来很有些欧洲的味道,而要说到冰城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那就不得不说中央大街了。

    这条长街始建于1900年,街道建筑包罗了文艺复兴,巴洛克等多种风格的建筑71栋。

    而经过历史的绵延,现在,中央大街已经成为冰城的象征之一,不论是当地人还是外地的游客,来到冰城,必须要来中央大街逛一逛,不然就不算是来过冰城。

    而此时,喧嚣的中央大街上,商贾林立,虽然明天才过完元宵节,但是很多人已经开始上班了,尤其是这些商店,更是过了初六就开始营业了,冬天,是冰城的旅游旺季,哪怕新年已经到了尾声,但是冰城的旅游温度依旧没有消散。

    中央大街上吗,人来人往,人们穿着厚重的衣服,到处都是霓虹灯在闪烁,车水马龙的喧嚣声将这里衬托的热闹非凡,人们走街串巷,笑声一连串回荡,情侣们挽着彼此的手臂,老人们互相搀扶,孩子们到处奔跑打闹,一不小心,还会笑哈哈的摔了一跤。

    在冰城,冬天吃冰棍,是习俗。

    马迭尔冰棍,就是冰城的另一个象征。

    马迭尔冰棍,是冰城的特色冷饮,由法籍犹太人开斯普于1906年在冰城创建,距今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其名称“马迭尔”从清朝到民国到解放后,一直沿用未改。

    到冰城不尝马迭尔冰棍,也等于没去过中央大街一样,就相当于到了京城没去长城和故宫,都会被人说白去一回。这支创牌百余年始终畅销不衰、无论炎炎夏日还是滴水成冰的三九天都有人排队购买的小冰棍儿,几乎成了冰城的象征。据说,仅在中央大街,马迭尔冰棍每天销售就达一万多根。

    吃过马迭尔冰棍的人都会说,鹅绒黄色的冰棍方方正正,外包装简单,吃到嘴里,入口即化,甜而不腻,奶味浓郁,特别好吃。

    朴实也是特色,每天在中央大街上销售的马迭尔冰棍,装在一个简单的包装箱里,由两三个售货员放在马迭尔面包店门口销售。没有柜台,没有大声吆喝,也没有大幅宣传画点缀,甚至始终没有外面的纸袋或塑料袋包装,冰糕完全“裸销”给顾客。

    在如今这个讲究华丽外包装的时代,马迭尔冰棍简直就是一股清流,大街小巷中,到处都能见到推着小车贩卖马迭尔冰棍的人,马迭尔冰棍,俨然已经成为了冰城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清歌,还没打通吗?你这个男朋友可真是够神秘的啊。”

    中央大街有无数人。

    但是无数人的眼神都有若有若无的看着这一对女子。

    没办法,太吸睛了,见过美女,但是美女不过是长得好看,身材好点的,可以再加上一点气质。

    但是让人无法直视的,少之又少,让人无法直视又忍不住想要直视的,更是万里挑一。

    此时,中央大街上的这一对姐妹花一般的姑娘,就是这样的存在。

    一个英姿飒爽言谈举止之间很是干练。

    而另一个,更是看一眼就让人魂牵梦绕,难以忘怀,感叹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女子。

    “清歌,别打了,我想他应该是不会来了,今天都已经是十四了,还来做什么呢?要我说你也是,怎么说谈恋爱就谈恋爱了,伯父伯母那个样子当时真是吓死我了,怕是心脏病都要犯了,清歌,你太突然了,你恋爱,那可是整个华夏都关注的事情,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啊?真是好奇呢。”

    女子穿着绿色的大棉袄,领口的位置有毛茸茸的鹅毛,宽束的大衣看起来似乎有些臃肿,但是穿在这女子的身上,却更显得她身材的利索和高挑,下身一身干练的牛仔裤,上宽下紧平添几分时尚的感觉,脚下踩着吼吼的雪地靴,虽然是冬天,但是美好的气质依旧让她受到众人的关注,引人无限的遐想。

    “他?”

    林清歌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对自己的闺蜜形容韩青。

    今天的林清歌穿着一身灰白色的羽绒服,下身是一席宽松欧美风的开腿长裤,看起来很是简单朴实,头上戴着有几分俏皮可爱的绒帽,一条红色的围巾勾勒在她隆起的胸前,依旧是一副夜视墨镜,简单中却也溢出一股高贵的风采。

    不得不说,林清歌的气质太出众了,饶是在华夏这个北方冰城,被称之为美女最多的城市之一,她依旧是独一无二的亮点。

    “我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在我面前,他是个普通人。”

    想了很久,林清歌轻声道。

    “普通人?”

    听到林清歌这个形容词,凌茜愣了一下,有点搞不明白林清歌为什么会用这么一个词语来形容这个男人。

    “清歌,你不要开玩笑了,你是什么人物,普通男人怎么可能降服的了你呢,咯咯,要我说,他一定是超级帅的男人对不对?”

    说完,凌茜摇摇头:“不对,你一向不是外貌协会的人,难道是背景通天?也不对,你好像也不看重这个,清歌啊,咱们从小在一块,你我还是了解的,要说一般男人你绝对是瞧不上的,他绝对不普通对不对?”

    凌茜说的时候激动不已,对于林清歌的事情,她可是比别人上心多了,这个和自己从小一直玩到大的好闺蜜,她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更何况她还是林清歌耶,她的恋情,必定会轰动整个华夏。

    “不普通?”

    林清歌轻笑了一下:“是,他很不用普通,甚至,不普通到说出来,都没人相信呢。”

    “没人相信?”

    这一次回来,凌茜就发现自己这个打小一起玩的闺蜜变了,变得好像有些看不透了,经常会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难道是受到那个男人的影响吗?

    越是这样想,凌茜对这个男人就越是好奇。

    但越是好奇,她也就越是着急。

    “清歌,要是真的决定是他了,还是让他来一趟吧,你爸那暴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他要是看不上,那就麻烦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